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有多觸目驚心?還原“國際田聯主席被判刑”始末

2020-09-17分类:體育

當地時間9月16日,法國巴黎當地法院宣佈,前國際田聯主席拉明·迪亞克因在俄羅斯興奮劑事件中收受賄賂,最終被判刑4年,其中兩年緩期執行,並被處以50萬歐元(約合400.2萬元人民幣)的罰款。同時涉案的迪亞克的兒子被判刑五年。

在整個案件審理過程中,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提供的證據起到了關鍵作用。法院透露,迪亞克被指控在擔任國際田聯主席期間,直接或間接收受了俄羅斯涉嫌使用興奮劑運動員的賄賂,推遲了他們的禁賽,使得這些運動員可以參加2012年倫敦奧運會和2013年莫斯科田徑世錦賽。

在庭審過程中,迪亞克承認自己確實推遲了對一些涉嫌使用興奮劑的俄羅斯運動員的調查,但他表示,此舉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包庇這些運動員,而是為了“保護國際田聯財務狀況”而不得以做出的妥協。

迪亞克在為自己辯護時稱,當時是因為擔心出現興奮劑醜聞,會影響國際田聯與贊助商的談判,最後採取了這一決定。

現年87歲的迪亞克於1999年開始擔任國際田聯主席,任期至2015年結束。

針對迪亞克的指控始於俄羅斯興奮劑舞弊案的曝光。

2014年,也就是迪亞克辭去國際田聯主席職務的前一年,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前負責人羅琴科夫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稱,索契冬奧會存在系統性的興奮劑舞弊,涉案運動員包括亞歷山大-列赫科夫等數名金牌獲得者。

由於羅琴科夫執掌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多年,這間實驗室也是俄羅斯境內唯一一家透過世界反興奮機機構(WADA)認證的實驗室,因此,他的爆料可信度極高,此事迅速在國際體壇發酵,由此開始引發了全球體育最高管理機構對俄羅斯長達5年的調查與懲罰。

2015年8月,迪亞克在國際田聯的任期剛剛結束後不久,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公佈了一份針對田徑專案中使用禁藥的報告,用長約350頁的篇幅披露了俄羅斯田徑的涉藥問題,並指國際田聯內部存在貪腐。

當年11月,接任國際田聯主席一職的英國中長跑名將塞巴斯蒂安-科啟動了對涉嫌“系統性”使用興奮劑的俄羅斯田徑協會實行全面“禁賽”。此時,距離2016年裡約奧運會開幕只有不到一年的時間。國際田聯的這一決定,意味著俄羅斯所有田徑運動員都被禁止參加世界性大賽。

與此同時,針對已經卸任的前國際田聯主席迪亞克,法國警方展開了調查。

警方發現,迪亞克的兒子馬塔薩-迪亞克長期擔任國際田聯市場開發顧問,涉嫌收受鉅額賄賂,幫助掩蓋俄羅斯田徑大規模使用興奮劑的醜聞。

2016年1月,小迪亞克被總部設在法國里昂的國際刑警組織釋出“紅色通緝令”。

四年過去了,針對迪亞克父子的審判終於劃上了句號。

然而,由俄羅斯興奮劑案件牽出的高層體育腐敗,令外界對這些體育管理機構的權威性產生了深深的質疑。人們發現,腐敗早已經侵蝕這些全球體育最高管理機構的肌體,並且深不見底。

就在迪亞克被審判當天,瑞士一家法院對國際足聯前秘書長瓦爾克進行了庭審。

這位曾擔任前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的“左右手”被指控在2026年、2030年世界盃電視轉播權交易中存在腐敗行為。一旦罪名成立,瓦爾克將面臨五年監禁。

國際足聯主席因凡蒂諾稱,為了防止腐敗,國際足聯將資助一個類似於WADA這樣的全球性機構,以解決體育領域的腐敗問題。“國際足聯此前已經退化為一個‘自助商店’,數以億計的錢被貪腐挪用。我們必須改變這一點,改變大家對FIFA的看法。自2017年以來,國際足聯道德委員會共實施了56項制裁,其中有一半的被告被判處終身監禁。”因凡蒂諾說。

諷刺的是,不久前,因凡蒂諾本人也被瑞士檢察機構指控,在2017年與瑞士時任司法部長的邁克爾-勞伯有過“不正當會面”,正在因此接受調查。此前,勞伯主要負責調查涉及世界盃舉辦權的腐敗問題,其中包括2018年世界盃舉辦權授予俄羅斯和2022年世界盃舉辦權授予卡達這兩件事。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