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紹:袁紹用臧洪任東郡的真實意圖及殺臧洪的無奈之舉

2020-09-17分类:歷史

小A點評三國風雲人物:袁紹(二十九)臧洪之死

文:小A斯蒂芬

公元194年,也就是漢獻帝興平元年,發生了一場影響曹操事業發展的重要事件。也就是張邈陳宮等人“叛曹迎呂”的軍事事變。

由於曹操在接管兗州之後,對兗州本土的各方勢力進行了“再平衡”的調整,傷害到了兗州地方勢力的核心利益,而引起了這些地方勢力的不滿,終於以曹操殺邊讓事件為轉折點爆發了這場事變。

這場事變打亂了曹操原本的發展計劃,使得他不得不重新開始,甚至還差一點失去立足之地。

事變的經過大概是這樣:在興平元年的春天,曹操以“為父報仇”的名義起兵東伐徐州。結果在戰事進行期間,張邈陳宮等人在曹操的後院放火,迎接呂布入主兗州。一時間兗州所有郡縣紛紛響應背叛了曹操,最終導致曹操除了荀彧、程昱以及夏侯惇所保住的鄄城、範縣、東阿縣,這三個地方之外,失去了所有兗州的土地。從這一點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出曹操當時在兗州的不得人心。

曹操

在這裡我們需要清楚認識到的是,由於曹操當時的身份是袁紹的附庸,他在形勢非常險峻的時候還曾經想要北上去投奔袁紹。《三國志武帝紀》原文記載是這樣:“於是紹使人說太祖,欲連和。太祖新失兗州,軍食盡,將許之”。雖然在這段記載中是袁紹先提出了“欲連和”的建議,但是這種情況恐怕並不符合實際。因為從正常的邏輯上來看,曹操如果不向袁紹通報,袁紹是不可能知道兗州被呂布佔據這一訊息的。尤其是在古代通訊不夠發達的情況之下。所以這件事應該是曹操在失去兗州之後的第一時間裡,向袁紹這個名義上自己的“主公”提出了派兵援助自己的請求。然後才有了袁紹派人給曹操送信“欲連和”這件事情的發生。

從《三國志武帝紀》中的這段記載來看,袁紹應該是並沒有派兵資助曹操的打算,他甚至希望曹操能夠放棄兗州回到冀州去協助自己。只不過這件事被曹操的謀士程昱所阻止,而沒有發生。

袁紹

那麼,袁紹為什麼不想幫助曹操奪回兗州呢?個人猜測,大概是跟曹操在兗州發展順勢過程中的難以駕馭有關。據《三國志張邈傳》記載,袁紹曾經想讓曹操殺掉張邈,可是卻被曹操所拒絕,還用“孟卓(張邈的字),親友也,是非當容之”的話來搪塞袁紹。這件事肯定是袁紹所不能接受的,也讓袁紹對曹操的不斷壯大表現出了擔心。於是這才做出了希望曹操放棄兗州返回自己身邊的決定。

那麼,這是不是就代表袁紹打算放棄兗州了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由於兗州是當年關東義軍聯盟發起的地方,作為盟主的袁紹實際上一直都預設兗州是屬於自己的地盤。作為袁紹屬下的曹操也只不過是袁紹的代理人。就連董卓都一度認為是“紹得關東”。所以讓袁紹主動放棄兗州的可能性並不大。他只不過是放棄了讓曹操作為自己在兗州的代理人,並不是放棄了兗州。他一定會派遣另外一個人來接管兗州。一般來講這個人需要先在兗州的東郡站住腳,以作為冀州的南部屏障。

臧洪

據《三國志臧洪傳》記載“洪在州二年,群盜奔走。紹嘆其能,徙為東郡太守,治東武陽。”

