從小鎮青年到“五條魚”,五條人的歌裡,為什麼永遠裝著一個海豐

2020-09-18分类:娛樂

這個夏天,《樂隊的夏天 2》帶火了五條人,兩個小鎮青年。

小鎮青年就是阿茂和仁科 —— 五條人樂隊的主唱。

即使從不知道他們,也沒聽過他們的歌,卻抵不住因頻頻刷到的話題“被迫”認識。

例如:“五條人復活”、“五條人又被淘汰”、“五條人說自己不用撈”等。

可以說,《樂隊的夏天》第二季最大的亮點,就是五條人在淘汰與被撈回之間浮浮沉沉。

網友忍不住戲謔:《樂隊的夏天2》是“撈五條人的夏天”;五條人其實是“五條魚”。

為什麼會這樣?

除了五條人有“離地三尺,低空飛行”這樣獨具特色的歌曲;

更源於他們自身所散發的,在通透與俗氣之間的特殊氣質吸引人,也帶給大家太多的歡樂。

相較於其他樂隊的循規蹈矩,五條人總是不斷地在“危險”邊緣試探。

《樂隊的夏天 2》第一場比賽,五條人就不按常理出牌, 直接臨場換歌,現場效果不佳導致淘汰。

對此他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

有時候感覺來了剎不住,就是應該演這首歌,沒有晉級也沒關係。

復活後,沒人願意選超強的“福祿壽”三姐妹,五條人毅然決然地選擇與之PK,結果就是“英雄救美反被殺”。

同樣,五條人也總是隨時展露出無處安放的隨性與笑點。

在節目中,五條人是走哪睡哪,在等待比賽時還能安然睡著;

還有因臨時換歌導致現場跟不上的問題,仁科安慰跟拍導演說他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又或者是改編歌曲信手拈來,舞臺上唱起“拖鞋都酸了”時,茂濤直接甩飛拖鞋;

他們總能出其不意的讓人發笑,卻不會覺得討厭。

五條人的歌曲唱的也不是什麼高大上的內容,反而都非常直白易懂。

比如“阿珍愛上了阿強,在一個有星星的夜晚”,講的是一個打工妹,愛上打工仔的故事。

他們的歌曲呈現的都是平凡的生活故事。

如果說《樂隊的夏天 2》將五條人以及他們的歌帶入更多觀眾的視野。

那麼接下來要講的這個紀錄片,則是用紀實影像的方式將五條人音樂的內涵更加充分展示出來——

《踏歌行》

《踏歌行》於8月22日播出,是由張木執導的一部關於民謠的記錄片。

該片記錄了芭農、五條人樂隊、張尕慫、衣溼樂隊、旱獺樂隊、馬飛與樂隊、小河這七位民謠音樂人音樂背後的生活與故事。

本次我們就跟隨紀錄片,走進五條人歌中那個叫海豐的地方,這是他們音樂的發源地。

“有隻老鼠仔,離開了它的父母,離開了它的家鄉。”——《老鼠影》

故事的開始,小鎮青年仁科和茂濤在舞臺上唱起《老鼠影》。

歌詞中唱的就是他們自己。

阿茂與仁科都在廣東海豐縣長大,17歲之前從未離開過那個小縣城。

記憶中有著海風、曬穀場、年節祭祖的熱鬧的家鄉,時隔多年再回去,已經大變樣。

茂濤出生的地方只剩下一個門面,裡面已經被拆的空空,周邊曾經一片姓胡的人家,也只剩下一戶了。

他記得八幾年的時候,人氣很旺,慢慢的時代發展了,一幢高樓就能裝下不止一個鄉的人。

仁科在海邊的捷勝小鎮讀到小學四年級,因爸爸做生意失敗,逃債才來到海豐。

那時四處租房,所以會經常搬家,不停的適應陌生環境,可能剛熟悉,就又要換地方了。

年幼的仁科並不懂為什麼要頻繁的搬,只知道當時的自己情緒很複雜。

誰都沒想到小時候在故鄉經歷的苦味,會變成他們後來哼唱的歌。

“哎,朋友,你莫問我,有沒有聽過海豐的汽車、摩托車聲,路口的那個耳聾的,都被震怕了——《騎輛單車牽頭豬》”

如歌裡所唱的,海豐大街上跑滿了呼嘯的汽車摩托車,還有叫“NEXI”的載客三輪車。

這裡到處都在建設、蓋樓、修路、拆遷,彷彿一個巨大的工地。

仁科形容海豐是“一個煩躁的少年”,如同他自己,充斥著焦躁、混亂、生猛,卻又無法抵擋的活力。

青年的茂濤和仁科在這裡各自經歷著有意思的生活。

茂濤喜歡在東門頭看別人換港幣,唱卡拉OK,還學大人一樣戴著墨鏡,騎著摩托車耍酷。

仁科那時候的整個世界就是打檯球,接觸著港臺,電影,音樂。

“你要跟我一起走嗎?有輛車在等我,馬上就要載我,離開這個縣城”——《海風》

他在海豐一家貝雕廠打工,沒完沒了工作,讓正值青春的他產生了厭倦。

對於仁科來說,他離開海豐不是為了發展,只是想換個空氣。

後來,茂濤和仁科都離開了自己的家鄉,小鎮青年在都市的夾縫中求生存。

他們來到了廣州,一群人擠在現租金780元的小單間裡,最多時住了11個。

講起那時候的“慘況”,仁科沒有覺得苦,反倒是用開玩笑的語氣一筆帶過:

“有一天老鼠爬到了臉上,然後他的靈魂就跟我一起了”。

他們在石牌村做起了“走鬼”,擺了四年地攤。

仁科賣盜版書,阿茂賣打口碟,儘管是流動小販,也還算是文娛行業的下游從業者。

“餓不死”的心態,讓他們在這片土地上頑強地紮根,體驗著最市井的生活。

“十年水流東,十年水流西 ,流晚幾年行得不啊”——《十年水流東,十年水流西》

思鄉,是每個遊子深藏內心的情感

當年那個一心想出逃的小世界,卻成為仁科和茂濤心中最掛念的地方。

“立足世界,放眼海豐”是他們第一張專輯《縣城記》的宣傳詞,哪怕走的再遠,故鄉的風景依然在心中。

當他們再次回到故鄉,熟悉與陌生的雙重感覺,給他們強烈的衝擊。

所以他們才會想要將海豐底層的風景寫成歌,留住的不僅是回憶,也是一段歷史。

五條人把縣城的故事寫進了《縣城記》,把城鄉結合部的故事寫進了《一些風景》,也把廣州東莞的這些大城市寫進了《廣東姑娘》。

在這些歌裡,我們能聽到的是一個個小人物的故事與情懷。

有穿著破拖鞋、騎著破單車, “佬勢勢”卻總是進派出所的道山靚仔;

有梳著“周潤發頭”,本來要和兄弟去打架,卻跑去跟阿嬌表白的社會青年阿虎;

還有兜裡沒了錢,只能找會計部阿妹提前要工資的酒鬼豬哥伯,以及踩著拖鞋跳舞,帶小狗出門散步的小情侶….

五條人歌裡的人和事,連同他們的縣城一起,導演了一幕幕耐人尋味的人間喜劇。

原本聽他們的歌,聽到的只是歌的旋律和裡面的故事,當走近他們的過往,再去聽他們的歌,才更能體會到其中的意味。

或許正是因為有過低到塵埃的體驗,五條人才有這樣隨性的心態,以一種隨性的姿態獲得了完全的自由。

人們所喜愛的,不正是他們身上的這份恣意灑脫。

青石電影 | 鎳小倩

本文系青石電影原創內容,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