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衛隊副總指揮阿圖爾·內貝小傳

2020-09-17分类:歷史

  原創 鍋爐房老王 尼伯龍根工廠 2017-03-06

  Freund HeinMantus - Portrait aus Wut und Trauer

  黨衛軍副總指揮、警察中將阿圖爾·內貝(Arthur Nebe),生於1894年11月13日,卒於1945年3月21日,終年50歲。他是第三帝國警察與安保系統的重要人物,大屠殺的始作俑者之一,同時也是刺殺希特勒事件的主要參與者。

  內貝來自柏林的警察系統,他在1936年時成為了刑事警察(KRIPO)部門的領導,這一部門在1939年時被整合進新成立的帝國保安總局(Reichssicherheitshauptamt,RSHA)之中,成為其第五分局。在入侵蘇聯之前,內貝自願負擔指揮B特別行動組(Einsatzgruppe B)的任務,這一組織活躍在白俄羅斯一帶的中央集團軍群后方,到1941年11月時已經清洗了超過4.5萬人之眾。1941年末,內貝被召回柏林,繼續在帝國保安局中負責領導刑事警察部門。1944年7月,在謀殺希特勒未遂之後,內貝逃跑,後來被逮捕並判處死刑。

  戰後,一些“720事件”的同情者竭力美化內貝的反叛行為,並將他描繪為一位獻身於反納粹事業的專業警官。但是歷史學家對內貝反叛納粹的動機存疑,他們認為內貝其實是一個政治投機者,本質上還是一個“孜孜不倦的”,“熱情高漲的”,“冷酷無情的”,受野心和種族主義思想驅使的屠殺犯。

  一、戰前經歷

  1. 從警經歷

  內貝於1894年生於柏林的一個小學教師家庭。一戰時期他志願從軍,被分配在德皇陸軍第17工兵營服役,在作戰中他被毒氣薰過兩次,但同時也獲得過勳章。1920年,內貝成為了柏林的一名刑事警察,他在1923年升任警督,第二年又升為警監,作為一名專業警官,他還曾發表過關於犯罪學研究的論文。

  內貝是一個保守的國家主義者,德國在30年代“向右轉”的趨勢是他所喜聞樂見的。1931年7月,內貝加入國社黨和黨衛隊,黨證編號574307,黨衛隊證編號280152。入黨之後,他成為了國社黨在柏林刑警系統內的聯絡人,負責和庫爾特·達呂格(Kurt Daluege)領導的一個早期黨衛隊組織進行聯絡。1932年,內貝和其他一些加入國社黨的探員建立了一個“柏林警察系統文職國社黨員協會”,1933年,內貝認識了當時在柏林警察總局任職的漢斯·伯納德·吉斯維烏斯(Hans Bernd Gisevius),二人成為摯友,在戰後,吉斯維烏斯曾撰文,為內貝在納粹時期的所作所為進行辯解。1935年時,在達呂格的推薦下,內貝被任命為普魯士刑事警察總長,不久之後,又在黨衛隊內部獲得相當於警察中將的黨衛隊副總指揮(SS-Gruppenführer)銜級。

  2. 刑事警察總長

  1936年月,先前的普魯士刑事警察總局被升格為全國性的犯罪調查部門,並改名為帝國刑事警察總局(Reichskriminalpolizeiamt,RKPA),該局與蓋世太保(GASTAPO)總部都屬於安保警察系統(SiPo),由萊茵哈德·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全權指揮。內貝擔任刑事警察總長,直接聽命於海德里希。刑事警察的加入使得海德里希的權力大漲,但同時該機構也和黨衛隊保安處(SD)以及蓋世太保在某些領域形成了職權重疊。

  1939年9月27日,希姆萊下令組建帝國保安總局,這一新的組織將全權負責第三帝國的情報、安保、秘密警察以及刑偵任務。帝國保安總局分為幾個分局,其中的第五分局就是內貝負責的刑事警察部門,仍舊被稱為刑事警察總局。刑事警察的行動宗旨是“根除犯罪”,這也是內貝所極力擁護的。在內貝的領導下,刑事警察經常暴力執法,行事方式越來越向蓋世太保靠攏,還會以“保護性監禁”和“搜捕反社會者”的名義濫捕無辜。