所以,個人認為,袁紹派遣接替曹操接管兗州的這個人選,很可能就是臧洪。

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當年袁紹表曹操為東郡太守的時候其治所也是在東武陽。

現在一般認為,漢末三國時期的東武陽,就在今天聊城市莘縣十八里鋪西段屯村西北處。那裡的西段屯遺址,被認為就是東武陽的故城遺址。

從地圖我們就可以看出,相較於東郡本來的治所濮陽,東武陽更加靠近北方,對於屏障冀州具有更大的優勢。

個人猜測,袁紹知道兗州發生變故的訊息之後,一方面他做出了不幫助曹操的決定,另一方面則對兗州的東郡進行了增兵,以加強防禦。臧洪應該就是在這個時候來到了兗州的東郡,擔任袁紹新的東郡太守。雖然史書中並沒有明確的這方面的記載,但是曹操在濮陽之戰中先被呂布用反間計打敗,又被呂布擊潰了青州兵,在這種情況下僥倖逃脫的曹操,僅憑自身當時的實力能夠獨自與呂布“相守百餘日”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所以我可以斷定,當時的袁紹已經趁亂派遣臧洪接管了東郡的東武陽,並對呂布與曹操之間在濮陽地區的相持狀態產生過一定的威懾,也是最終讓呂布暫時撤兵放過曹操的的重要原因。

至於《三國志武帝紀》中,曹操“與布相守百餘日。蝗蟲起,百姓大餓,布糧食亦盡,各引去”的記載,個人認為,蝗災應該是有,百姓鬧饑荒也應該是有,只不過曹魏在史書中把這些事情作為呂布撤兵的主要因素卻是欲蓋彌彰的障眼法,是為了掩蓋曹操曾經受惠於袁紹的事實。

呂布

在這裡,有一個非常普遍性的疑問。就是袁紹讓臧洪接管東郡的做法,被許多人認為是非常不穩妥的敗筆。因為在兗州的這場呂布與曹操之間的爭霸戰爭中,呂布的主要支持者就是陳留郡的張氏兄弟—張邈和張超。而臧洪則曾經是張超的屬下,並與張邈保持著非常友好的關係。有著他們之間的這種關係做鋪墊,袁紹把臧洪派到兗州東郡顯然是非常危險的。隨時都有臧洪背叛袁紹,幫助呂布幹掉曹操的可能。

從這一角度來看,袁紹把臧洪安排在東郡太守的位置上的確是非常錯誤的。後來也的確是在這件事情上,給袁紹帶來了非常大的麻煩。

關於這一點,個人觀點認為,恐怕恰恰是袁紹的過人之處。因為從表面上看臧洪與張超張邈之間的這種關係的確會造成對以袁紹至曹操為軸心的利益鏈條的不利境地,但是反過來說這種關係還有可能會對以袁紹至臧洪為軸心的利益鏈條產生有利的因素。他們之間的這種關係其實是一把雙刃劍。只要利用得當是會發生積極的作用。

也就是說在袁紹的計劃當中,他已經放棄了以曹操作為兗州刺史的計劃,而轉變成了以臧洪做為自己在兗州代理人的計劃。這樣做,憑藉著臧洪與張超張邈之間的關係,顯然是要比曹操更能起到效果突出的作用。只不過袁紹沒有想到,曹操最後竟然能夠鹹魚翻身,實現在兗州的大逆轉。至於呂布,只要袁紹想做,隨時都可以將他趕出兗州,甚至是除掉。

那麼,袁紹就真的不怕臧洪會與張超張邈聯合到一起針對自己嗎?

關於這個疑問,個人認為,應該是袁紹在與臧洪接觸的過程中所建立起來的對臧洪的信任。或者說是對臧洪“名士”身份的一個肯定。

袁紹

對於當時的袁紹來說,已經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如何統一北方的戰事當中。他根本,也不想捲入到其他地區的紛爭。就比如兗州的戰事。對袁紹來說最好的狀態,就是冀州南部的東郡能夠在他統一北方之前,始終保持相安無事的狀態。

