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射鵰英雄傳》中,有哪些在邏輯上說不通的情節?

2018-05-25分类:文化

《射鵰英雄傳》是金庸武俠的轉型之作,也是奠定他新派武俠宗師地位的一部作品。在這部小說之前,他老人家名氣還沒那麼大,又想擺脫老派武俠的一些套路和框架,開創屬於自己風格的武俠新天地。為此他開始創作《射鵰》,構思了大格局,融匯了磅礴大氣的格調,但是前途茫茫,金老也不知是成是敗。他寫得很小心,對情節的構思也很是在意,甚至不惜在中途幾次改變原來的思路。可以說小說中的男主郭靖,其實就是金庸先生在寫自己,須經歷一番大的周章之後,才能領悟和貫通武學要旨,成為新的絕頂高手。


不過,這正是金庸先生在創作時的革新思想和寫作中幾次思路的改變,讓這部小說出現不少前後不一,而且邏輯上很難講得通的情節。這些情節,有些隨著後來的兩次大修,已經被完善,但有些由於關係到故事開展的情節,則是想改也改不了。羽菱君出於對這部作品的喜愛,選擇了幾處自認為邏輯難通的情節和設定,跟大家一起交流。

歐陽鋒緣何能夠活到二次論劍?

歐陽鋒絕對是小說中的第一大反派,也是這樣人設,他才必須要在結局出現。而他在結局,僅是瘋而沒被男主角郭靖打死,甚至還奪得了天下第一,這也是金庸先生想區別於老派武俠套路的一個革新體現。但是小說中對歐陽鋒多處情節的設定,卻能讓人覺得是金老強行把他留到了最後,因為他能一路活命下來,是在邏輯上說不通的。


從小說開頭到結尾,有西毒之稱的歐陽鋒,都是世所公認的大壞蛋。當年重陽宮搶奪經書,王重陽詐死才能重傷他,但周伯通已先被他打傷。桃花島求親之後,在大海中先是逼迫老頑童跳海,之後又在與比武中暗算洪七公,中毒加被掌傷,洪七公是功力盡失,差點喪命。可以說,這樣的人設,那是絕對能夠即時除之而後快的。可偏偏在他落水之後,眼見不熟水性的他能一命嗚呼,世上從此少了一個惡人的時候,洪七公竟然發善心,讓郭靖和黃蓉救他,還給他來了一次恩將仇報。若不是老頑童及時出現,師徒三人危矣。還有,洪七公在與他對陣,生死一線的時候,竟然沒用壓箱的絕技“打狗棒法”保命禦敵。

這還不算,全真七子嫉惡如仇,為了給周伯通報仇大戰黃藥師,但是歐陽鋒殺了譚處端,卻沒有見到全真教的人去找他報仇,即便是在解清周伯通被黃藥師所殺的誤會之後,也是置之不理。黃藥師是出了名護短的,為了陳玄風之死和梅超風,甚至要殺了江南六怪和郭靖。但是梅超風被歐陽鋒所殺,黃蓉幾次因之落險,他卻沒有去找歐陽鋒報仇。還有南帝一方的,當年歐陽鋒慫恿裘千仞到大理重傷南帝的親人,以致有瑛姑兒子之死,還曾打傷了武三通,南帝卻從不制他除害,免得他到處作惡。要知當年王重陽傳給南帝“先天功”,“先天功”和“一陽指”專克“蛤蟆功”的剋星,一燈應是能夠制服歐陽鋒之人。

歐陽鋒等於是將其他四絕的勢力,都得罪了個遍,而且都是結下了血海深仇,但是他竟然還敢在中原武林,大搖大擺,毫不畏懼,四絕勢力若是任何雙方一個聯合,他都必死無疑。最無解還是郭靖,五位師傅被他所殺,一開始以為是黃藥師,不顧黃蓉眼紅了想報仇,但是後來知道是歐陽鋒,卻沒了報仇之心,在大漠竟然還救他、放過他。可以說歐陽鋒當真是命大,但卻是於理和邏輯不通的命大。



陳梅二人為何要冒險重回桃花島?

當年陳玄風和梅超風盜出了半部《九陰真經》,結果發現沒有上部的紮根基練內功的祕訣,根本練不下去,於是動了重回桃花島盜經的念頭。本來這件事是沒什麼邏輯不通之處的,因為按照金庸先生最初的創作思路,《九陰真經》乃是黃藥師賴以成藝的祕笈,可以說桃花島一派的武功都是從真經上來的,他的手上也擁有一整部完整的經書,這也是陳玄風會想再回去盜上半部的原因。

但之後金老寫著寫著,改變了原先的創作思路,寫出了“五絕”和“華山論劍”的設定,為了對應這個新設定,在後來的情節中把黃藥師手中的經書,改成了是從老頑童那裡“騙”來的,而且就只有下半部。於是就出現了陳梅二人冒險重回桃花島,這樣邏輯不通的事情。畢竟,黃藥師就只有半部經書,這經書也已經被陳梅二人盜出去了,那他們幹嘛還要冒著自投羅網的危險,回去桃花島呢,他們回去能盜什麼?陳梅二人根本就沒重回桃花島的理由。


金老在後來小說集結出版時,可能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因為修訂版小說依然延續了連載時後期的這個設定。不過到了新修版小說時,這個漏洞終於被填補了,新版小說恢復了連載初期的設定,黃藥師的手上是有完整的一部真經,不過修改的是整部經書都是從老頑童那裡“騙”來的。這樣一來,陳梅二人就有說得通的理由,再回桃花島了。

金老緣何要改變大的設定,也不直接刪了這處情節呢?那是這處情節起到了一個承上啟下的重要作用,一是交代了黃蓉的出生,二是讓老頑童的出場,為接下來交代了黃藥師《九陰真經》的來源作了鋪墊。這處情節,也是印證了當年金庸先生在寫這部小說時幾次思路的變更,看得出他對這部小說的在意。

桃花島求親,東邪為何不顧自己女兒的幸福?

