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的美國大哥,菅義偉與中俄構建“穩定的關係”將會有多難?

2020-09-17分类:國際

9月16日,菅義偉在當選首相後,第一次提到中國。

“面對日益嚴峻的國際環境,我認為我國應以有效的日美同盟為基礎,發展政策。為了捍衛國家利益,在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同時,與中國和俄羅斯等鄰近國家構建穩定的關係。”

顯然,這段話並非特意為中國而提,但他在強調視美日同盟為政策基軸後,仍不忘平衡與周邊大國的關係。

這種平衡的背後,是身處大國博弈夾縫中的糾結,也是來自前任“外交遺產”的壓力。

14日,當新任自民黨總裁菅義偉從“前任”安倍晉三手中接過祝賀捧花,一臉嚴肅的他沒有顯露出格外的喜悅。 安倍數年來的外交受到日本國內好評,但犀利的日媒也指出,安倍外交看似風生水起,實質性成果卻寥寥可數。相比於前任,性格本就內斂的菅義能否有所突破?

尤其是,如何在唯美國馬首是瞻在情況下,真正建立與中俄“穩定的關係”?

豹 變

安倍8月底表明辭職意向後,首相生涯卻出現了罕見的“逆襲”。根據讀賣新聞社統計,安倍內閣支援率在9月初提升至52%,較一個月前上升了15個百分點,不支援率則從54%下降至38%。這是半年以來,安倍內閣支援率首次超過不支援率。 在戰後日本歷史上,首相在辭職後還能獲得國民這般的回心轉意,極為少見。

寫著“我想念安倍”的茶杯、T恤等紀念商品成為日本許多電商的熱賣…… 人們還看到:中國外交部對安倍為中日關係的貢獻做出積極評價;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林為其撰文,稱讚其幽默、謙遜和冷靜;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安倍“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 在對安倍內閣實際成績持肯定的國民裡,高達75%的聲音認為他“在外交領域提高了日本的存在感”。的確,安倍過去數年在外交場合留下了許多令人深刻的名場面:他可以朝俄總統普京一路小跑,讓俄羅斯面子倍足;他也能臨時起意跑進中國駐日使館國慶招待會的會場,給中日關係製造驚喜;而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安倍撂下電話就飛到紐約屈身“覲見”,哪怕之前一直是對希拉里笑臉相迎;再往後,特朗普喜歡打高爾夫,安倍就全程陪他打,哪怕自己累到摔的四腳朝天…… 對於這一多少有些自降身價的做法,安倍顯得很坦然:“為了國家和民眾,可以捨棄面子,這是我們作為領導人應該有的姿態。” 本著這種政治覺悟,為了日本的國家利益,安倍不惜“君子豹變”。以實幹聞名的菅義偉,應該也會以務實的態度處理日本外交。

多 面

為了日本,安倍的確是努力的。但就中日關係而言,“改善”絕不是一句簡單的外交辭令就能實現的。事實上,在友華的同時,安倍也從未放棄過遏華的努力。 儘管安倍在2018年初冬的訪華之行促成兩國關係在釣魚島爭端發酵後“破冰”,並由此贏得中方的積極評價,但是縱觀安倍對華政策的變遷,既有日方對兩國力量對比變化的被動適應,也有主動平衡中國影響力的嘗試。 以明顯針對中國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為例,當特朗普上臺後把TPP一腳踢開,導致這個區域貿易協定幾近破產時,是安倍領導下的日本填補了美國留下的領導力真空,協調澳大利亞、加拿大和越南等國完成了對TPP的改良,扭轉了這個組織的命運。 在安全問題上,安倍二次當選首相後的首次訪美之行就用一篇以“Japanisback”(日本回來了)為主題的演講,為美日同盟的全面強化奠定了基調。面對駐日美軍基地搬遷的難題和特朗普對盟國的“敲詐”,安倍一面在日本地方政府與美國之間積極斡旋,一面寄出“同情預算”變相用錢捆住美國。 更不必說,由安倍2007年在印度首倡的“印太”概念,已經深刻形塑了美國當下的國家戰略。 說到這,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林特意撰文懷念安倍,也就不難理解了。過去數年,迷之恐華的澳大利亞積極尋求加強與日本、印度加強安全合作,日澳之間不僅完成了派兵進入彼此領土進行軍演的歷史突破,允許彼此間提供彈藥支援的《軍需相互支援協定》也正式生效。

