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親兄弟自殺!造02世界盃黑幕!韓國足球背後的那隻手

2020-09-17分类:體育

  北京時間9月15日,韓國K聯賽天王山大戰,全北現代坐鎮主場2-1力克領頭羊蔚山現代。在積分榜上,蔚山目前僅以2分優勢領先全北。​

  雖然名字中都有“現代”二字,但兩隊實際上各有所屬,而且關係勢同水火。

  2019賽季的K聯賽最後一輪,打平即可奪冠的蔚山意外翻車,1-4慘敗給了浦項制鐵,全北完成末輪超車,成功奪冠。

  2016年韓國足壇爆發假球醜聞,全北被證實曾在2013年透過球探向裁判行賄以在比賽中獲利。全北不僅被扣掉了9個聯賽積分、罰款一億韓元,並最終丟掉了冠軍,還被亞足聯剝奪了2017賽季亞冠聯賽的參賽資格。更讓全北鬱悶的,則是死對頭蔚山剛好因此獲得了參加亞冠的資格。

  2017年6月16日,“全北行賄醜聞”的當事球探被人發現在全北的主場全州世界盃球場內死亡,死因是上吊。雖然疑點眾多(比如沒有發現上吊用的墊腳物品),但警方還是將這起案件定性為自殺,留給韓國球迷無盡的遐想。

1

  現代集團創始人鄭周永的生平,充滿了傳奇色彩。

  日治時期,朝鮮北部貧農家庭出身的鄭周永因為瘟疫被迫來到京城(今首爾),在米店當了一年夥計後趕上老闆破產,他便把米店接手過來。原以為能翻身當老闆,卻恰逢七七事變,日本人徵調了所有的糧食進行統一調配,鄭周永只得回到家鄉。

  幾年後,鄭周永重回京城幹起了汽車維修,生意乾的正紅火的時候又趕上了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人又徵用了他的汽修工廠當軍需工廠,兩個合作伙伴也卷錢跑了。

  直到美國接管朝鮮南部之後,鄭周永的事業才終於迎來騰飛。他從美軍手中拍得一塊地皮,又一次做起了汽修的生意,同時他還敏銳的捕捉到了建築行業的廣闊商機,創立了現代土建,憑藉著自己弟弟給美軍當翻譯的機會,獲得了駐韓美軍軍營翻新的業務。

  鄭周永親自帶著工人施工,完美地履行了合同。不僅從駐韓美軍那裡獲得了一大筆錢,還獲得了駐韓美軍的信任。並藉著駐韓美軍這層關係時常從韓國政府那裡拿到業務。等到了20世紀70年代,鄭周永已經把現代的建築業務拓展到了中東和南美。

  60年代,鄭周永進軍重工產業。憑藉與駐韓美軍的關係,鄭周永獲得了韓國時任總統朴正熙的信任。當鄭周永提出想打破日本在造船業的壟斷地位時,朴正熙立即表示支援,不僅把鄭周永的計劃寫進了韓國第三個五年經濟開發計劃,讓韓國國內的銀行為鄭周永新創立的“現代重工”提供融資上的便利,等到1972年3月23日現代重工的廠址在蔚山開工時,朴正熙還親自出席奠基儀式。

  1985年,現代重工取代日本三菱重工,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船舶製造公司。

  當然,現代集團的發展之所以順風順水,除了有駐韓美軍撐腰,也少不了鄭周永對朴正熙當局上下打點,而且鄭周永也沒少為朴正熙出謀劃策。

  當朴正熙為韓國國內如火如荼的民主化運動發愁的時候,鄭周永就提出瞭解決辦法:“為什麼不大力發展文體產業呢?用文藝和體育運動把學生們拴在校園裡,如果他們產生了興趣,就不會上街鬧事了。”朴正熙因此萌生了申辦奧運會的想法,還鼓動財閥在國內大量建造體育設施,組建體育隊伍。