  1939年,內貝從斯圖加特借調了一名叫做克里斯蒂安·維爾斯(Christian Wirth)的警監到刑事警察總局,讓他負責管理安樂死組織(即T4計劃),該組織對殘疾人實施了“非自願的安樂死”。同一年,作為刑事警察總長的內貝參與了關於清洗吉普賽人的討論,他認為應當把柏林的吉普賽人同猶太人之類的少數民族一起驅逐到計劃設立在東方的流放地去。1939年10月份,內貝命令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將一部分吉普賽人和猶太人驅逐到波蘭的尼斯科(Nisko)。

  3. 信仰動搖

  內貝參加暗殺希特勒的活動並非是臨時起意,早在羅姆被殺害之後,內貝對國社主義的信仰就產生了動搖,隨著時間推移,他的懷疑越來越深。內貝和他的朋友吉斯維烏斯表示過好幾次想要辭職不幹的意圖,尤其是在黨衛隊與刑事警察合併之後更是想一走了之。吉斯維烏斯勸他留在位置上,理由是反對希特勒的密謀者需要一個置身於司法系統內部的人,來幫助他們掩藏密謀集團的滲透活動,並在將來把希特勒等人帶到全德國乃至全世介面前進行審判。

  1938年,內貝加入了大軍法官卡爾·薩克(Carl Sack)博士領導的秘密組織,來阻擋希姆萊等人陷害陸軍總司令威爾納·馮·弗裡奇男爵(Werner Freiherr von Fritsch)上將的陰謀。內貝提供了有關柏林地區黨衛隊實力、後勤以及可用的藏身處等資訊。這次努力沒有成功,弗裡奇還是被推翻了。

  穿著黨衛隊制服的內貝,內貝的照片數量不多,這是最常見的一張。

  著便裝的內貝。

  辦公室中的內貝。

  內貝(左二)和希姆萊、海因裡希等人一起開會,1939年,慕尼黑。

  右一為內貝,時間地點不明。

  右一為內貝,時間地點不明,這兩張照片中都出現了海德里希。

  二、二戰經歷

  1. B特別行動組

  早在“巴巴羅薩”行動開始之前,一些機動清洗分隊就已經在波蘭境內活動了。這些分隊後來被重組,並劃歸海德里希指揮。內貝自願指揮B特別行動組,這一特別行動組活動於中央集團軍群后方,負責清洗猶太人和其他納粹認為的“垃圾人”——如**黨員、吉普賽人和亞洲人種,同時還包括國防軍佔領區之內的精神病患。特別行動組還會對國防軍轉交過來的戰俘和人質處以極刑。

  2.集體屠殺行動

  從1941年7月5日開始,內貝將B特別行動組集中在明斯克,在那裡安營紮寨,停留兩月之久,同時迅速展開清洗活動。在7月13日的行動情況報告中,內貝稱在明斯克已清洗1050名猶太人,在維爾納(Vilna)的清洗工作仍在繼續,每天大約會處決500名猶太人。在同一份報告中,內貝還寫道“前幾天在格羅德諾(Grodno)和利達(Lida)只清洗了96名猶太人,我已下令抓緊實施行動。”他還稱大規模的處決工作“已經步入正軌”,而且被處決的人數正在穩步上升,同時他也指出,在明斯克,非猶太裔的囚犯也一併遭到了清洗。

  7月23日的報告中,內貝稱“針對猶太人的最終解決方案”在他的管轄範圍內行不通,因為猶太人實在是太多了,以至於他那點人手根本就殺不過來。8月時,因為上級下令將清洗的範圍擴大到猶太裔的婦女兒童,內貝意識到,僅憑特別行動組現有的資源已經難以完成上級的指示了。