這處情節,是羽菱君個人看這部小說,除了歐陽鋒不死的設定,最不能理解的一件事。黃蓉離家出走,結果認識到了郭靖,幾次的試探之後,發現了郭靖的真誠,對郭靖開始暗生情愫,兩人攜手闖蕩了一番江湖之後,也是情定終生。於是黃蓉把郭靖帶回了桃花島,想求父親把自己許配給郭靖,之後洪七公為幫郭靖,也上了桃花島。但是歐陽鋒的兒子歐陽克也喜歡黃蓉,為此求歐陽鋒到桃花島求親,但歐陽鋒的心思則在黃藥師的《九陰真經》上。


面對洪七公和歐陽鋒二絕的親自求親,可能是不好駁了他們的面子,黃藥師提出了三道比試,以定黃蓉的婚配。但是明眼的人都看得出,黃藥師出的那三道試題,明顯都是偏向於歐陽克。倘若不是郭靖先前就被周伯通欺騙,死記硬背背下了《九陰真經》的經文,並在洪七公、歐陽鋒與黃藥師的三人音律大戰中,初步印證了一點真經的要旨,面對這三道試題,無疑是會敗給歐陽克的。金庸先生這麼寫,主要是凸顯出了一個“奇”字,體現郭靖的武學修為開始有成,但是表現出來的結果,卻是黃藥師不顧女兒黃蓉的幸福,在一意孤行。

黃藥師雖號稱東邪,行事作風古怪,但對黃蓉卻是愛之深切,不然他也不會破了自己的誓言,出島去找離家出走的黃蓉了。可是在此事之上,卻大違他的本心。郭靖他或許不喜歡,看不上他,但是歐陽克是什麼樣的人,歐陽鋒又是安的什麼心,他又不是不知道。而且眼看黃蓉明說非郭靖不嫁,對歐陽克根本視之甚惡,卻還是要把黃蓉往火坑裡推,這不是把女兒的幸福當兒戲嗎,假如真的是歐陽克在比試中取勝,那還不是在逼黃蓉去死?黃藥師究竟是放著什麼邏輯不知道,但在羽菱君看來卻是完全說不通的,或許金老這麼寫,就是為了證明黃老邪的邪吧?



丘處機和包惜弱緣何不告訴楊康真相?

當年因包惜弱誤救完顏洪烈,結果引致了郭楊兩家的大難,李萍郭靖母子最終流落蒙古,自己則懷著楊康被完顏洪烈帶回了大金趙王府。也是因此,才有了丘處機和江南七怪分別尋找兩個孩子和十八年後比武的約定。之後跟江南七怪六年後在草原找到了李萍和郭靖一樣,丘處機也在金國上京找到了包惜弱和楊康。

可是相比於李萍自小告訴郭靖他是漢人,殺父仇人是誰,包惜弱卻從未告訴過楊康他的身世。要知道包惜弱自從跟了完顏洪烈之後,雖然名義上是王妃,但是她心中記掛楊鐵心,始終住在那間仿造牛家村故居的農家房裡。隨著楊康長大,楊康出於好奇的心都自然會問母親這其中的緣故,但是包惜弱卻始終並未跟楊康說起當年的真相,告訴他姓楊而非完顏。直到與楊鐵心相認,被楊康撞破,這才告訴楊康,這讓楊康如何接受得了呢?假如楊鐵心沒出現,那麼包惜弱是不是永遠就不告訴楊康身世了?


包惜弱不告訴楊康,或許是因為她顧慮太多,或許說是保護楊康,但是嫉惡如仇,特別是對金國視如大仇的丘處機,竟也不曾告訴楊康真相,這就更是於理不通了。難道丘處機為了讓楊康能夠心願跟他習武,獲得十八年後比武的勝利,就真能致大義於不顧,故意隱瞞楊康,讓楊康去做金人?丘處機明顯是知道包惜弱還在的,假如他說的話楊康不信,那他有說楊康必定會找包惜弱詢問究竟,自然也不致於楊康不知道真相。還有丘處機明知道完顏洪烈就是他們的仇人,為何又不帶他們母子離開呢?當時丘處機找到他們母子時,楊康可還小著呢,是包惜弱不願意嗎?

可以說,金老為了寫成楊康的壞,算是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了包惜弱和丘處機的身上了。但對於對夫君和過往念念不忘的包惜弱,還有嫉惡如仇性格爆烈的丘處機,這兩人的人設來說,無疑卻是邏輯難通的。


以上這幾處,是羽菱君在讀《射鵰》這部小說中,自認為的邏輯難通的情節,另外比如像黃蓉年齡的問題,這個在新版小說中已經完全補上了,這裡不再分析。當然了這也是羽菱君個人雞蛋裡挑骨頭的行為,實不可取。

《射鵰》雖然存有一些情節小問題,但是瑕不掩瑜,這部小說絕對是不容否認和置疑佳作,不然也不能成為金庸先生奠定宗師地位的作品。小說中厚重的歷史背景,磅礴大氣的敘述格調,複雜多變的人物形象,精彩動人的故事情節,俠之大者的核心思想,都會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併為之傾心。羽菱君是每次看,都會進一步崇拜作者,體會金老的寫作用心,感受這部作品的偉大。


(圖片來源於網路)

我是羽菱君,專注於“天龍時代”前、“射鵰時代”前、“倚天時代”前,金庸武俠“三前”空位期前傳的解讀,歡迎關注,一起交流!

标签:#文化#小說#讀書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