2

  1979年朴正熙遇刺身亡,兩年後全斗煥再次發動政變上臺。

  1983年10月9日,朝鮮在緬甸仰光針對全斗煥策劃了炸彈襲擊,炸死多名韓國官員,全斗煥因為遲到2分鐘而僥倖躲過一劫。在回韓國的飛機上,全斗煥召見了隨行的鄭周永,說自己想安撫被炸死的“烈士們”的遺孤。鄭周永頓時心領神會,隨後便牽頭成立了“日海獎學金”(“日海”是全斗煥的號)等基金會。

  韓劇《第五共和國》中的鄭周永(左)與全斗煥

  並非所有財閥都心甘情願成為全斗煥的“提款機”,比如韓國國際集團就拒絕了全斗煥的敲詐。隨後,他們被韓國所有銀行抽貸、斷貸。貴為世界製鞋龍頭企業、韓國十大財閥之一的國際集團,在短短几星期內就解體了。

  被殺雞儆猴的現代、三星、LG和大宇等財閥,立即對全斗煥“慷慨解囊”,最終財閥們總共上繳給全斗煥9000萬美元。這件事也是韓國政治生態的一個縮影,在國內被過度神化、看似無所不能的韓國財閥,在韓國總統的絕對權力面前,抵抗力是微乎其微的。

  全斗煥(右)受審

  鄭周永沒少給全斗煥上供,後者下臺前,還獅子大開口向他索要6000億韓元。作為回報,鄭周永也拿下了許多資源。

  他以建設足球場、棒球場為由,獲得了全國各地的多塊土地,而這些地塊後來多數建起了高爾夫球場和酒店。

  漢城在申辦奧運會期間,鄭周永替全斗煥政府墊錢,為政府背書,現代集團因此在海內外大出風頭,日本媒體曾評價:“提到漢城奧運會,世人只知道鄭周永,卻全然不知漢城奧組委主席是盧泰愚。”

  鄭周永還借建設奧運村的機會,把奧運村改建成了高檔公寓住宅區,並在奧運會後將這些公寓出售,大賺了一筆,為後人開了先河。

  哪怕是沒人願意接手的體育場館翻新業務,他也照單全收,原本破舊的公立場館在經過他翻修改建後煥然一新、充滿了設計感,在奧運會結束後鄭周永將場館商業化,又賺了一大筆錢……

  經過鄭周永的苦心經營,到了第六共和國時期,韓國所有的體育專案都有現代的身影,而在鄭周永的高度職業化運作下,韓國的體育發展已經完全離不開現代了。

3

  1982年4月29日,鄭周永的大兒子,也是他曾經欽點的接班人鄭夢弼因車禍身亡,這對鄭周永打擊巨大,同時也拉開了現代財閥分裂的序幕。

  鄭周永的二兒子鄭夢九認為兄終弟及,現代集團接班人理應輪到他。但是鄭周永更信任時任現代重工副總裁的四兒子鄭夢憲。鄭夢憲雖然名為現代重工的副總裁,卻一直全權處理現代重工的大小事務,見證了現代重工的從無到有。

  鄭夢九

  鄭夢九也對父親的偏心頗有微詞,雖然此時他已是現代汽車的CEO,但這個職位是他在現代汽車幹了4年基層經理並取得不錯業績換來的。而他的弟弟們,基本上都是在大學畢業後就空降到現代某一部門當領導,除了直接被任命為現代重工副總裁的鄭夢憲,他的六弟鄭夢準也是在從美國留學歸來後,就被直接任命為現代重工的社長。

  從實力上看,鄭夢九也是最有能力的,他不僅繼承了鄭周永的商業才幹,也爭強好勝,熱愛體育。鄭夢九喜愛射箭,並從1985年起擔任韓國射箭協會主席,後來還成為亞洲射箭聯合會主席。同時他還喜愛摔跤、跆拳道和空手道,對中國武術也有所研究。

  同時他很有遠見卓識,在預見到足球將會成為韓國第一運動之後,從1984年起,他就以現代汽車的名義贊助了韓國各級別足球隊,還以重獎激勵球員們,稱會贈送給每場比賽的最佳球員一輛現代汽車,唯一的條件就是在韓國隊的官方外套上印上現代兩個字,韓國隊也是國際足壇第一支在外套上打廣告的國家隊。

