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藏玄機!菅義偉新內閣中的五類人和最大黑馬

2020-09-17分类:國際

文 | 徐靜波

當了整整7年零8個月首相,創下了日本憲政史上近150年來任期最長的記錄,安倍首相的最後一個夜晚,沒有盛大的歡送宴會,他和3位內閣官房副長官、1位首相助理聚在首相公邸,喝了一壺散夥酒。

明天,不再是安倍的時代!

其實也就是今天——2020年9月16日,日本開啟了“菅義偉時代”。

上午,安倍內閣宣佈總辭職。下午,國會召集臨時大會,選舉菅義偉為日本第99代內閣總理大臣。然後,菅義偉根據憲法,開始組建內閣。

內閣成員名單在今天下午由新任內閣官房長官在首相官邸舉行記者會發表。

菅義偉在組建內閣之前說,要選拔一些有能力、肯幹活、願意一起參與改革事業的志同道合者加入到新內閣中。他把自己的新內閣,命名為“為國民而辛勤工作的內閣”。

我們來看看,菅義偉到底選了哪些同仁,作為新內閣大臣呢?

新內閣大臣基本上可以分成這麼幾類:

第一類

報恩物件

這裡面至少有2位屬於此類。

第一位是菅義偉在27歲時,從一名機電公司的配線工,一夜成為國會議員秘書的恩人,也是他的政治引路人小此木彥三郎(原通產大臣)的兒子小此木八郎,此次安排擔任國家公安委員長。

第二位,是菅義偉成為國會議員之後的政治導師梶山靜六(原自民黨幹事長、內閣官房長官)的兒子梶山弘志,此次安排繼續留任經濟產業大臣

第二類

網紅幹部

這裡至少有3位屬於此類。

第一位,河野太郎。河野太郎出生於政治世家,父親河野洋平擔任過自民黨總裁和眾議院議長。他還是一個大孝子,父親患嚴重肝病,必須換肝。他二話沒說,叫醫生切了一隻肝給了父親,父親今年83歲,健在!此前,他是安倍內閣的防衛大臣,今天轉而出任行政改革大臣。河野的走紅,是因為他學了特朗普,啥都發推特,在網民中知名度很高。

第二位,是39歲的年輕幹部小泉進次郎。小泉的妻子是日法混血兒新聞主播瀧川雅美,重要的是小泉的父親是原首相小泉純一郎,安倍的政治兄長。小泉進次郎跟他父親一樣,出牌不按套路,狼性十足,屬於遲早要搶奪首相寶座的人,擁有一大批師奶級粉絲,和同齡的熱血青年。這次繼續保留公職——環境大臣,沒有特別的提拔重用。

第三位,是天天在電視上露臉的新冠病毒疫情擔當大臣西村康稔,他說話細聲細語,這次繼續擔任“經濟再生大臣”,負責防疫工作。

第三類

“安倍家族”

“安倍家族”是日本政壇的一種說法,指的是安倍的親信群體,這次至少有3位入閣。

第一位,是安倍首相的親弟弟岸信夫(過繼給舅舅當兒子,故姓“岸”),這次是他第一次入閣,一上來就委以重任——防衛大臣。

第二位,是新任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安倍組建第二次內閣時,就安排加藤擔任了負責政治與外交事務的內閣官房副長官,安倍走到哪裡,加藤就跟到哪裡。在安倍執政期間,他還擔任過少子化問題擔當大臣、厚生勞動大臣。

第三位,是萩生田光一,是日本政界公認的安倍最忠實的弟兄,安倍說煤球是白的,萩生田絕對不敢說是黑的。曾經擔任安倍助理(自民黨總裁助理),連續幾年替安倍到靖國神社送香火錢。加藤勝信離開首相官邸後,萩生田接任內閣官房副長官,陪伴安倍左右。此次繼續留任文部科學大臣。

除了以上三位之外,經濟再生大臣西村康稔也是“安倍家族”的重要成員,2017年,他接替萩生田出任內閣官房副長官,鞍前馬後服務安倍2年,去年9月升任大臣。

第四類

團結力量

這一次,菅義偉能夠當上新首相,全靠自民黨內幾個主要的派閥的捧場。因此,必須給各個派閥分配幾個大臣名額,平衡黨內各種力量,顯示一種團結之心。

除菅義偉本人之外,20個內閣成員中,有一半,便是這樣的分配名額。譬如,外務大臣茂木敏充是竹下派的。復興大臣平澤勝榮,雖然當過中學生時代的安倍的家庭教師,但是他屬於二階派的。法務大臣上川陽子,屬於岸田派。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屬於石破派。萬國博覽會擔當大臣井上信治,屬於麻生派。農林水產大臣野上浩太郎屬於細田派。

當然其中還包括一名聯合執政的公明黨的代表——國土交通大臣赤羽一嘉。

第五類

政治“祖宗”

