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松巖 張晞臨:紅是偶然不紅是必然

2020-09-17分类:新聞



塗松巖稱,劇中他對待男孩和女孩的不同態度是特意設計的。

塗松巖、張晞臨在劇中擇豆子等日常被觀眾稱道。
在剛剛收官的熱播劇《以家人之名》中,李海潮(塗松巖飾)、凌和平(張晞臨飾)兩位單身爸爸,把李尖尖(譚松韻飾)、凌霄(宋威龍飾)、賀子秋(張新成飾)三個孩子撫養成人。李爸和凌爸之間生活化的日常互動成為該劇的一大亮點,演員塗松巖和張晞臨對兩位爸爸的刻畫贏得了觀眾的認可。
他們是如何與劇中的李海潮和凌和平結緣,又是怎樣商量著演繹了這兩位性格迥異的單身爸爸?現實生活中他們分別跟李海潮、凌和平有什麼相似和不同,又是怎樣看待對方的?新京報記者就此專訪了塗松巖、張晞臨。
印象最深的戲是“子秋生日”
對於塗松巖和張晞臨而言,他們印象最深的戲,都跟賀子秋有關。“有幾場父子交心的戲、子秋過生日、打算送子秋去留學、子秋九年後回到家第一次碰面,這些都是讓我印象深刻、需要演員極大投入去完成的戲。”塗松巖透露,“這種大情緒的戲演不了幾條。我記得其中有一條演完之後,休息了半個小時才緩過來繼續拍的。”
塗松巖提到的“子秋過生日”的戲,指的是子秋二姨來給他過生日,叮囑他平時多幹活,要記住自己寄人籬下的身份。李海潮無意中聽到,非常難受,當天他喝醉了,也哭了。這同樣也是張晞臨印象最深的一場戲,他形容為是最吸引他的一場戲。“這場戲的臺詞寫得特別棒,塗松巖也演得特別棒。我看劇本時就尤其喜歡這一段。”
張晞臨表示,凌和平對待三個孩子是一樣的心。這樣的情感不僅在劇中,甚至還延伸到了戲外。前一陣劇集播到李尖尖和凌霄處物件談戀愛了,張晞臨想在社交平臺上發一條內容,祝賀凌霄和尖尖在一起。但他馬上又會想到:“哎呀,要怎麼安慰一下新成(張新成飾賀子秋)呢?我也很期待他早日找到喜歡的媳婦兒。”
擇豆拌嘴細節商量著來
《以家人之名》裡李爸和凌爸有趣又默契的日常鬥嘴是劇集的一大亮點。
塗松巖表示,“生活戲中設計這些細節,分寸感不太好把握。因為生活戲太貼近生活了,稍微掌握不好設計的分寸,就容易被觀眾看出破綻,覺得你演得假。所以在李海潮身上,我更多的是在極其微小的細節上進行豐富:比如歲數大了,微信打字會慢很多;戴老花鏡看字時,表現出一些距離感;還包括貼膏藥的位置等。”
至於李爸和凌爸日常聊天鬥嘴的戲,很多都是塗松巖、張晞臨在現場跟導演一起商量設計出來的。張晞臨透露:“我跟李海潮很多對手戲的細節都是現場碰撞出來的,比如擇豆、縫衣服、揉肩、貼膏藥,包括相互的拌嘴等。劇本上沒有這麼細,但劇嘛,就是要靠細節堆積起來,才能展現給觀眾說,這家人已經在一起生活很多年了,才能體現兩人這種相濡以沫和生活中的默契。”
劇中,李爸和凌爸一個主內一個主外,兩人日常互動你來我往默契十足,有觀眾開玩笑說真像一對老夫老妻。張晞臨聽到這樣的評論後哈哈大笑:“就讓大家腦洞全開,挺好玩的!我們拍的時候完全沒這種感受,觀眾能喜歡凌爸李爸兩個角色,就特別開心了。”事實上,這是塗松巖和張晞臨的第一次合作。塗松巖說,跟張晞臨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並稱贊對方是“敏感度非常高的演員”。張晞臨透露,他和塗松巖以前彼此互相知道但不熟悉,透過這次合作,兩人成了生活中的好朋友,會約著見面吃飯聊天那種。
對任何角色莫有非分之想
塗松巖和張晞臨都是科班出身、入行多年的實力派中年演員。過往參演的作品裡,他們較少擔綱主角,觀眾往往能記住他們塑造的角色,卻不一定能叫出他們的名字。
塗松巖覺得,作為職業演員來說,演員的紅與不紅更等同於角色的紅與不紅,跟演員個人的關係不是那麼的大。“我希望大家關注片子中不同的角色形象和人物命運。思考如何從原生家庭的陰影中走出來、從原生家庭的溫暖中獲得力量。”張晞臨則是在很早入行時就清楚知道,幹演員這個行業,出名是偶然,不出名是必然的。“但要問自己,為什麼要幹這行?是喜歡還是為了什麼?”
張晞臨目前正在橫店拍古裝戲《浣溪沙》,這是他第一次演古裝戲。“每天讓化妝師在腦袋上塗滿酒精,穿的衣服質地很厚,橫店又熱,層層穿衣服的時候就感覺全身溼透了。但每天拍完戲再回想,我覺得一招一式都是全新的表演體驗,特別開心過癮,就把白天受的罪全忘了。比起職業帶給我們的樂趣,其他都不算什麼。”對於戲份多少,他也並不太在意。“哪個角色在他的這條人物線上,都是主角。你心裡不能對任何角色存在非分之想,不能說自己演的角色在整個戲的結構裡不是很重要,就不去認真演。”
同題問答
Q:如果讓你自己選的話,你會更想演李海潮還是凌和平?
塗松巖:我想都演。不僅想演他們倆,我還想演劇中別的爸爸,包括齊明月的爸爸、唐燦的爸爸。每個原生家庭都有不同的問題,其實都可以深挖的。這些原生家庭的問題對孩子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甚至影響孩子的一生。所以我很想把這幾個爸爸都演一遍。讓觀眾更深入地參與、討論和關注原生家庭對於孩子的影響。
張晞臨:劇組一開始就找我演凌和平,但我也喜歡李海潮這個角色。後來聽說塗老師好像時間有點問題,可能來不了。我問我能不能演(李海潮),劇組也考慮過,但製片人說不行,因為現在的五個人都是他們心目中的第一人選,實在太想讓我演凌和平了。到最後我還是演的凌和平,都是緣分,沒有什麼遺憾與不遺憾的。大家喜歡這個戲和戲裡的角色,現在就是最好的安排。
Q:如果有機會對劇中家裡的另一個爸爸說句話,最想對他說什麼?
塗松巖對凌爸:注意身體,抽時間多陪陪孩子。
張晞臨對李爸:再學點新菜,十年二十年老是那麼做,增加一些新的口味嘛。(笑著問記者)要求還挺高是吧?估計李海潮會說:“你跟別人搭夥去吧,我不伺候了,還想吃新菜呢!”
採寫/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