  鄭夢準

  鄭夢九忙著搞足球,鄭夢準也沒閒著。

  1983年韓國建立職業足球聯賽,五支球隊參加了首個賽季的K聯賽:皇家大宇(大宇集團成立)、哈利路亞鷹(新東亞集團成立)、油公象(SK能源成立)、浦項制鐵海豚(浦項制鐵成立)和高陽國民銀行。這五支球隊在成立後立即收穫了大量球迷,併為球隊背後的財團帶來了不菲收益。

  鄭夢準也預見到了足球在韓國的大好前景,1983年7月,他在江原道成立了現代老虎足球隊。並在1990年把球隊搬到了現代重工的所在地蔚山,這便是今天的蔚山現代。

  鄭夢準不遺餘力地為蔚山現代站臺,巨資引進球員。同時他還對現代重工的員工們施以懷柔政策,透過漲工資和提高福利來收買人心,一時間蔚山的人們只知道鄭夢準,把鄭周永忘在了腦後。

4

  鄭夢九和鄭夢準的舉措,表面上是在為現代汽車和現代重工打廣告,實際上卻打著將兩家企業從現代集團獨立出去的小算盤,這一舉措也令鄭周永震怒。

  發覺鄭夢九有不臣之心後,鄭周永相繼作出了以下舉措:讓鄭夢九擔任現代集團會長,自己擔任名譽會長;讓三弟鄭世永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來架空鄭夢九;把現代集團的部門進一步細分成現代百貨(交給三子鄭夢根)、現代重工(交給六子鄭夢準)、現代鋁業(交給四子鄭夢禹)、現代保險(今現代海上火災保險,交給七子鄭夢允),並讓鄭夢憲與鄭夢九擔任現代集團的董事會聯合主席。

  鄭周永、鄭夢九與鄭夢憲(右)

  鄭夢九假意接受,但卻開始進一步壯大自己的實力,他拉攏鄭夢根和鄭夢允,與鄭夢準結盟,兄弟四人開始孤立鄭夢憲,並謀取鄭夢禹的現代鋁業。

  現代鋁業是現代汽車最主要的供貨商,鄭周永為了牽制鄭夢九才把現代鋁業交給鄭夢禹管理,並讓他與鄭夢憲合作。鄭夢禹年輕的時候頭部受過傷,因此落下了心理疾病,性情一直低落消沉的他原本就不願意經營企業,只想當個文學家,偏偏又被鄭夢九狠狠相逼。

  1990年4月24日,被逼到精神崩潰的鄭夢禹服毒自殺,不久後現代鋁業順理成章成為了現代汽車的下屬企業。

  鄭夢九在奪權的同時,也沒忘了關注足球,鄭夢準的蔚山現代一度讓他很眼紅。1992年的現代股東大會,鄭夢九攛掇鄭夢憲提出將蔚山現代變成現代集團的下屬球隊,這一舉動遭到了鄭夢準的拒絕,當時不知情的鄭夢準因此對鄭夢憲愈發敵視。

  1994年鄭夢九終於如願以償擁有了自己的球隊,他收購了身陷財務危機中的中堅球隊全北水牛,全北現代汽車隊誕生了。

5

  當鄭夢九還在想如何將整個現代集團收入囊中的時候,鄭夢準已經把目光放到了2002年的世界盃。

  成功舉辦奧運會後,韓國申辦體育賽事的熱情高漲。鄭夢準便在1993年競選第47任韓國足協會長的時候表態,如果他當選,一定會讓韓國申請到2002年世界盃的舉辦權。原本的會長、大宇集團會長金宇中本就有意退居二線,更不相信鄭夢準的話能實現,於是便做個順水人情,讓鄭夢準成功當選。

  鄭夢準的意圖在當時有些讓人看不懂,但從今天來看他為自己規劃的路線是十分英明的。

  FIFA前主席布拉特與鄭夢準

  藉著韓國足協會長的名頭,他頻繁出席國際場合,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源,為現代重工開路。他在1994年成為了國際足聯副會長,依靠著這個身份遊說各國足協支援韓國舉辦2002年世界盃,最終如願讓韓國與日本獲得聯合舉辦權,並因此在韓國收穫了巨大的支援。2002年世界盃之後,他參加了韓國總統大選,差一點就當上了韓國總統。

