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之門,格尼洛伊季基奇河河畔,五萬名德軍能否逃出生天?

2020-09-17分类:軍事

著:道格拉斯·納什

譯:小小冰人東

(上圖)1944年2 月17 日—18 日,數千名德軍士兵被俘,其中一些人正被押往申傑羅夫卡郊外的囚禁地。照片中可以看出,除了德國士兵,還有許多烏克蘭輔助人員和德國鐵路員工。他們當中,最終得以生還者寥寥無幾。

格尼洛伊季基奇河(Gniloy Tikich)位於寬廣的第聶伯河(Dnieper River)西面,是烏克蘭境內一條典型的小河。這條河流源自扎什科夫(Zhashkov)北面的沼澤,向東南方蜿蜒穿越近100 千米起伏的烏克蘭農田後,在梅達諾夫卡(Mydanovka)匯入更大的格尼洛伊塔什雷克河(Gniloy Taschlik),後者又與什波爾卡河(Shpolka River)匯合。夏季,它沿河床蜿蜒流淌,深度往往不超過3—4 英尺(約0.91—1.22 米),很多地段可涉水而過。而到冬季,河面上通常覆蓋著厚厚的冰層,完全可以支撐一部卡車的重量。當然,兩岸排列著灌木叢或樹木。

這條小河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兩側陡峭的河岸,烏克蘭冬季常見的深厚積雪在春天解凍融化時,格尼洛伊季基奇河所具的威力便得到了無聲的證明。所有積雪似乎在一瞬間消融,數百萬加侖(1 英制加侖=4.546 升,1 美製加侖=3.785 升)雪水湧入河中,漫過河岸,導致低處洪水氾濫。在這種情況下,除了利用河上屈指可數的幾座橋樑,渡過該河絕無可能。但1944 年冬季唯一不尋常的事情是,春季解凍提早兩個月到來。

一出戰時悲劇沿這條小河的兩岸上演,曾經強大的德國國防軍近5萬名將士在這裡面臨著他們個人的“加略山”(譯註:Calvary,耶穌在這裡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超過6英尺(約1.83米)深、20 碼(約18.29 米)寬的河水,裹挾著數百萬立方英尺積雪融化所賦予的力量急速奔流,事實證明,格尼洛伊季基奇河對剛剛從一個名叫切爾卡瑟(Cherkassy)的鎮子西面的包圍圈突圍而出的“施特默爾曼”叢集的倖存者來說,是最後也是最難以逾越的一道障礙。他們中的許多人在這裡成為水底遊魂,也有很多人渡過該河最終得救。所有經歷這番戰鬥並死裡逃生的人,無論在戰爭剩下的日子內還將遭遇些什麼,這條河流都會在他們的餘生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

(上圖)德軍士兵爬過倒下的樹木搭起的臨時橋樑,渡過格尼洛伊季基奇河

英語國度裡幾乎沒有人知道,切爾卡瑟戰役(也被稱為“科爾孫包圍圈”)仍在蘇聯和德國—這場史詩般鬥爭中的兩個主角—存在爭議。雖然與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庫爾斯克這些龐大的戰役相比,切爾卡瑟包圍圈之戰的規模較小,但它在蘇德戰爭中佔有突出地位。正是在切爾卡瑟,德軍在烏克蘭最後的進攻力量消耗殆盡,為蘇軍1944 年夏季和秋季勝利進軍波蘭、羅馬尼亞、巴爾幹地區創造了條件。這場戰鬥與那些動輒投入上百萬或更多兵力的戰役相比黯然失色,沿格尼洛伊季基奇河兩岸發生的事情也已悄然無息,但對1944 年1 月底被包圍在這裡的6 萬名德軍將士而言,這也許是他們經歷過的最殘酷、最疲憊、對道德要求最苛刻的一場戰鬥。他們當中共有34%的人未能逃脫。

德軍士兵前一年9 月和10 月撤過第聶伯河時,這一切尚未發生,經過數月後撤,並以阻滯行動抗擊自7 月庫爾斯克戰役失利以來緊追不捨的蘇聯紅軍後,他們以為自己終於到達安全處並獲得喘息之機。許多人期待能佔據“託德組織”(這是德國的一個準軍事性質的勞工組織,專事軍事工程修建)的工人們建造的舒適掩體和作戰陣地,還有很多人期盼戰鬥暫停,以便獲得休假或返回德國或歐洲其他國家探親訪友的批准。

