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魚說球:毀掉快船的,真的只是戰術漏洞?

2020-09-17分类:體育

快船輸掉搶七,提前止步第二輪,無疑是今年季後賽最大的意外。

要知道,開賽之前的奪冠賠率榜上,他們明明高居第一。

勝敗乃兵家常事,輸球本身也不算什麼,讓很多媒體和球迷無法接受的,是他們一潰千里的輸球方式。

整個第四節,“卡椒組合”加起來11投0中。整個下半場,快船總共只得到33分,命中率只有26.3%。

而且還不只是搶七這一場,連續輸掉的後三場比賽,快船下半場場均命中率都只有30.2%,而對手掘金卻高達57%。每到進入第三、第四節,快船都要足足輸掉21分左右。

一到下半場,這支球隊就變得好像不會打球,球員們好像被抽去了魂魄,在場上有如一盤散沙。

很多專家在分析快船的戰術失誤,比如為何痴迷於對約基奇的包夾,為何執拗於給哈雷爾和路威安排如此多的出場時間,為何讓穆雷在沙默特等人身上找回超級得分手狀態等等。

他們的分析都很有道理,快船確實存在相當嚴重的戰術失誤,他們終究沒能解決約基奇和穆雷的對位問題。但我並不認為,他們比裡弗斯、泰倫-盧、卡塞爾等NBA級別教練更懂技戰術。

因為,任何戰術分析也解釋不了這樣一個事實——快船原本有很多次機會提前終結這輪系列賽。

如果真是對位漏洞無法填補,真是技不如人,他們為何能輕鬆取得3-1領先優勢,又為何能在G5領先過15分,G6領先過19分,G7領先過12分?

真正毀掉快船的,絕不只是明面上的戰術漏洞。

被淘汰後,快船上上下下沒有一個人在討論戰術失當。相反,幾乎所有人在接受採訪時都提到了同樣一個詞——“化學反應”。

“化學反應”這個詞,路威說了5遍,泡椒說了2遍,小卡也說了1遍。

“化學反應”有兩層意思。第一層意思,是球隊磨合,彼此的默契程度。快船在這方面的確先天不足,小卡和泡椒整個賽季只同時出戰過37場球,哈雷爾、貝弗利、路威等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複賽之後也缺陣了很多場次,全隊沒有足夠長的時間和機會來培養默契。

第二層意思,則是球員之間的相互信任,彼此尊重,願意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傾其所有。在英語的表達裡,所有人要 on the same page (達成共識,保持同一立場)。

“球隊磨合”這第一層意思,所有人都肉眼可見。“互信互愛”這第二層意思,局外人就很難感知。快船大潰敗的真正癥結,恐怕就出在“化學反應”的第二層意思裡。

後三場比賽的下半場,快船球員給我的感覺更像是,他們自己放棄了比賽——不是說他們不想贏,而是說,他們明顯表現得不如對方想贏。

在這樣的一支快船隊裡,匪夷所思的詭異細節實在太多了。

輸球之後,回更衣室的路上,哈雷爾吹著口哨、若無其事,小卡和泡椒低頭不語,與其他人毫無交流。

搶七第四節,有球員主動要求被換下場,稱身體適應不了比賽強度,需要喘口氣。

路威在場上的傳球,多數時間永遠是給哈雷爾,而不是球隊的王牌卡椒組合。

沙默特在搶七戰中崴腳,下一個回合小卡持球,原本應該主動請求暫停,讓沙默特可以下場治療,小卡卻繼續進攻,甚至把球傳回給沙默特,讓其拖著傷腳投進三分——固然可以解釋為小卡沒注意到沙默特受傷,但畢竟證明了隊員們在場上缺少溝通。

賽後其他人都承認本賽季未達期望,但泡椒卻不認為這是個失敗賽季,他說:“這只是我和小卡合作的第一個賽季,我感覺很棒。”——他想要傳達的資訊顯然沒有跟其他球員對齊。

所有人都認為三次“3-1領先遭逆轉”的裡弗斯必下課無疑,沃神卻爆出裡弗斯大概率繼續留任一年的猛料,原因是小卡依然力挺老裡。

如果你把各種蛛絲馬跡拼湊在一起,你不難發現,快船隊記憶體在各自以“卡椒”和“哼哈二將(路威+哈雷爾)”為代表的兩種陣營。兩大陣營之間潛流暗湧,有時甚至劍拔弩張。

對陣掘金的第二場比賽,泡椒和哈雷爾甚至公開發生爭吵。泡椒傳球給哈雷爾被斷,哈雷爾認為泡椒傳球過於冒失,泡椒則認為哈雷爾反應過於遲緩。面對泡椒的指責,哈雷爾的迴應是:“你永遠都是對的,誰也不能說你半點不對!(You’re always right, nobody can tell you nothing!)”