  不過日本人卻對鄭夢準恨之入骨。日本原本希望獨立舉辦世界盃,並在競爭中佔據絕對優勢。但在1995年,世界盃舉辦權公佈前夕,鄭夢準求見日本足協主席長沼健,一方面表態希望日韓聯合舉辦,並承諾會說服其他執委給韓日投票;隨後話鋒一轉又威脅說,如果不同意就讓其他執委轉投墨西哥。

  更令長沼健感到意外的是,日本足協內部很多人也表態願意與鄭夢準合作。直到多年後,日本媒體才披露,很多日本足協官員都被鄭夢準收買了。由此也就不難推斷出,韓國是怎樣獲得世界盃舉辦權的了。

6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席捲韓國,包括大宇、新東亞等老牌財閥均在這場危機中被擊垮。現代在付出了大規模裁員和拆分重組等代價後活了下來。這場危機對於鄭夢九和鄭夢準等人而言卻是一個機遇,他們終於有合理的理由向鄭周永提出分家獨立。

  鄭周永雖然沒有答應,但為了安撫鄭夢九,他成立了現代集團管理委員會,自己任名譽主席,鄭夢憲任主席,鄭夢九任副主席。

  2000年初,鄭夢九抓住鄭夢憲出國的機會完成奪權,並清洗鄭夢憲的班子,雖然鄭夢憲回國後宣佈解除鄭夢九的一切職務,但此時他已經無法遏制鄭夢九的野心以及現代集團的分裂趨勢。

  2000年8月,現代汽車從現代集團脫離。2001年3月21日,鄭周永去世,享年86歲。2個月後,現代重工等子公司也相繼從現代集團脫離,鄭夢憲手中能盈利的子公司只剩下一個鄭周永在世時創立的現代峨山集團。

  現代集團分崩離析

  現代峨山是鄭周永為了緩和南北關係、進行對朝投資而成立的貿易公司。鄭周永還在世的時候,就曾多次與朝鮮政府展開對話,並大力投資朝鮮的旅遊業和工業,開城工業園區和金剛山旅遊專案都是鄭周永牽頭成立的,峨山正是鄭周永的出生地。金正日對鄭周永十分客氣,稱他是“韓國的商界總統”,而鄭周永則親切地稱金正日為“偉大的金主席”。

  鄭周永去世後,失去了三大核心業務的鄭夢憲必須獨自承擔對朝鮮的投資,這令現代集團開始出現鉅額債務,並導致韓國股市動盪。

  2003年2月,現代峨山被爆出向朝鮮提供5億美元的秘密款項,以換取現代峨山公司在同朝鮮交流合作專案中的壟斷地位,這引發了韓國社會的猛烈抨擊。儘管鄭夢憲表示這些錢是用於支付朝鮮電費、通訊費等各項款項,但還是被認定違反韓國法律。現代集團到了難以為繼的地步,多名高管被捕入獄,鄭夢憲本人也被迫頻繁接受問詢。

  2003年8月4日,鄭夢憲從辦公大樓的12層飛身越下,鄭夢九和鄭夢準鬥了20年的對手、他們的親兄弟鄭夢憲死了,誰也不知道這個只有鄭氏兄弟和鄭周永知道的5億美元秘密,究竟是誰捅出去的。

  鄭夢憲跳樓自殺

7

  鄭夢憲死後,鄭夢九與鄭夢準又開始了角逐。他們此前一直都沒有防備的堂弟鄭夢奎,開始悄悄發力了。

  身為牛津大學哲學、政治與經濟學博士的鄭夢奎,在1987年回到韓國後就立即成為鄭夢九和鄭夢準拉攏的物件。鄭夢九拉攏他是為了獲取鄭夢奎的父親鄭世永的支援,而鄭夢準則是深知自己這位堂弟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鄭夢奎