幾乎沒人想到,他們先前的經歷不過是即將到來的一個更為嚴峻的時刻的先兆而已。更沒人想到,他們不得不在烏克蘭的冬季跳入一條奔騰的河流逃生。若說他們當中有人聽說過切爾卡瑟、科爾孫(Korsun)或茲維尼戈羅德卡(Zvenigorodka)這些名字,肯定是在德軍入侵蘇聯的早期階段—1941 年8 月和9 月,希特勒的軍隊穿過這些鎮子直撲第聶伯河渡口。當然,到1943 年秋季,部隊中的東線老兵已寥寥無幾,所有人都認為這些城鎮位於安全的後方地域。

(上圖)“施特默爾曼”叢集計程車兵和馬匹渡過冰冷的格尼洛伊季基奇河

在蘇聯人看來,這場戰役標誌著蘇德戰爭的一個轉折點,他們的軍事能力和實力就此超過了他們痛恨的對手。透過這場戰役,紅軍烏克蘭第1、第2方面軍證明自己即使不佔優勢,也能信心十足地與敵人展開一場勢均力敵的機動作戰。切爾卡瑟和6 個月前的庫爾斯克戰役一樣,標誌著這樣一個時刻:德軍精銳裝甲師碰得頭破血流,最終收效甚微。只是這一次希特勒的8 個裝甲師再也無法恢復實力,兩個滿編步兵軍作為有效戰鬥編成幾乎全軍覆沒。

切爾卡瑟戰役不僅對斯大林1941 年7 月和8 月幾近失敗的工農紅軍來說是個進步,就雙方士兵而言,這也是一場激烈的個人戰鬥。從待在灌滿積水的散兵坑內的步兵(他們不得不經受持續數日或數週的戰鬥,很少或幾乎得不到休息)到坦克組員(他們忙著與敵坦克展開數十次一對一的廝殺),從雙方疲憊不堪、超負荷工作的參謀人員(他們忙於對整體態勢做出判斷)到將軍和元帥們(他們彼此間鬥智鬥勇),切爾卡瑟戰役作為一場最激烈、最絕望的戰鬥,以其殘酷性、破壞性和非人性在戰爭中脫穎而出。與同樣激烈的傑米揚斯克戰役、大盧基戰役、勒熱夫戰役、霍爾姆戰役一樣,切爾卡瑟戰役中的德軍士兵寡不敵眾,部署欠佳,他們頑抗具有壓倒性優勢的蘇軍部隊、火炮和坦克,但這次的情況完全不同。

過去的戰役中,寡不敵眾的德軍士兵面對的是對方拙劣的自殺式人海戰術,再配以蹩腳的坦克突擊,但德國人在切爾卡瑟戰役期間遭遇的是紅軍高度機動靈活的力量。普通德國士兵這次將成為蘇軍各兵種實現一定程度的協同的見證人,這一點令人不安。過去他知道,儘管敵眾我寡,但只要自己沉著冷靜,是可以擊敗對手的;現在這似乎已毫無意義,因為無論他如何驍勇善戰,也無論他擊斃多少蘇軍士兵,遲早會被對方打垮。

這一時期的戰爭也見證了德軍東線將士越來越常見的經歷:陷入包圍。隨著德國人喪失進攻勢頭,戰術靈活性越來越受到千里之外的希特勒大本營的制約,紅軍越來越大的數量優勢最終壓垮了德軍的薄弱防禦。蘇軍機械化部隊尋找對手的指揮和後勤部門時,不許後退的命令卻讓德軍部隊滯留在他們的防禦陣地上。

斯大林格勒的災難僅僅是這些包圍戰中最早也最著名的一次,其他的即將接踵而至。保盧斯元帥的第6 集團軍在斯大林格勒的損失和被俘人數超過10 萬,對東線德軍計程車氣和德國的整體戰略形勢造成深遠影響。斯大林格勒戰役也影響到蘇聯最高統帥部,斯大林的元帥們不斷試圖實現另一場規模更大、更具戰略決定性的合圍。他們認為切爾卡瑟戰役應該是這樣一場勝利。

切爾卡瑟戰役沒有成為第聶伯河畔的斯大林格勒,具有多方面的原因,不僅僅是雙方士兵展現出的令人難以置信的英雄主義。從各方面看,紅軍本應在這裡沿狂風掠過的烏克蘭土地重現他們在斯大林格勒取得的勝利,可結果卻沒有。雖然陷入重圍的德軍師損失或遺棄了幾乎所有武器裝備,但大多數部隊成功逃脫,使得這場戰役更像是德國人的“敦刻爾克”,具有一場精神勝利的所有含義。

本文摘自《地獄之門:切爾卡瑟戰役1944.1—1944.2》序言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