  新的屠殺手段

  1941年8月,內貝為到訪明斯克的希姆萊安排了一場集體槍決,結果把希姆萊給看吐了。在回過神之後,希姆萊認為應該換點別的方法來殺,他對海德里希說自己非常關心黨衛隊員的身心健康,並希望內貝可以找到些更加“方便快捷”的方法,好將有限的人力資源從這種噁心的任務中解放出來。一開始內貝打算使用一氧化碳毒殺犯人,這是一種已經被安樂死組織驗證過的方法,但是對於需要機動作戰的特別行動組來說實在是過於笨拙了。

  內貝決定利用蘇聯的精神病患者進行試驗,先在明斯克附近使用炸藥炸死一批,後來又在莫吉廖夫(Mogilev)使用汽車尾氣毒殺一批——使用汽車尾氣的靈感來源於內貝自己的不幸遭遇,有一天晚上內貝在聚會之中喝得伶仃大醉,酒駕回家,到了車庫之後沒來得及熄火就在車裡睡著了,結果差點被汽車排出的有毒尾氣薰死。內貝讓帝國刑事警察總局犯罪技術分析部門的化學家阿伯特·韋德曼(Albert Widmann)攜帶250公斤炸藥以及一些通氣管前往明斯克,在韋德曼到達明斯克的第二天,內貝,韋德曼和一名爆破專家一起在明斯克地區的一處築壘地域進行了試驗,戰後,韋德曼在接受審訊時描述了試驗經過:

  “在一處碉堡中安置了炸藥,以及24名精神病患。內貝下令起爆,但沒能把這些人全都炸死。一些精神病患渾身是血的爬出碉堡,大聲哀嚎。之後又在碉堡裡放置了更多的炸藥,並將沒死的精神病患趕了回去。第二次爆炸後這次試驗才算結束了,碉堡沉寂下來,屍體碎塊飛到了附近的樹上。”

  兩天之後,內貝和韋德曼又進行了另一次試驗,他們將五名精神病人關進一個帶有通風管道的密閉房間。一開始,內貝他們把一輛轎車的尾氣用通氣管通入室內,希望尾氣中的一氧化碳會毒死那些人,但是卻沒有成功。後來又加上一輛卡車,這回在15分鐘之內薰死了所有的試驗物件。由此,內貝和韋德曼總結如下:使用炸藥的方式並不實際,而使用汽車尾氣的方式很有前途,因為機動車輛到處都是,只要需要就可以拿來用。後來曾經在內貝位於柏林住所內找到了記錄用汽車尾氣毒殺犯人的一卷電影膠片。

  內貝住所內找到的電影膠片截圖,可以看到轎車和卡車排氣管處接駁的管道一直通向室內。

  在汽車尾氣試驗成功之後,內貝還想出了一種將卡車後廂改為密閉空間,並向內通入尾氣,以此毒殺犯人的方法。內貝和刑事警察部門的專家研究過這種方案的可行性,之後向海德里希報批並獲得了他的支援。

  莫吉廖夫會議

  德國在戰線後方採取嚴酷手段鎮壓反抗力量,並在同時用“治安作戰”的幌子來偽裝種族清洗之事實,這要求陸軍和後方安保單位之間實施更加緊密的合作。內貝以B特別行動組組長的身份在1941年9月時候去莫吉廖夫參加了一次為期三天的會議,這次會議是中央集團軍群的後方總指揮馬克斯·馮·申肯多夫(Max von Schenckendorff)將軍組織的,這是一次後方單位指揮官之間的經驗交流會。