  鄭夢準在自傳《我的挑戰,我的激情》中這樣描述鄭夢奎:“他把從英國學到的東西都帶回了韓國,並且留在了現代。直到今天,現代的很多管理理念還是鄭夢奎在十年前制定的。如果他不是我的兄弟,那麼我不知道要花多少錢、上哪裡去請像他這樣的人才。”

  在現代汽車的12年間,鄭夢奎還先後擔任蔚山現代和全北現代的俱樂部主席,直到今天他仍被看做是蔚山現代和全北現代走向職業化的領路人。

  1999年,鄭夢奎在父親鄭世永的幫助下,接過了現代另一個十分重要的子公司現代建築,並將其改組成HDC現代工業發展公司。在20世紀末21世紀初那個房地產大爆發的年代,鄭夢奎在韓國地產界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1999年8月,鄭夢奎的HDC現代工業發展公司率先從現代集團中脫離,打響了現代集團解體的第一槍。

  當時正值大宇集團破產清算期間,大宇集團旗下的球隊皇家大宇此時也深陷經濟危機之中。鄭夢奎便將皇家大宇收購,將其改名為釜山i.cons(cons指建築,國內媒體將i.cons誤當成icon並錯譯為釜山偶像)。

  這下韓國足壇就有三支“現代系”球隊了,或許是不願意讓別人把自己和鄭夢九、鄭夢準兄弟聯絡起來,當有人建議將球隊改名為釜山現代的時候,鄭夢奎沒有采納。

8

  2005年,釜山i.cons改名為釜山Ipark。與鄭夢九、鄭夢準不同,對職業足球有深刻理解的鄭夢奎沒有花巨資引援,而是像歐洲俱樂部一樣,先塑造這支球隊的文化和精神面貌。

  當時韓國假球肆虐,球員們的工資十分低,絕大多數球員都靠踢假球賺外快。鄭夢奎在入主釜山Ipark的第一天,就向隊員們保證會提高工資待遇,但也警告稱只要被他發現踢假球,就立即報警並開除。從2006年開始,韓國足壇整體薪資水平開始有所上調,這也要拜鄭夢奎所賜。

  2011年,鄭夢奎當選韓國足球職業聯盟總裁,並在次年當選韓國足協會長。上任後他立刻喊出了韓國足壇透明化的口號,要求所有球隊公開球員收入,讓球員的灰色收入無處遁形。同時創立低階別聯賽,放寬球員選拔標準和職業准入門檻。

  2014年世界盃出局後,鄭夢奎等足協官員向球迷道歉

  深感過去十多年K聯賽的假球肆虐,鄭夢奎丟擲了一系列針對假球的整治措施,例如取消假球現象最嚴重的聯賽盃和預備隊聯賽;增加K2聯賽並實行升降級制度,給球隊施加生存壓力;勒令假球現象最嚴重的軍屬球隊尚州尚武降級;將K聯賽賽制改為類似於蘇超的三迴圈賽制;進一步提升球員薪資,在防止優秀球員外流的同時,也能降低假球獎金對球員的誘惑力。

  鄭夢奎還效仿日本,提出了“韓國足球百年計劃”、“Golden-age”等改革計劃,希望透過抓青訓、加強聯賽、增強聯賽國際影響力等舉措,讓韓國足球水平不斷上升,並早於日本拿到世界盃冠軍。

  但鄭夢奎可能想不到,第一個挑戰他改革的偏偏是鄭夢九的全北現代。

  當2016年全北賄賂裁判的醜聞曝光後,鄭夢奎第一個出來表態絕不姑息,儘管《朝鮮日報》等媒體對鄭夢奎能否大義滅親表示質疑,但鄭夢奎說到做到。鄭夢九的兒子、現代汽車副總裁和全北現代主席鄭義宣拜訪鄭夢奎兩次,都吃了閉門羹。

  後來當亞足聯禁止全北現代參加亞冠的時候,鄭義宣強硬表態稱:“全北現代沒有操縱比賽,而且我們已經受到職業聯盟的處罰了,不會接受亞足聯的雙重處罰,我們會上訴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被惹火了的鄭夢奎則直接剛了回去:“要告就去告!”

