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槍手大腿被曼聯用成廢人,罵他水貨之時可曾想俱樂部是否有錯

2020-09-17分类:體育

在這個因為疫情而變得有些微妙的夏季轉會窗期間,多數人的目光依然都在盯著英超。切爾西似乎恢復了往日的撒錢做派,連砸兩億英鎊構建陣容,而曼城也先後吃進了他們所需要的中衛和大衛-席爾瓦的接班人。曼聯在買進了範德貝克之後,所有人都在等著看他們何時能夠簽下桑喬,卻很少有人注意到桑切斯在不久之前完成了前往國際米蘭的轉會。

這位曼聯曾經的轉會窗標王在經歷了一段慘淡的老特拉福德之旅後,終於離開了這個傷心地。可在當初高調加盟曼聯時,人們無疑對這位曾在阿森納大殺四方的智利前鋒寄予厚望。人們期待他可以為曼聯進很多球,在邊路製造更多的威脅,甚至帶領曼聯重返榮耀之巔。然而,似乎曼聯買到的是另一個叫桑切斯的智利人,他的表現猶如一場災難,與當初在巴薩和阿森納的那個人完全不同。

曼聯名宿加里-內維爾在評價桑切斯在曼聯的表現時總結了很多人的感受,這位英超收入最高的球員自2018年1月轉會以來,在比賽中只打進了3個進球。紅魔的擁躉們早就承認這是一筆失敗的交易,但原因尚不清楚。這似乎不是一個緩慢的退步,畢竟桑切斯在加盟曼聯8個月前剛剛被評為阿森納的年度最佳球員,可他從踏上老特拉福德的第一分鐘開始就表現得很掙扎。

疲憊被認為是一個主要的原因,考慮到智利人在過去幾年間每個夏天都要參加國際比賽,這似乎是一個很好的解釋。可當他在2018年夏天經歷了多年以來的第一個完整假期之後,他的狀態也似乎留在了度假地沒有回來。這位昔日英超最令人興奮的球員如斷崖般滑落,背後的原因或許只能透過多種因素才能找到答案。例如,遭到忽視的球員間關係問題和他在西班牙的稅收問題等無形的壓力可能會影響到他的狀態。然而,有一個更加常規的解釋,或許可以簡單明瞭的總結桑切斯的問題:他在曼聯的角色從未被真正地理解過。

桑切斯的確是一名全能型選手,他從烏迪內斯開始了他的旅歐生涯,之後他在巴薩和阿森納分別出任過左右兩翼,表現出了自己的進攻天賦。隨後,他在倫敦又表現出了作為10號球員所具備的超強素質,並且在阿森納的反擊戰術中如魚得水,最終成為了北倫敦最令人害怕的鋒線殺手之一。

但桑切斯在加盟曼聯之前的職業生涯中始終保持著這樣的一個事實:無論他在哪裡踢球,他都是一個射手,而不是一個單純的傳球手或是組織核心。雖然他在阿森納的位置可能看起來和他在老特拉福德的位置相似,並且在曼徹斯特他取代了狀態良好的馬夏爾,可這種化學反應卻截然不同。

即使是在阿森納踢邊路的位置,桑切斯也需要吉魯頂在鋒線上吸引對方防線的注意力,併為自己做球。而隊中的某位德國國腳才是槍手的真正組織者。可到了曼聯,他失去了兩個無私的隊友。似乎只有馬塔符合這個三角關係,儘管有人曾寄希望於盧卡庫能夠改變風格,但效果顯而易見。作為曼聯的同城死敵,曼城一直也是桑切斯的忠實追求者。但瓜迪奧拉肯定會用不同的方式使用桑切斯。考慮到他曾經對於溫格使用這位巴薩舊將的方式大為稱讚,桑切斯很可能會被看作是一個更加飄忽靈活的射手,他可以和阿圭羅作為搭檔出場。