  與會的指揮官都已經在“實戰”中對安保作戰具備了一定的經驗,除了內貝之外,白俄羅斯地區的黨衛軍與警察總指揮巴赫-熱勒維斯基(關於巴赫的故事請點此),中央警察團的指揮官馬克斯·蒙圖瓦(Max Montua),黨衛軍騎兵旅指揮官赫爾曼·菲格萊因(Hermann Fegelein)以及第一黨衛軍騎兵團團長古斯塔夫·倫巴德(Gustav Lombard)等人都在會上作了報告。內貝的報告主題是黨衛隊保安處在對抗“游擊隊”和“土匪”的戰鬥中應該扮演的角色,還有如何將“解決猶太人問題”和反遊擊作戰結合起來的內容。會議之後,一份16頁的會議總結被下發到後方的國防軍以及安保單位之中,在此之後的三個月裡,針對猶太人和其他平民的暴行出現了爆發式的增長。

  在內貝的命令下,B特別行動組在佔領區實施公開絞刑,以此恐嚇當地平民。1941年10月9日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鑑於迪米多夫(Demidov)一帶可能會有游擊隊活動,此地所有年齡在15-55週歲的男性居民皆被逮捕並集中關押。其中17人被甄別為游擊隊和**黨員,之後其中5人在400餘名當地群眾的圍觀之下被執行絞刑,其餘的12人則予以槍決。到11月14日為止,B特別行動組一共清洗45467人。之後,內貝被調回柏林,繼續履行刑事警察總長一職。

  3.國際刑警總長以及第三戰俘營屠殺事件

  1942年在海德里希遭到暗殺之後,內貝接任了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一職,當時國際刑警組織處於第三帝國的控制下——該組織的總部設在奧地利維也納,在德奧合併之後,該組織被第三帝國接管,併成為蓋世太保下屬機構。1940-1942年間,主席一職由海德里希擔當,海德里希被殺之後,內貝擔任主席職位直到1943年6月被恩斯特·卡爾滕布倫納(Ernst Kaltenbrunner)接替。

  1944年3月,在德國空軍的第三戰俘營(Stalag Luft III)發生了大規模逃亡事件,越獄的76人中有73人被抓了回來,為震懾其他戰俘,內貝在蓋世太保總長海因裡希·穆勒(Heinrich Müller)的授意下從中挑選50人進行槍決,史稱空軍第三戰俘營屠殺事件。同一年,內貝建議將奧斯維辛集中營內關押的吉普賽人轉移到達豪集中營進行醫學實驗。

  三、刺殺希特勒

  在1944年的“720事件”中,內貝負責帶領由12名警察組成的隊伍幹掉希姆萊,但他們卻一直沒能收到開始行動的訊號。在刺殺行動敗露之後,內貝跑路到萬湖(Wannsee)的一個島上隱藏起來。1945年1月,內貝的一位情婦出賣了他,他被逮捕,並在3月2日被人民法庭判處死刑。3月21日,內貝在柏林的普列岑湖(Pltzensee)監獄被執行死刑,與其他被逮捕的“720事件”參與人員一樣,他被用鋼琴絃吊在肉鉤子上吊死了。

  四、歷史評價

  雖然內貝是“720事件”中密謀集團的一員,有反抗希特勒的行為,但歷史學界普遍對內貝抱有負面的看法。加拿大歷史學家羅伯特·蓋雷特雷(Robert Gellately)認為內貝是一個惡毒的種族主義者和反猶太人士。英國的當代史學家馬丁·基欽(Martin Kitchen)將內貝描述為一個把黨衛隊當作警察隊伍替代品的政治投機者,一個孜孜不倦熱情飽滿的屠殺犯,只要有機會就要搞一場大屠殺。不過基欽認為,內貝是受不了清洗行動帶來的壓力才會回到柏林坐辦公室的。

  曾研究過特別行動組遺留檔案的羅納德·海德蘭德(Ronald Headland)總結認為內貝是出於事業上的野心才去領導特別行動組的,他既想得到軍事勳章,又想取悅海德里希。他雖然對為什麼會如此輕易地當上特別行動組指揮官一事心懷疑慮,但是他還是在任職的五個月期間弄死了將近五萬人。

