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情阿朵 江湖俠女莫過此

2020-09-17分类:娛樂


來源:vogue
和一開始抱著參加青歌賽想法來到節目的阿朵不同,再次站上舞臺的她變得更願意表達自己了,“我們可以為了愛放下,我們也可以為了愛去戰鬥”,顯然,阿朵已經將自己調成了戰鬥模式。無論是剛開始主動爭取做隊長,還是每次表演結束後不遺餘力的拉票,閱歷積澱的魅力都當下盡顯。 那段團戰後的拉票宣言更被網友稱為教科書級別的拉票模版,也是整期節目中最共情的地方之一,“輸贏對於兩個冠軍團來說,對她們來講是輸贏,但是對我們復活團來說是命運,所以這群姐妹的命運放在你們手中,請你們投票。如果你曾經也在生活當中被拒絕過,被否定過,被淘汰過,但是我想要告訴你,不要氣餒,因為你不是次好的,你們就是最棒的。”

昨天,#阿朵 我晉級是因為這七個女孩# 的話題也在熱搜上掛了整整一天,每個看過《乘風破浪的姐姐》復活賽的人,應該都會感受到隱藏在這句話背後的愛與不捨。 七位姐姐再度歸來,只有孟佳和阿朵進入總決賽,雖然已經是不錯的結果,但對於從小就是軍人的阿朵而言,集體榮譽感是她如影隨形的東西,身為隊長的她被複活,隊員反而離開,這感受其實很複雜。所以知道復活訊息時,她的第一反應是愣住了幾秒,隨後紅著眼眶哽咽著說出了那段心裡話:“我晉級是因為這七個女孩,所有人共同的努力,這個票不是投給我一個人的,這個票是投給我們七個人的,是因為我們七個人,是復活團七個人的努力。”

被複活是七個人的共同努力,但阿朵也是真心值得。復活賽個人solo表演的《緣分一道橋》一開嗓就驚豔全場,堪稱降維打擊。拋開實力不說,她本人俠骨柔腸的魅力也足夠了。
在阿朵身上最先看到的,其實是她一直身先力行的女性互助,初期看《浪姐》時的很多次感動都是阿朵給的,尤其是她和袁詠琳的友情。袁詠琳當隊長因為姐姐們不瞭解她風格沒人選她的時候,是阿朵站出來,幾個大跨步就走向了她。袁詠琳在車裡擔心自己當不好隊長哭的時候,阿朵安慰她“這是你的功課”,用最溫柔的語氣說著最堅定的話。

後來袁詠琳拿到阿朵淘汰手卡,哭到站不起來,也是阿朵平靜的抱著她說,“我很高興你留下來了,如果我們倆中間一定要走一個人的話,那就我走,這些我曾經體會過了,但你一定要去經歷去感受。”甚至在回去的車上,她還在想著袁詠琳一定要把這些年沉澱的力量展現給大家。
有人問過阿朵,如果再回到舞臺,會讓自己狼性強一些嗎?她給了一句依舊溫暖的回答:“我的本領不是用來掠奪的,是用來保護我的同伴。”就像她闡述的對於隊長的理解,“隊長就是一個服務者”,所以在知道沈夢辰別無選擇後,她把《屋頂著火》讓給了她,儘管她已經有和這首歌更契合的改編思路。

節目外的阿朵也依舊秉承著女性互助力量,前段時間她被宋小女的事情感動,特意錄了一個影片為她唱歌,影片中的阿朵有些哽咽,“關於你的故事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我覺得就叫義薄雲天。”她為宋小女唱的那首歌叫《世間沒有一無所有的人》,歌詞極盡美好,寫進人間真善,“你擁有著善良、勇氣和堅強,還有那溫柔和真誠的心。”善良的人最容易看見彼此,但最感動的,還是閱盡千帆過後,她們的人生底色依舊是愛與溫柔。

把阿朵形容為快意恩仇的江湖俠女,並不只是因為她在《緣分一道橋》中充滿武俠風的扮相,她過往二三十年的經歷,仔細看來其實都在譜寫著一曲俠女之歌。 從小就是自己做選擇的主動人生,7歲登臺演出,10歲藝校全校第一,13歲去當兵,20歲決定轉業北漂做歌手,被日本知名音樂人看中籤約,隨後又簽約正大國際與太合麥田。25歲登臺春晚,一首《再見,卡門》迅速拉開事業巔峰期,留給大眾的印象也由此被性感捆綁。之後激流勇退,選擇回到山裡潛心研究音樂,成為苗族鼓舞非遺傳承人,再回來時她已然成為演奏新民族音樂的藝術家。 離開的那些年,阿朵稱她在做的事情就是倒空。倒空她在過去十年中所學的所做的,重新認識自己,也重新認識這個世界。就像她在歌裡面寫到“我的生命裂了縫,陽光才能照進來。”每種經歷都是養分,對阿朵而言,待在山裡的那五年也讓她迅速獲得精神上的充盈,追根溯源的研究新民族音樂,她可以乘風破浪,但彼時的她內心一定是風平浪靜。

如果說當初的離開是身心俱疲,再度迴歸的阿朵則是躊躇滿志而來。2017年11月12日,她發了一條自我重塑的微博:“忠於夢想,忠於自己,忠於所有的愛。我用5年幹了一件事,為了這片生養之地正式彙報一聲:新人阿朵‘死裡復活’。” 這不是她一個人的迴歸,而是一群人的迴歸。新民族音樂不是單純的自嗨,而是一群民間音樂人在為了推廣民族音樂和非遺文化而致力前行,這不僅僅關乎藝術,更是被賦予了很多責任。於是阿朵用兩三年的時間成為一個幕後的創業者,她成立“生養之地”廠牌,簽約一眾民族音樂人,2017年發表《死裡復活》原聲專輯,2018年繼續釋出合輯大碟《未來民族》,再後來她開始出來參加節目,為的也是隻有被看到,才會有更多人去聽她們的音樂。
阿朵被淘汰後,一直等著為她拉票的好友大左沒有等到阿朵為自己拉票,反而等到了阿朵為別人拉票的微博,但無關緊要,幾乎每個喜歡阿朵的朋友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為她助力,大左寫了很長的微博,裡面提到阿朵希望能用自己的經歷鼓勵所有的女性。所以,她來了。“她的業務能力開始被發現被認同,她成長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姐姐。”

對《乘風破浪的姐姐》來說,一場有關女性魅力的夏日狂歡即將落下帷幕;但對於阿朵而言,有關她和新民族音樂的一切還將繼續揚帆起航。“退出,迴歸,新生,重回江湖只是第一步。我想要做一顆新民族音樂的種子,在這片土地生根發芽,沐浴陽光、歷經風雨,終有一天,這裡會成為一片大草原,然後繼續向遠方蔓延。” 有關阿朵和新民族音樂的一切,我們依舊期待。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