作為一名前鋒,桑切斯在阿森納的最後一個賽季打進了22個英超進球,當季只有阿圭羅比他有更多的嘗試性射門。而從那之後射門次數的急劇下降是桑切斯遭遇球荒的最合理解釋。實際上,桑切斯在阿森納的成功絕非是一鳴驚人,他在俱樂部的四個賽季中,場均至少射門3.6次。而當他穿上曼聯球衣之後,無論是第一個賽季還是第二個賽季,他的場均射門甚至不及之前的一半——他顯然對於曼聯的體系格格不入。

曼聯著名射手范佩西認為當時的曼聯偏重於防守才導致了桑切斯無用武之地。同樣是從阿森納加盟曼聯,荷蘭人遇到了弗格森,但桑切斯卻遇到了穆里尼奧。魔力鳥對於球隊防守的擔憂,使得桑切斯在進攻之餘還有花費大量的精力用於防守,這無疑於限制了智利人的自由。

事實證明這是一次糟糕的結合,桑切斯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個人能力解決問題,但他獲得的空間卻越來越小。在對陣哈德斯菲爾德和紐卡斯爾聯的比賽中,智利人在禁區內的觸球次數比以往都要少,而在試圖進入禁區的時候,他選擇嘗試更多的盤帶,結果導致了36次的丟球,也因此遭到了媒體和球迷的口誅筆伐。

儘管桑切斯在帶球突破方面可能做得不夠好,但這從來都不是問題的關鍵。此前,他在阿森納時也是類似的比賽風格,阿森納也需要承擔這樣的風險。但是桑切斯獲得的自由度更大一些,因為隊友都相信他會是解決問題的人。而且一些最有效率的隊友會負責分擔傳球的重任,但很可惜,來到曼聯之後,桑切斯不再那麼富有成效了。

有趣的是,在他的英超生涯中,他在傳球方面的創造力一直很穩定。他甚至在曼聯的助攻次數比他在阿森納時還要多——想想2018年在伊蒂哈德曼聯3-2戰勝死敵曼城時,他創造的那兩個進球。這樣的場景在阿森納時期也可以見到,但那從來都不是他的主要力量。

桑切斯在阿森納的每一個賽季都是進球多於助攻,但這一資料在他為曼聯效力的兩個賽季中都是相反的。在阿森納,他的射門次數比他給隊友創造的機會要多。在曼聯,他為隊友創造機會比自己射門更多——這與他成為優秀球員的特質正好截然相反。

信心就在這期間被消磨殆盡。上個賽季,桑切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少地丟失球權,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不再自己盤帶。那個曾經把球隊進攻重擔扛在自己肩上的男人放棄了這種責任。曾經執教過智利人的阿森納前主帥溫格,也是比任何人都更信任他的主帥,認為缺乏信心導致桑切斯變得畏首畏尾。桑切斯的力量在於表現出對於進攻的渴望和主動,盤帶、過人都是他展現力量的方式。當他信心不再的時候,他會比其他人變得更加脆弱。畢竟他的比賽是建立在自由主動的基礎上,他有充沛的體力,但他也因為心力交瘁而疲憊不堪。

當球員的巔峰期過去之後,人們很難看到他重返光榮。桑切斯在去年12月度過了31歲的生日,那些他曾經被認為是最好球員的特質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儘管國米最終選擇了永久轉會,但他為藍黑軍團打進的區區幾粒進球無疑在表明,曼聯十分慶幸他們終於擺脫了一個耗費鉅額工資的大麻煩。

桑切斯的離去無疑是人們對於曼聯轉會的又一次失望,只是這一次的代價太過昂貴。所以當人們在對智利人的紅魔生涯評頭論足之時,極少有人在反省自弗格森退休之後,曼聯俱樂部這幾年的引援策略究竟有沒有一個合理的規劃?或許轉會市場上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但也許不夠立竿見影。也許俱樂部還在沉迷於好萊塢式的引援策略無法自拔,因此他們也無法預見到桑切斯的這次旅程結果有多糟糕。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