屬於祖宗級的,只有1位,那就是副總理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今年79歲。他在2008年時,就擔任過一年的首相。在安倍內閣,他屈就副總理輔助安倍,當賬房先生。

看了以上的介紹,大家一定會有一種“拉幫結派,論功行賞,烏煙瘴氣”的感覺,但仔細一分析,這一內閣的幹部結構,還是比較科學的,既有老同志,也有年輕幹部;既有自己的親信,也有肯出力的同僚。除了個別新提拔的,大部分都已經當過幾個部門的大臣,經驗比較豐富。

譬如,像河野太郎今年57歲,已經擔任過法務副大臣、總務大臣政務官、消費者與食品安全擔當大臣、防災擔當大臣、行政改革大臣、外務大臣、防衛大臣,在自民黨內還當過行政改革推進本部長、代理幹事長。也就是說,國務院三分之一的部長副部長位子都幹過,剩下的,就是首相的活還沒有幹過。

不斷地反覆地在各個專業部委輪崗,是日本執政黨培養領導幹部的一種手段,也是培養複合型人才的方法。

菅義偉網羅這些人才,組建這一屆新內閣,不是為了湊熱鬧,而確實是為了幹實事,不幹實事,日本面臨的三座大山——抗疫疫情、恢復經濟、辦好奧運,就無法扛過去。扛不過去的話,菅義偉內閣也就會成為一屆“短命內閣”,最多撐一年。假如扛過去了,菅義偉首相至少可以幹四年。

那麼,在菅義偉新內閣中,到底有幾匹黑馬呢?

河野是一匹。河野現在的形象是“直性子+炮桶子”。菅義偉當了7年多的內閣大管家,吃足了中央各機關互相扯皮各自推諉的苦頭,因此立志要對中央機關職能進行大改革,讓河野來當行政改革大臣,既有經驗(以前幹過),吃相又難看,足夠嚇唬那些柔弱的官僚。

這次上川陽子是重新出任法務大臣,這位東京大學本科與哈佛大學碩士畢業的才女,在過去幾年,已經當過兩次法務大臣,這次是第三次跨進法務省。日本處決死刑犯,必須要由法務大臣親筆簽下處決令,有的法務大臣不願意沾染陰魂,死活不籤,結果日本目前有100多位死刑犯被判處死刑後,還篤悠悠地呆在監獄裡。上川在2018年,一口氣處決了13名奧姆真理教殺人事件的死刑犯,包括教主麻原彰晃。看來,菅義偉期望她再來一次大掃除。

這一次菅義偉內閣的最大黑馬,無異於安倍的弟弟岸信夫。

岸信夫的家庭背景,跟安倍一樣,有一位當過首相的外公(岸信介),有一位當過首相的小外公(外公的弟弟、佐藤榮作),有一位當過自民黨幹事長和外務大臣的生父安倍晉太郎,還有一位直到今天才退位的首相哥哥。

今年61歲的岸信夫,畢業於慶應大學,曾在住友商事工作。先當選參議院議員,再當選眾議院議員,當過外務副大臣、防衛大臣政務官、眾議院安全保障委員長,這次是第一次當大臣,一當就當了統領25萬自衛隊的防衛大臣。

最令人擔心的,是岸信夫與臺灣的關係。

安倍的母親洋子夫人與臺灣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每年10月,臺灣駐日機構在東京搞雙十節慶祝晚宴,主賓一定是這位老太太。岸信夫不僅是家族的“對臺代表”,更是近年來日本政府與臺灣當局的聯絡官,無論是李登輝訪日,還是蔡英文訪日與安倍隱秘相見,都是岸信夫一手操辦。

為什麼要讓岸信夫來當防衛大臣?這不僅是菅義偉的政治考量,更是安倍的政治遺願。

日本一直期望與臺灣建立某一種形式與某一種程度的安保合作機制,但是苦於找不到合適的推進渠道,岸信夫憑藉“臺北座上賓”的身份,打通日本列島與臺灣島之間的島鏈,強化對中國大陸海空力量進出太平洋的立體監控,實現軍事情報隱秘共享,有可能成為現實。同時,在中美軍事對立加劇,中國統一臺灣的決心越來越堅定的背景下,日本如何配合美國和幫助臺灣?也成了日本政府面臨的一個緊要課題,完成這一課題的任務,顯然也交給了岸信夫。

菅義偉的這一步棋子,走得實在出乎意料,讓人心驚!

菅義偉十分敬崇的政治導師梶山靜六,曾經給菅義偉講過這麼一個故事:

梶山的哥哥在太平洋戰爭中戰死,死訊傳到家裡時,母親居然和村民們一起三呼“萬歲”。梶山以為母親瘋了。但是,後來發現母親躲在自家的倉庫裡嚎啕大哭,他陪著母親一起哭了一整天。後來,梶山成了著名的反戰主義者,尤其堅決反對修改憲法第九條。

今天,真心希望菅義偉首相還記得這一個故事,記得恩師的囑咐。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