  研究納粹大屠殺歷史的史學家傑拉爾德·雷特靈格(Gerald Reitlinger)認為內貝領導特別行動組的動機是獲得黨衛隊高官的信任,並保住自己在刑事警察中的職位——自1934年開始,刑事警察系統就開始被蓋世太保滲透,最終變成了黨衛隊下屬的部門。內貝要不是在東線待過五個月的話,是沒辦法一直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到1944年的。雷特靈格同時認為,內貝在刺殺希特勒的密謀集團之中,身份顯得非常可疑。

  另一位英國曆史學家阿列克斯·J·凱伊(Alax J.Kay)則表示,那些同時參加了猶太大屠殺和反對希特勒兩個計劃的人,他們所起的作用,以及自身的人品和動機值得進一步深究。他將還舉了幾個這樣的例子,內貝就在其中,此外還有陸軍總指揮部的哈爾德大將(Franz Halder)和國防軍總指揮部的格奧爾格·托馬斯(Georg Thomas)。

  一些“720事件”的參與者將內貝美化成一位專業的警官,同時也是抵抗運動的積極分子。1947年,吉斯維烏斯就將內貝在東線的活動描述成“短暫的前線指揮任務”,但1960年內貝作為特別行動組組長的身份被揭露出來之後,吉斯維烏斯又寫出了新的故事。在1966年的《內貝在哪兒(Wo ist Nebe)》一文中,吉斯維烏斯又稱內貝一開始並不想接受特別行動組的職位,但在密謀集團領導人漢斯·歐斯特(Hans Oster)和路德維希·貝克(Ludwig Beck)的勸說下才前去履職,密謀集團希望內貝可以在海德里希掌管的系統內保持關鍵地位。吉斯維烏斯還宣稱,內貝在清洗的人數上做了手腳,在上報柏林的時候誇大了十倍。此外,一位在戰爭期間的國際刑警組織任職的,叫做哈瑞·松德爾曼(Harry Sderman)的瑞典警官,將內貝和另一位應該對迫害吉普賽人行為負責的德國刑警警官,稱為“非常專業的警官,溫和的國社主義者。”

  歷史學家克里斯蒂安·蓋拉赫(Christian Gerlach)曾經將一些密謀集團成員和他們所犯下的戰爭罪行聯絡起來,他將內貝描述為“殘酷的殺人犯”,還分析了密謀集團中的亨寧·馮·崔斯考夫(Henning von Tresckow)以及他的副官法比安·馮·施拉本多夫(Fabian von Schlabrendorff),蓋拉赫這樣寫道:

  施拉本多夫稱,他和崔斯考夫都認為“在黨衛隊領導的面具之下有隱藏的反納粹分子”,他們編出了一些藉口來破壞希特勒的屠殺命令。我們成功了拯救了很多俄國人,他們經常向我們表示謝意……據施拉本多夫講,是崔斯考夫本人把內貝請到中央集團軍群的,但他沒有對內貝回到柏林之前製造的45467名屠殺受害者做出任何解釋。

  蓋拉赫對內貝篡改報告資料,從而“破壞希特勒的屠殺命令”的說法表示存疑。他認為施拉本多夫的說法和其他密謀集團成員的回憶片段並沒什麼區別:“一提到針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就都說是黨衛隊偷摸乾的,軍官們受了矇蔽。要麼就說檔案是胡編亂造的,要麼就是總參謀部不想幹,但黨衛隊逼著他們幹……這些人啊,一派胡言。”

  歷史學家懷特曼·韋德·比恩(Waitman Wade Beorn)寫道:“有人認為內貝故意誇大了受害者人數,不過現有的證據都表明,內貝非常樂於在大屠殺中發揮自己的作用,他之後對納粹的反抗行為可能是因為覺得第三帝國要完,而並不是針對大屠殺本身。”刑事警察總局的伯納德·維納(Bernhard Wehner)也透露稱,內貝很擔心盟國會將自己當作戰犯處理,這可能是他參加反抗行動的唯一原因。

  原創作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如需瞭解更多關於二戰的詳細資料,敬請關注公眾號:尼伯龍根工廠(Niwerke)或同名頭條號。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