從哈雷爾的話語裡,你不難想象他內心的憤懣和壓抑。表面上看,他不滿的是泡椒的“甩鍋”行為,實質上,他是在向“卡椒組合”所擁有的特權開炮。

哈雷爾潛意識裡或許隱藏著這樣一個問題:都是同一支球隊的球員,憑什麼你們就永遠正確,憑什麼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有哈雷爾這種感受和想法的球員,或許在快船隊內遠不是少數。

這不是哈雷爾第一次把球隊裡的不和諧公之於眾。早在今年1月4日,快船主場輸給灰熊26分,任由對手創下140分的賽季得分新高,哈雷爾就在更衣室裡明確表示,球隊裡有人沒盡全力,總以為隨便打打就能贏下比賽。

他還說:“我們根本不是一支偉大的球隊,我們只是今年才拼湊到一起。我們有兩個上賽季不在這兒的新球員,有一個跟著另外一支球隊拿了總冠軍的球員。”

注意他的措辭,提到小卡時,他沒有說“有一個帶領另一支球隊奪取總冠軍的球員”,而是說“有一個跟著另外一支球隊拿了總冠軍的球員”。

可以想見,小卡並沒有真正征服他的快船隊友。他打打停停的“負荷管理”,獨來獨往的神秘作風,與球隊管理層分庭抗禮的特權待遇,無時無刻不在向他的隊友們暗示,他是與眾不同的,眾生之間並不平等。

“超級巨星享有特權”這件事,在NBA是最司空見慣的事,但凡事都有邊界,太過火就容易站到其他隊友的對立面。聰明的超巨懂得適當放低身段,最大限度去消弭隊友的心理隔閡。比如老詹,每一堂訓練課都跟其他人一樣全力衝刺,閒暇時間經常帶隊友們吃大餐、打高爾夫,把自己的總統套房開放給所有隊友進來搞“轟趴”。很多時候,他就像是隊友們的一個老大哥,大家尊重、認可他因為江湖地位而享有的某些特權,但在很多涉及球員本職工作的原則問題上,他跟所有其他人儘量保持著平等。

比如,即便年屆35歲,老詹依然拒絕“負荷管理”。注意他的說法:“我的責任是為了隊友們而戰。(My obligation is to play for my teammates and if I’m healthy, then I’m going to play.)”——你可以說他永遠都在追求“zz正確”,但這樣的表態,顯然更能讓他的隊友們感到被尊重。

在快船“哼哈二將”所代表的“舊將陣營”裡,他們的共同價值觀是每場比賽都要全力以赴,把每一場比賽都當成職業生涯最後一場球去拼搏,這是他們能在上賽季打出48勝34負,季後賽首輪2次擊敗超級勇士的動力源泉。他們是底層,是下狗,需要在聯盟中證明自己,他們唯有拼盡一切,抓住每一個可能的機會。

然而在以“卡椒組合”為代表的“空降兵陣營”裡,他們的目標更為高遠,相信為了奪取最終的總冠軍,在常規賽可以有所取捨,可以適度地韜光養晦。這種認知體現在場上,當然是拼天賦打球,能贏固然好,輸了天也不會塌下來。來日方長,且徐圖之。

兩大陣營之間未必有什麼私人恩怨,更多像是“道不同不相與謀”。每一個NBA球員其實都站在籃球運動的金字塔尖,都是從千軍萬馬中擠過獨木橋的倖存者,人人都有強烈的自尊心,誰甘心自己只被當做是超級巨星身邊的“工具人”呢?

常規賽82場我們苦苦支撐,季後賽你們重拳出擊,然後所有光環都載入到你們頭上,我們繼續為可望而不可即的大合同輾轉流浪?

今年是哈雷爾、帕特森、傑邁克爾-格林等人的合同年,路威也需要掙到一份養老合同,雷吉不會滿足於擔任球隊的第三、四號控衛,祖巴茨、沙默特這些年輕人還渴望能提升身價,如果需要他們每個人都為奪冠做出巨大犧牲,一定要擁有足夠有說服力的理由。或者是一個所有人心服口服的球隊領袖,或者是一種“all for one, one for all(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球隊文化。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作為一支球隊,快船並沒能真正做到 on the same page 。小卡和泡椒可能下意識認為,球隊裡的所有人都把奪冠當做唯一目標,但有些球員想要的,可能是更多的尊重和認可,可能是自我價值的實現。這兩種追求沒有絕對的對錯,但如果不能得到適當的調和,雙方之間的裂痕只會越來越大。

解鈴還須繫鈴人,最適合來調和這種矛盾的,本該是作為球隊老大的小卡自己。偏偏小卡天生沉默寡言、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跟馬刺這種球隊都能出現溝通障礙,指望他能與隊友們打成一片,未免太不切實際。

今年年初哈雷爾的“炮轟”事件發生後,裡弗斯的反應是緊急召開球隊內部會議,當眾把哈雷爾怒噴了好幾遍,指責他不該把球隊內部問題捅給媒體。在“超巨”和“平民”之間,裡弗斯毫無懸念地選擇了前者。

所以,哈雷爾此後因家人去世離開園區長達30天,路威莫名其妙地愛上了“吃雞翅”,以及球隊在最後三場比賽下半場的連續崩盤,或許都不是什麼偶然。

作為主教練,裡弗斯最大的失敗其實並不是執教部署和臨場應變,而是他傾盡全力,也沒能真正把兩大陣營捏合成一支球隊。對以“雞湯大師”聞名的他來說,這實在是一個最大的諷刺。

對小卡來說,成也“負荷管理”,敗也“負荷管理”。同一個奪冠配方,未必能適用於所有球隊。對陣掘金的這輪系列賽,小卡更像是被斬斷了雙翼,只能一個人戰鬥。近十年最差的小卡,打得比之前每一年都更累。

“負荷管理”就像在玩火,既能火燒連營,也能反噬自己。再多的精打細算,最終還是敗給了同床異夢。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