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編劇王一平:未來屬於“好”作品的天下

2020-09-17分类:文化


作者:中國傳媒大學學生 張菲埡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謝宛霏

簡介:
王小平,作家,影視劇編劇。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曾為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出版《孽緣》《刮痧》《白色聖誕》《紅色童話》《金戒指》《曝光》《三色鐲》等多部作品。參與多部電影電視劇的策劃與創作,編劇作品電影《刮痧》、電視劇《甄嬛傳》《羋月傳》等。
2011年,《甄嬛傳》這顆玲瓏工巧的小石被輕輕擲入影視市場的巨潭,不多時便掀起層層漣漪。時間一晃來到了2020年,《甄嬛傳》編劇王小平早就能以平淡冷靜的心情來回顧它:“我不太關注影迷們對這部作品的剖析和拆解,也從不去細想其中有沒有遺憾。”
像是在大地上漫遊的吟遊詩人,講述完一段故事,王小平就負著提琴走上了另一條長長的創作和成長之路,繼續唱著歌謠、孕育著故事。歷經8年時光,另一個故事誕生了,而王小平作為講述者,再一次來到了我們面前。
解構:講一個有現世意義的中國故事
世上的色彩由紅、黃、藍三種原色構成,它們互相映照、填補,勾勒出人間永珍,但若將這三種顏色直接疊加,就只能得到一片漆黑,《三色鐲》的故事就是從象徵著美麗、智慧和權力的紅、黃、藍三個魔鐲緩緩展開。而要追溯王小平與這個故事的緣分,我們還得回到很久之前。
20年前,王小平夫婦的電影《刮痧》上映,這部電影聚焦東西方文化差異,在當時取得不錯的反響。一位朋友在觀影后同王小平閒聊:“同樣是中西差異,你們怎麼不試著拍拍《圖蘭朵》呢?”
在友人的建議下,王小平和丈夫鄭曉龍仔細分析了這部充滿著西方作曲家對中國瑰麗想象的歌劇。起先,兩人都覺得這部作品缺乏內在合理性,難以改編。可有一天,王小平找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出發點——“三色鐲”,一個關於一位被詛咒的東方公主的故事,在她的腦海裡流暢地奔湧起來。
用上古神話嫁接歌劇裡講述的中國傳奇故事,進行更符合中國人價值審美地改造,王小平說:“歌劇《圖蘭朵》是創作的起點,但在劇情的架構中,我們已經完全解構了其中的人物關係,修改了故事情節中的邏輯瑕疵。”就這樣,獨屬於王小平的故事被一點一滴地編織出來。
本該是耗費心力的創作長跑,她卻憑著對故事和人物的熱愛風雨無阻地走了過來,她笑著回憶:“這八年裡,《三色鐲》的故事和人物一直蟄伏在我的心裡,時不時跟我悄悄對話。”如今作品出版了,王小平回頭一看,卻覺得寫作的過程並不太辛苦,倒像是時不時從生活的瑣碎中逃出來,到另外一個奇妙多彩的世界裡快樂閒逛。

王小平心中的《三色鐲》是一個裝在魔幻皮囊裡的現實主義作品,無論對戰爭的態度,對貪慾和佔有的批判,對愛的追求或是對人類善良和寬恕的歌頌,都具有現世意義。她很認真地解釋說:“我們透過魔幻的手段隱喻我們的歷史,但創作的目光仍然在現實人生上,在具有普世價值的真善美上。”
跨越:行走在兩種職業的交界線
小說《三色鐲》、電影《圖蘭朵》講述同一個故事,卻運用了兩種全然不同的表達手法。而既是作家,又是編劇的王小平,也在創作過程中有了獨家的心得。
“小說和影視劇創作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藝術形式。”王小平首先確認了這一點。在她看來,小說的自由度很高,可以天馬行空,信手拈來;也可以隨意回述,多線跳躍發展。在《三色鐲》小說的寫作過程中,王小平有意識地想讓故事在情節和文位元組奏上更通曉一點,讓讀者更容易共情,她說:“作品是寫給讀者的,要讓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保持閱讀快感。”
而進行影視劇本創作,王一平覺得:要做到場場戲、句句話緊扣情節、簡單明瞭,給演員和各個部門最清晰的指令;同時,個性化的角色臺詞也是劇本創作中的重要元件,它能對人物和情節起到關鍵作用。單在影視劇本的創作中,也要區分媒介的特點,王一平用了個形象的比喻來詮釋電影和電視劇的區別:“電影更注重鏡頭表達,而電視劇更像說書人,用對話敘述故事。”在王一平的職業生涯裡,她不斷轉換著語言表達方式,服務著不同的受眾群體。
經歷了這麼多年的“修煉”,王小平已經能夠自如地在這幾種身份中自由轉換,來滿足不同的作品需求。當被問到跨越這些身份間的障礙,有什麼“秘訣”時,她擺擺手:“沒有什麼訣竅,要在實踐中體會和總結。”
未來:屬於“好”作品的天下
2015年,隨著我國網民數量的不斷增加,網劇作為一種新興的影視形式也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談到電視劇和網劇的觀眾喜愛程度差異時,王小平意料之外的坦然。
“電視劇就是電視劇,不分網劇和臺劇。”在王小平心中,這兩者的關係可以和網文與出版圖書的關係做一個類比,“對全世界的讀者來說,只有好小說和壞小說之分,沒有所謂網文和出版的紙質圖書的區別。”
中國的網路平臺有著相對寬鬆的環境和創作天地,所以和稽覈力度較大的電視臺相比,它更容易哺育出“爆款”作品,在王一平看來,這僅僅是不同媒介平臺特質上的區別。“而好的影視作品、好的小說它們的標準一直在那兒,就是深刻豐富的內涵與精湛的藝術質量的統一性。”
就像王一平的《三色鐲》和《圖蘭朵》,雖然帶著濃厚的魔幻色彩,但其中的人物擁有著和當代人相通的慾望和苦惱。王一平介紹道:“作品每個角色的遭際和痛苦並不是懸浮在空中,而是緊貼生活,帶著煙火氣,讓當代人很容易設身處地與他們共情。”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