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和臣子的騷操作:玩的就是心跳

2020-09-17分类:歷史

  文/刺蝟

  一人得道,仙及雞犬。

  其實這話只說了一半,下半句很殘忍:

  一人落敗,滿門抄斬。

  事實也是,放眼史上,功名赫赫,榮寵加身,最終卻慘遭屠戮者比比皆是。

  那麼,又該如何逃過此劫,躲開帝王臉上笑嘻嘻、心中殺意起的騷操作呢?

  01

  公元前225年,秦國勢如破竹,滅韓亡趙吞魏之後,又盯上了下一個目標。

  “本王要幹掉楚國。將軍覺得多少人夠用?”嬴政問李信。

  李信啪啪拍胸脯:“最多20萬。我去。”

  嬴政掉頭又問老將王翦:“你呢?”

  王翦道:“至少60萬。”

  出動60萬人,吃喝拉撒消耗多大。嬴政拎得清這筆賬,遂命李信率隊伐楚。不料想,幾個照面,便被楚將項燕打得丟盔棄甲,滿地找牙。

  戰報傳回,嬴政鬧心巴拉,只好再請王翦。

  王翦:“臣這把老骨頭,打不動嘍,還是讓年輕人浪去吧。”

  嬴政:“老王,你就別臊我了。我給你道歉行不?”

  王翦:“道歉能值幾個錢?這趟活髒累苦險,真心不好乾,你得多給我點獎賞。”

  一通討價還價,王翦總算答應帶兵伐楚。

  但,在行軍途中,他隔三差五便派人跑一趟,催問嬴政答應給的豪宅良田落沒落實?還一個勁兒念念叨叨:

  “趁現在還能幹動,得想法子給一家老小多掙點家產。等以後老了,想撈也撈不著嘍。”

  部下不解,擔心會把秦王催急眼,發火治罪。王翦卻微微一笑,道破玄機:

  60萬大軍,全集於一手。秦王生性多疑,必會猜忌他擁兵自立。只有表明自己沒野心,除了房子車子票子外別無他求,他才會打消疑慮。

  《史記·白起王翦列傳》:

  

王翦曰:“不然。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國甲士而專委於我,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顧令秦王坐而疑我邪?”

  果然,王翦不辱使命,此後破楚軍,俘楚王,徵百越,封武成侯,且得善終,保得全族無恙。

  老臣:君王如虎,權欲如劍;示之以短,方保平安。

  02

  於東漢“雲臺二十八將”中位居第四的耿弇,也是個絲毫不輸王翦的戰爭達人。

  畢生追隨劉秀,平齊魯,定隗囂,收隴右之地,攻城拔寨三百餘座。

  毫不誇張地說,東漢集團至少一半的市場,都是耿弇拎著腦袋打下來的。在各部門任職的頭頭腦腦們,也多是他的部下。

  混到這般地步,用“功高震主”來形容,絲毫不為過。

  而另一個事實是,貴為九五之尊的老闆,最忌諱的就是“功高震主”。

  當算幸運,耿弇所盡忠的主,既非前世的越王勾踐,鳥盡弓藏;也非後世的太祖朱元璋,功成殺將,而是大胸懷的劉秀:

  “朕終不使耿弇為淮陰也。”

  放心幹吧老耿,朕絕不會讓你變成“韓信第二”。

  這是表態,還是話裡有話?後世不得而知。知道的只是《後漢書·耿弇傳》中的一筆交代:

  

“十三年,增弇戶邑,上大將軍印綬,罷,以列侯奉朝請。”

  這句話,非常耐人尋味:

  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劉秀給耿弇增加食邑,擴大封地。耿弇則主動上繳大將軍印綬,辭天下兵馬大權,僅以列侯身份出席朝會。

  說白了,就是顧問。開會哼哼哈哈,會罷領紀念品走人。

  接下來,敲黑板畫重點:

