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先生的《孔乙己》最後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2018-05-24分类:文化

讀中學時,很多人都有一個疑問,為何對於一個句子,魯迅這樣用就是正確且別有深意,而我們普通人這樣用就是病句了呢?難道就因為魯迅是大作家不成?很多同學都很不服氣。

直到現在,我才終於對這個問題有了一定的理解。

魯迅這樣用沒問題,是因為魯迅本身就是一個對語言文字運用極其嫻熟的大文學家,這樣一個看起來有問題的句子,我們普通人都看得出來,魯迅這樣的語言文字運用專家以及發表這篇文章的專業編輯難道看不出?他們既然敢明知不妥還這樣寫,那肯定就是別有深意的了。

這和我們普通人寫病句不同,普通人寫病句,是因為學識不夠,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寫出的,這就肯定是病句無疑。

回到對《孔乙己》最後一句話的具體分析上來。

原句是:我到現在終於沒有見——大約孔乙己的確死了。

這句話,大約是表示估計、猜測,而的確又表示肯定,乍一看,的確是個病句,因為又不確定又確定,那麼,到底孔乙己是死還是沒死呢?

但我們聯絡前文,就可以看出,這篇文章是以酒館小夥計的視角寫的,用“大約”是因為孔乙己是個可有可無的人,大家對他的死並不關心,所以就算他死了,這一訊息也並不會成為一個新聞,傳到小夥計的耳朵裡。小夥計沒有聽到孔乙己死亡的確切訊息,故而用“大約”表推測。

而後面那個“的確”其實是小夥計根據孔乙己已經好幾年沒出現,以及孔乙己以往的落魄生活情況進行的主觀判斷。在那種社會背景下,孔乙己的死其實是必然的。

把“大約”和“的確”連用,魯迅在這裡表現的是想肯定但又沒有確定的證據證明,不能完全肯定。其實這句話,仔細想來,就算是放在普通人筆下,也不能算是錯誤,更何況是出自魯迅之手呢?

标签:#資訊

往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