2018年1月,安倍晉三邀請特恩布林參觀陸上自衛隊習志野演習場,並共同乘坐澳制裝甲車。日媒指出,邀請外國首腦視察自衛隊基地非常罕見,而外國領導人視察自衛隊特種部隊訓練更是首次。 對於這些變化,執意對抗中國的美國政客們樂見其成。當安倍宣佈辭職後,國務卿蓬佩奧等美國政界人物在表示惋惜的同時,也高度關注繼任者接下來的表現。 上週末,已經宣佈辭職的安倍專門就日本的反導問題發表談話,意圖為“後安倍時代”的安保政策定下基調。其中,最為引人關注的就是兩點——是否會把擁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納入日本新的安保政策,以及用什麼方案來替代被放棄的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 “對敵基地攻擊能力”,意味著日本實際上擁有“先發制人”的打擊,而這與日本和平憲法確立的“專守防衛”、放棄戰爭權的理念是截然對立的。陸基“宙斯盾”系統作為美國研發的反導系統,在戰略上是為了方便美國更緊密地捆綁日本,因此其替代方案可作為觀察菅義偉安保政策的風向標。 說得直白點,一旦擁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無異於架空和平憲法,也就是安倍心心念念追求的“修憲”目標。 在正式下臺前急於給安保政策定調,反映了以安倍為代表的日本保守派勢力所做的戰略選擇,同時也是對菅義偉的制約。

日本近年來越發頻繁派軍艦赴南海巡航,直觀反映了其在安全問題上的對華立場。

繼 承

其實,“修憲”也好,親美也罷,本質上是為了擺脫日本的“戰後體制”,借亞太格局劇變之際使日本完成“正常國家化”。因此,安倍路線主導下的日本外交,或許能本著實用主義的態度與中國修復關係,卻絕不意味著日本順乎了歷史的正義。最鮮活的例子,就是日韓關係戲劇性的惡化。 作為日本主要貿易伙伴中的特例,韓國的輿論場對安倍辭職幾乎是一邊倒的興奮,就連青瓦臺也把重心放在“將與新當選的首相及新內閣為增進友好合作而共同努力。”歷時已一年有餘的日韓“貿易戰”已在兩國關係的舊疤上再添新瘡,但問題的根源仍在於日本在慰安婦等歷史問題上的蠻橫態度。 過去幾年,安倍內閣屢次質疑慰安婦問題的存在,在觸怒韓國民眾後又意欲借經濟技術優勢用“貿易戰”壓服韓國,意圖強行推進“戰後外交總決算”,徹底解決歷史包袱。用首相官邸訊息人士的話說,韓國是日本為維持大國面子“絕不能讓步的對手”。 但事實表明,靠迴避和遮掩非但不能把歷史同現實切割,更不能與飽受侵略之苦的鄰國達成“歷史和解”。

所以,當特恩布林等西方政客懷念安倍的“謙遜、幽默和冷靜”時,請不要忘記他在面對韓國這樣國力弱於日本的近鄰時,姿態是何等的冷酷與傲慢——何況,安倍的很多立場,都是透過時任官房長官、已經成為首相的菅義偉之口說出。 已經表明將“基本繼承”安倍路線的菅義偉,有極大可能在自己不熟悉的外交上全盤繼承安倍的立場。換句話說,那些連長袖善舞的安倍都無法解決的外交難題——如歷史問題,以及借安倍的外交技巧暫時壓制的外交問題——如領土問題,都必然繼續考驗菅義偉。

菅義偉能否在慰安婦問題上認錯,妥善處理與韓國的經貿衝突?能否繼承安倍的“北方四島”方針,與俄羅斯徹底締結和平條約?

更為重要的是,儘管他對建立“亞洲版北約”一事持否定態度,但仍將以美日同盟為基軸,在美國保守色彩越發明顯的背景下,他又如何在中美間把握平衡,實現“與中國和俄羅斯等鄰近國家構建穩定的關係”呢?

歷史將很快給出答案。

(文中圖片GJ)

撰稿 深海龜

責編 杜雨敖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