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如何結局?疫苗接種可一勞永逸?35年研究再傳壞訊息

2020-09-17分类:科學

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已經蔓延到全世界每一個角落,迄今已經造成近3000萬人感染和近100萬人死亡,卻沒有“偃旗息鼓”的跡象。

科學界已經達成共識,新冠病毒不會像SARS那樣自行“神秘消失”。

鑑於新冠病毒的高傳播力,經呼吸道直接和間接傳播途徑不可能完全被阻斷,尤其是大量存在的無症狀感染者和難以識別的輕症患者造成的隱形感染決定僅依賴於一般性公共衛生措施難以控制疫情。

因此,旨在減少易感人群的有效疫苗接種成為了控制大流行,讓世界迴歸正常生活秩序的唯一指望。

好訊息是,目前為止進入臨床三期試驗的幾種候選疫苗都表現出相當高的安全性和免疫保護的有效性,並在年底之前極有可能大規模用於一般人群的普遍性接種。

這樣看來,新冠疫情大流行結束的曙光似乎已經顯露在不遠處。

但是,現在的試驗結果僅能顯示疫苗短期的有效性,能不僅依靠1次或者少數幾次接種就可以形成長期保護,在人群中建立起高水平的群體免疫,都不明確。

由於新冠病毒是一種全新冠狀病毒,人們對它缺乏認識。

疫情爆發以來採取的很多防疫措施都是基於對其他幾種人類冠狀病毒的認識。

這些病毒包括2012年發生於中東地區的MERS病毒,2002年發生於我國廣東省的SARS病毒,由於這兩種病毒都是新出現的,都被稱為“新型冠狀病毒”;

與之相對應的是4種早已存在僅引起普通感冒的人類傳統冠狀病毒:HCoV-NL63,HCoV-229E,HCoV-OC43和HCoV-HKU1。

由於MERS病毒和SARS病毒疫情都呈現“曇花一現”,我們從它們那裡學到的東西相對有限。

儘管如此,也有研究發現,這兩種病毒自然感染獲得的免疫保護性抗體活性會隨著時間而降低,1、2年後免疫保護性基本上消失。

更多有關冠狀病毒的認識還是來自4種傳統冠狀病毒。

由於這4種冠狀病毒在遺傳和生物學特徵上均不相同,它們分屬於兩個不同的生物分類屬,並且使用宿主細胞不同的受體分子侵襲感染人類。

基於生物學上的這些巨大差異,我們可以假定這4種冠狀病毒所具有的共同特徵可以被視為所有人類冠狀病毒的共同特徵,也可以用於新冠病毒。

基於這種假設,研究這4種冠狀病毒的流行病學特徵,以及免疫保護期限,很有可能預示新冠病毒的相應特徵。

先前,已經有系列研究顯示,人類對這4種傳統冠狀病毒不能建立起長期的免疫反應性,感染後的免疫保護僅能維持一段時間,期限介於3個月到34個月之間。

因此,它們引發的普通感冒會反覆發生,並且呈現明顯的季節性流行,主要集中在冬季的11到2月份。

現在,最新發表在自然·醫學雜誌上一項長達35年的追蹤研究再次證實人類對冠狀病毒不能形成長期保護性免疫反應。

這項研究來自荷蘭,樣本來自1980年代10名健康男性調查艾滋病感染的研究專案,35年間共收集到513個血清樣本。

研究者測量了這些血清樣本中4種傳統冠狀病毒核衣殼蛋白特異性抗體的滴度(濃度)動態變化。

抗體滴度的增加被視為發生了新感染。

35年間共檢測到107人次再感染事件,具體到每一位參與者共發生少則3次,多則17次的冠狀病毒感染;兩次感染之間的間隔時間短則6個月,長則105個月。

儘管時間間隔短於1年的再次感染較少,但是間隔12個月再感染明顯常見。

流行病學上,6月、7月、8月和9月的感染率最低,11月到2月份的感染率最高,與此前研究的結果相符。

下圖顯示了一個典型病例4種冠狀病毒抗體動態變化的情況,抗體滴度的反覆增加標誌著一次次的反覆感染。

總之,這項長達35年的研究充分顯示了冠狀病毒呼吸道感染呈現季節性的免疫學基礎。

如上所述,鑑於新冠病毒自然感染或者疫苗接種產生的長期免疫保護性需要很多年的觀察才能明確。

如果假定現有幾種冠狀病毒的免疫反應同樣適用於新冠病毒,那麼強烈提示人類同樣不能針對新冠病毒建立長期免疫保護。

這意味,大流行後新冠疫情勢必演變成地方性流行,大概率呈現冬季季節性流行。

這也就意味著,即使疫苗有效,也不可能透過1次或少數幾次接種而“一勞永逸”,疫苗接種大概率需要像流感疫苗一樣每年接種1、2次。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