  時年,耿弇34歲。

  正是身體倍棒、吃嘛嘛香的大好年華,居然就退休養老去了。

  老臣:掐指一算,此中必有么蛾子~

  03

  在上面耿弇一節,提到了太祖朱元璋。不得不說,老朱的確是個狠人。

  人狠話不多,瞅誰誰哆嗦。

  當然也包括湯和。

  湯和,字鼎臣,濠州鍾離(今安徽鳳陽)人。在隨朱元璋渡長江、佔集慶、攻取鎮江的系列戰事中屢立戰功,擢升統軍元帥。

  但說這年,這日,老朱突發興致,招呼上一幫武將出城去打獵。

  走著轉著,驀地,一頭壯碩熊瞎子悶吼躥出,攔了路。

  “哪位兄弟,去替朕把熊辦了?”朱元璋環顧周遭道。

  這可是個充分放飛自我、表現忠心的大好機會,焉能叫人搶了去?一眾武將紛紛擼胳膊挽袖子,爭著搶著要和熊掐架,打它個熊樣。

  唯有湯和沒吵沒嚷,也沒爭沒搶。

  “鼎臣,咋了?”老朱問,“難道你不肯為朕紓難分憂?”

  湯和當即翻身下馬,跪地道:“不是臣不效勞,只是身子骨完蛋了。唉,打了一輩子仗,如今居然見血就暈——”

  話未說完,暈了。臉色遽變,呼吸困難,一副要掛掉的樣子。

  眾人見狀急忙搶救,估計都用上了人工呼吸。

  沒幾日,湯和便以身體糟糕為由,向老朱申請病退,回鄉養老。老朱大悅,即刻解除湯和兵權,並派人在其老家大興土木,修建府第。

  後來,提及打獵之事,心腹問湯和,機會難逢,為啥要裝病裝熊?

  “你們真以為老大是在獵熊?他麼獵人呢。想想看,他年事已高,少主尚幼。等到繼位,武將一個個還搏熊打虎,身強力壯,他能放心嗎?”

  不放心咋整?

  一個字:殺。

  誅三族九族十族,也只上下嘴脣一碰的事兒。我不怕死,可家族幾十口呢,還是躲為上。

  老臣:帝王之心,至硬至狠;權柄之術,至黑至陰。

  04

  西漢蕭何,老奸巨猾,是個挺不地道的主兒。

  他哄騙韓信,被呂后扣押懸鐘室砍了頭,並誅滅三族;為求自保又自汙名節、盤剝百姓那些破事,早已是老掉牙的段子,咱就不嘚啵了。

  不過,他能逃得帝王屠刀得以善終,也算高人一個,儘管不知愁死了多少腦細胞。

  及至中唐,代國公郭子儀也是個老滑頭。

  平定安史之亂後,郭子儀威名遠揚,一不留神也混到了“功高震主”的份兒。

  屢遭構陷,預感殺機將臨,郭子儀不愧為見多識廣的老江湖,演技上線,開始了一系列自保操作:

  第一,府不閉門,誰都可以伸脖往裡瞅一眼。甚至,還有人瞧見他給老婆洗剪吹。

  百姓都能看見,皇帝自然也看得見。

  第二,裝慫示弱。皇上的大紅人、權宦魚朝恩挖了郭老爹的墳,這可是奇恥大辱。郭子儀不但沒吵罵報復,還寬巨集大量放過了他。

  第三,收姬納妾,蒐羅珍玩,狂購良田投資房地產,還經常搞各種大型趴體…

  《舊唐書·郭子儀傳》:

  (郭)良田美器,名園甲館,聲色珍玩,堆積羨溢,不可勝紀。

  日日紙醉金迷,夜夜聲色犬馬。皇上聽得密報,心道:這貨徹底迷失自我,廢了,由此不再盯防、算計他。

  郭子儀遂得善終。

  老臣:伴君如伴虎,腦袋如紙糊。要想保得住,自汙~

  05

  古時朝堂,今之職場。雖少了血雨腥風,但種種伎倆手段,依然存在。

  能保全自身,趨利避害,且得老闆信任,的確是一門學問。

  您覺得呢?身在職場,您又有過哪些不愉快的經歷?歡迎留言,老臣在傾聽。

  您的每一個建議與批評,老臣都看得見,也一直在不斷完善。誠盼能得你支援,與你同行。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