9

  另一個哥哥鄭夢準,也給鄭夢奎挖了個大坑。

  從韓國足協主席的位子上下來之後,鄭夢準就一直醉心於政治。屢次競選失敗後,他開始充當幕後推手,並幫助曾是現代重工經理的李明博當上韓國總統。

  鄭夢九曾在2006年因財務侵吞被判3年有期徒刑,但他愣是靠緩刑堅持到了李明博上臺,隨後被李明博特赦。李明博給出的理由則是驢脣不對馬嘴:“為了促進經濟復甦,增加就業機會,必須釋放這些政經界要員。”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曾批評其舉措“對韓國經濟百害無一益,只會消耗韓國的經濟活力和人民的信心。”

  看到昔日的下屬都能當總統,鄭夢準的權利慾再一次被點燃。但李明博上任後持續走低的口碑連累了鄭夢準,2010年的韓國地方選舉,鄭夢準所在的大國家黨慘敗,鄭夢準被迫與團隊集體辭職,此後的總統選舉或首爾市長競選也都是以慘敗收場。

  鄭夢準自己的政治立場也很不堅定,他總是看著輿情見風使舵。他曾在自傳中把朴槿惠描述成一個親朝鮮的人:“2002年9月,當時正逢朝韓足球友誼賽。場內的球迷們舉著太極旗,喊著‘大韓民國萬歲’的口號,這令朴槿惠很不滿。她對我說:‘這不是破壞半島關係嗎,為什麼不讓球迷們舉著半島旗,喊國家統一呢’?我說:‘這些都是花了錢來看球的球迷,不是我足協的官員,我怎能干涉他們的自由呢?’”

  然而等到了李明博將南北關係破壞到不可調和的地步時,他又選擇背刺自己昔日的手下和黨內幕僚,稱李明博是“朝鮮半島的罪人”。

  2014年的首爾市長大選,鄭夢準更是做出了讓世人無語的舉動。或許是想展現自己的能力,鄭夢準當著20萬選民“承認”了自己的罪行:“我曾被問到,韓國能在2002年世界盃進入四強,是因為我賄賂了國際足聯和裁判。我的回答是:如果我能這麼做的話,那我為什麼不這樣做呢?既然我有這樣的本事,那我當首爾市長又有何不可呢?”

  韓國媒體第一時間集體保護鄭夢準,有的媒體“批評”他上臺前喝酒,對著選民說胡話;有的則“批評”他吹牛,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只是想證明自己是個“狠角色”。但義大利和西班牙媒體則恍然大悟,並揪著這點大肆報道,一時間韓國足協的名聲急轉直下。

  眼看韓國國內政壇混不成,鄭夢準還想競選國際足聯主席,結果顏面掃地的國際足聯在2015年宣佈禁止鄭夢準參加足球活動6年,鄭夢準今生的政治生涯恐怕也就此終結了。

  鄭夢準的自爆行為,讓國際足聯和亞足聯對韓國足協不再抱有完全的信任,這也連帶影響了身為亞足聯副主席的鄭夢奎。加上近年來中國企業對亞足聯的贊助增多,以及中國足協多年來的努力,鄭夢奎在亞足聯逐漸式微。在中國足協黨委書記杜兆才當選國際足聯理事之後,明白這一點的韓國足協識相地退出了2023年亞洲盃的申辦。

10

  有些時候,我們可以從一支球隊身上看到當家人的性格。

  全北現代在全亞洲都不招人待見,正如鄭夢九心狠手辣、不擇手段;蔚山現代能在最後一輪大意失荊州,或許也暗合鄭夢準一頓操作猛如虎,卻一招不慎滿盤皆輸;釜山Ipark雖然低調,卻又在職業化的道路上野蠻生長,像極了低頭做實事的鄭夢奎。

  三支風格迥異的球隊,三位手眼通天的大佬,共同構建了韓國足壇的“現代宇宙”,其間種種恩怨糾葛,遠比一部韓劇來得精彩。或許,只有球隊名字中的“現代”二字,以及老闆的相同姓氏,還在提醒著人們:

  他們三個,真的是兄弟。

  【歡迎搜尋關注公眾號“足球大會”:只做最有意思的足球原創】

  

  作者:橫濱飛翼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