而臧洪與張超張邈的關係,恰恰可以使得東郡保持在一個暫時和平的狀態。也就是說,以袁紹的判斷,以袁紹對臧洪人品的瞭解,臧洪不會為了袁紹與張超張邈翻臉,但是也絕對不會因為張超張邈的關係而背叛袁紹。後來事態的發展也的確證明了這一點。

當曹操終於在定陶之戰中擊敗呂布,並將其趕出兗州,實現絕地反擊的大逆轉之後,終於發起了統一兗州的最後一戰,也就是雍丘之戰。

據《三國志臧洪傳》記載,在興平二年的八月份“太祖(即曹操)圍張超於雍丘”。

當這一訊息傳到東郡太守臧洪這裡的時候,他心急如焚“徒跣號泣”想要去營救張超。可是他依然沒有在第一時間起兵前往。而是給袁紹寫信請求給自己增兵並允許自己前去營救張超。袁紹自然不會允許臧洪的這種做法,結果前後耽擱許久,終於等到了雍丘城破,張超自殺,張氏家族盡數被曹操族滅的訊息。

張超

從此,臧洪才把張超之死的仇怨算在了袁紹的頭上,誓死“絕不與通”。袁紹迫不得已為了保證自己在冀州的發展,只能發兵圍困東武陽。可是這場仗袁紹打的非常的不順利,史書中叫做“歷年不下”,他始終都沒能拿下東武陽。

臧洪和他的屬下們,困守在孤城中,沒有糧食就挖掘老鼠吃,老鼠吃沒了就吃弓弦筋角。據史書記載,臧洪甚至殺了自己的愛妾給將士們充飢。

臧洪也知道自己將不免一死,就讓將士們出城投降或者各自逃命。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忍心背叛他。最終導致七八千人“相枕而死,莫有離叛”的悲慘結局。

後來城池被攻破,臧洪被抓。袁紹愛惜臧洪的氣節,希望臧洪能夠畏服投降。可是沒想到臧洪坐在地上圓睜怒目破口大罵。袁紹知道臧洪終究不會投降,於是下令殺之。

當時在場的有一個與臧洪同郡並仰慕臧洪的人,叫做陳容的,起身質問袁紹為何誅殺忠義之士,並揚言“寧與臧洪同日而死,不與將軍(袁紹)同日而生”。結果被袁紹一併殺死。這一段就叫做“袁紹一日殺二烈士”的故事。

臧洪的這種做法,其實以現在人的眼光來看是很愚昧。尤其是他向袁紹請示、請兵讓自己去營救張超的這件事,非常的不符合正常的邏輯。比如東晉時期就有一個叫做徐眾的人,曾經寫過一本《三國評》,又叫做《三國志評》的書。其中對臧洪的這一舉動有過一個評價,原文是這樣:“洪本不當就袁請兵,又不當還為怨讎。為洪計者,苟力所不足,可奔他國以求赴救,若謀力未展以待事機,則宜徐更觀釁,效死於超。何必誓守窮城而無變通,身死殄民,功名不立,良可哀也!”

實際上,臧洪的這種做法正是他不願意背叛袁紹的一種氣節上的表現。他既不想對袁紹不辭而別,也要求自己對得起張超。這是當時社會,對一個名士的極端道德標準的要求。臧洪正是做到了這一點,用自己的真實行動捍衛了一個名士的尊嚴。假如不是臧洪要去營救張超,而是張超要去攻打袁紹,臧洪同樣會以自己的身家性命全力以赴的去維護袁紹的利益。這就是臧洪。

而袁紹,則是把這一切看得通透的人。所以他才敢於把臧洪派到東郡,而不害怕他會背叛自己。即便是臧洪真的背叛了自己,袁紹也同樣可以有辦法將他擺平。就像這段歷史所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一樣。

臧洪死後不久,他之前派出去向呂布求救的兩個軍司馬返回了東武陽。他們見城池已經淪陷,臧洪已死,無法接受這一現實,於是就奮力攻城,結果雙雙赴敵而死。

小A斯蒂芬發表於2020年9月17日。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