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首相第一次提中國,這樣表態背後的三點訊號

2020-09-17分类:軍事

在中國諸多鄰國中,經濟上最緊密最重要的,毫無疑問是日本。

過去10多年,中日關係風風雨雨,真是一言難盡,現在,日本進入了“菅義偉年代”,中日關係怎麼走?

上任第一天(9月16日),作為日本新首相的菅義偉發表就職講話,他第一次提到中國,是這樣說的:

面對日益嚴峻的國際環境,我認為我國應以有效的日美同盟為基礎,發展政策。為了捍衛國家利益,在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同時,與中俄等鄰近國家構建穩定的關係。

當然,他還表態,應對疫情是最優先的課題,“絕對要防止疫情像歐美各國那樣的擴大……爭取在明年上半年前,確保國民普及疫苗。”

對華關係很重要,但第一次公開談話,卻一帶而過,個人看法,至少三點訊號吧:

訊號一,日本新政府當前最緊迫最重要的,還是內政。

別忘了,菅義偉所說的“最優先課題”,確實是日本當務之急。

但菅義偉也太實誠了,直接表態,還強調絕對不能像歐美那樣,道理是這個道理,但也多少透露出菅義偉對外交的生疏。

歐洲你說說也罷了,你這樣直接說美國,不是貶低美國了嘛。外交無小事,大統領很在意的,很可能,大統領已經很不高興了。

訊號二,在對華外交上,他展現出務實的態度。

先提到日美同盟,表示這是基礎,這其實是慣常的表態,不提就不對了,但緊接著表示,要與中俄構建穩定的關係。

什麼是穩定?不外乎尋求共識,不發生劇烈碰撞。

事實上,在安倍執政後期,中日關係已走出低谷,如果不是今年形勢非常,擬議的元首外交,將促使中日關係更上一層樓。

日本的挑戰也很多,經濟大幅下滑,與俄羅斯有領土爭端,與韓國更是吵到翻臉,與特朗普政府也不乏各種彆扭,穩定對華關係,和氣生財,符合日本利益。

菅義偉這句話背後,應該是他相對務實的態度。

訊號三,看美國臉色,也會注意和中國保持距離。

注意,菅義偉還提到了所謂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FOIP),這是安倍2016年提出的外交戰略,核心包括重視印度作用、加大對非洲投資等。

這其實是在追隨美國的亞洲外交,但另一方面,也不用迴避,意在經略中國周邊,比如加強與印度關係,在對華博弈中尋找籌碼。

考慮到日本一直看美國臉色行事,在中美摩擦大背景下之下,哪怕知道中日合作有利,日本應該也會與中國保持一段距離。當然,為了日本國家利益,菅義偉也反對刺激中國與遏制中國。

有些事,可以大聲說,但未必做;有些事,可以悄悄做,但未必要去說。

這個世界,變數總是常態,菅義偉是政壇老手,也是外交新人,這更有助於他走出一條新路來。但他也難免受到其他鷹派閣員的牽制,更別提美國的各種掣肘。

但我總認為,計利應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未來的國際競爭,不僅僅是國與國之間的競爭,更是地區與地區之間的競爭。歐洲有歐盟,北美有美加墨,東亞呢?東盟畢竟體量太小,中日韓完全可以攜手合作,首先加快中日韓自貿區談判。

從未來看,中國的發展,亞洲的崛起,首先是中華文化圈的整合。作為該文化圈中的重要國家,中日應該成為朋友,最好也成為朋友,中韓、日韓都是如此。這是一個艱難的任務,但高超的大國外交,就是將強敵化為朋友!

實現這一點,對中日韓整體國家利益,應該是超越100個諾貝爾和平獎。

畢竟,今年的非常時期,再一次證明,東亞就是東亞,文化背景、應對水平和能力就是不一樣;而且,遠親不如近鄰,相互幫助很重要。

老道如菅義偉,應該很清楚這一點,如果總是隨美國起舞,如果頭腦不冷靜,那就會痛失好局。

這就要求正在爭吵的日韓冷靜下來,當然,中方也可多發揮積極作用,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背景下,能否走出新局,也考驗著菅義偉,考驗著東方國家領導人的政治智慧、魄力,還有歷史觀!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