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算得上是梁山英雄嗎?“出賣兄弟”或許另有說法

2020-09-18分类:歷史

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將聚義,兩敗童貫,三敗高俅,取得了輝煌的戰績。梁山是在勝利的情況下接受招安,或者說是投降的。後來征剿方臘,雖然取得了勝利但好漢們死傷慘重。所以,這正應著了一位好漢的姓名——勝了也是白勝。

白勝綽號白日鼠,這也應著了梁山好漢們的命運,戰戰兢兢,擔驚受怕,命若累卵。白勝名字和綽號就是梁山結局的預言。

白勝本是一個閒漢,起先曾經投奔過晁蓋,未被收留,可見他的本事有限,名聲也不是太好。只因為他家住在黃泥岡東十里路的安樂村,被晁蓋等人拉下了水。

有人說他不是梁山好漢的第一個理由是,晁蓋此前曾夢見北斗七星墜在屋脊上,而當時聚義的人數剛好七人,因此正應了“七星聚義”,這七人裡面就沒有白勝,沒有一起歃血盟誓。而晁蓋的夢境中還有斗柄上一顆小星,化道白光去了。吳用說這個白光應該就是指這個白勝。由此看來,白勝最多也就是梁山的外圍人員。

但是,在智取生辰綱中,白勝的表現卻十分的出色,他在賣酒過程中,沉著、機智,特別是與吳用配合,利用舀酒、丟瓢等動作,悄無聲息地把迷藥混進了另一桶酒裡的情節,十分自然,表演得天衣無縫,把警惕性非常高的楊志也騙過了。

說他不是梁山好漢的第二個理由是,白勝曾有曾有屈打成招、“出賣”劫生辰綱兄弟的行為,是兄弟們的“叛徒”。

其實,這是對白勝的誤解。他開始時在嚴刑拷打之下,誓死不招,就曾經體現出一種英雄氣概。這對一個在社會上游遊蕩蕩的人來說,已是難能可貴了。

審訊時候,府尹喝道:“告的正主招了贓物,捕人已知是鄆城縣東溪村晁保正了,你這廝如何賴得過!”也就是說,是先有了晁蓋他們的線索,才順藤摸瓜挖出了白勝。從某種意義上說,還是晁蓋他們害了白勝。

只是後來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白勝招與不招已經無關緊要。再說了,白勝招供的訊息是公人傳出來的。他們只需要把掌握的情況寫成公文,拉過白勝的手指,強行讓他“畫押”就是了。所謂白勝出賣兄弟,也許就是府尹演的一齣戲,藉此瓦解分化“七星”同盟。

再退一步說,白勝被抓後,官府是連他老婆也一起抓的。英雄好漢講究“一人做事一人當”,白勝的妻子是無辜的,何故要受牽連呢?白勝即使招供了,也無可厚非。

當然,這些也是後人的猜測。但不管怎樣,在智取生辰綱中,白勝的功勞無疑是最大的,他單槍匹馬,獨當一面,其餘七人扮作賣棗子的客商,無非就是假裝喝喝酒,是一起吃的大鍋飯。

後來在上梁山以後,白勝參加了梁山的各次大小軍事行動,功勞也不小。江州劫法場後,白勝是“白龍廟英雄小聚義”的好漢之一。攻打無為軍時,白勝先入城策應,戰功顯著。後來三打祝家莊、打高唐州、打曾頭市、打東平府東昌府等,白勝都作為梁山將領的一員,全力作戰,立功不小。

梁山大聚義時,白勝排名第106位,星號地耗星,職務為“走報機密步軍頭領”。這個倒數第三的排名,對他來說是有點委屈的。

梁山名義上是農民起義。當時,農民的賦稅和勞役加重,官僚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百姓苦不堪言。人民在這種環境下無法生存,不得不起來反抗。但宋江他們並不為百姓著想,而是一心等招安,想成為新的統治者。從某種意義上說,梁山上能真正站在勞苦百姓一面的,白勝是最典型的英雄。

再返回到智取生辰綱的故事。當時,楊志押送著生辰綱,與扮作販棗客商的晁蓋七人,正坐在黃泥岡上休息。“沒半碗飯時,只見遠遠地一個漢子挑著一副擔桶,唱上崗子來,唱道:‘赤日炎炎似火燒,野田禾稻半枯焦。農夫心內如湯煮,公子王孫把扇搖’。”

這歌的一、二兩句,是從天空寫到地上。天上烈日當頭,驕陽如火;地上稻禾枯焦,土地乾裂。三、四兩句從農夫百姓寫到公子王孫,寫出了這兩個對立階級的完全不同的心理和形態,預示著北宋王朝階級矛盾正在日益激化。官逼民反,這是英雄好漢們終於聚義梁山,“替天行道”的根本原因。

是的,這歌的作者是《水滸傳》作者施耐庵,但作者把這歌詞透過白勝唱出來,那是作者把白勝當做梁山英雄的典型代表了。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