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地方立法持續探索先行:與改革發展同頻,與保障民生共振

2020-09-17分类:新聞


9月15日,一場由上海人大工作研究會舉辦的“長三角一體化協同立法研究”研討會在上海舉行。
會上,來自上海市人大、長三角區域合作辦公室、長三角一體化示範區執委會等單位的數十名嘉賓,一起探討梳理長三角四省市立法協同中亟待研究的重點和難點,為接下來區域立法協同專案做準備。
法律是治國之良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在上海,像這樣匯聚領域專家的立法研討會很常見,立法機關走進基層開門立法的情況,更已稀鬆平常。
作為改革開放的排頭兵、先行者,上海在地方立法上持續探索先行,發揮地方立法試驗田的作用,近年來制定了一系列先行性、試驗性和創制性的地方性法規,為國家層面的立法工作提供了寶貴的“上海經驗”。
把握民意的最大公約數
許多人都知道,上海在全國率先對垃圾分類這件“最難的小事”制定了一部法規。2019年1月31日,上海市十五屆人大二次會議表決透過《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於同年7月1日起施行。
立法之初,不免有人擔心實行起來太難,怕做不下去。至今,法規施行已一年多,事實證明,上海全民踐行垃圾分類的態勢,讓這座城市的文明再攀高峰。
其實在制定這部法規前,立法機關做了大量調研、準備工作。
早在2018年,關於生活垃圾分類立法的訊息和行動,就開始牽動上海全城市民的心。當時,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對垃圾分類的10個試點區、20多個住宅小區、10餘家企業在內的眾多單位和居民開展調研走訪,發放1.5萬餘份市民問卷,召開20多次研究論證會。
上海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相關負責人直言,垃圾分類的立法過程,也是促進全體市民凝聚共識、培養分類習慣的普法過程。最終的效果,就是人人參與立法,人人踐行法規。

2020年2月,上海某小區的垃圾定點投放點。 澎湃新聞記者 馮婧 圖
2019年7月1日法規施行後,至2020年9月,上海居民區(村)分類達標率從15%提至90%;單位分類達標率達87%。在2019年住建部全國46個重點城市垃圾分類考核中,上海始終排名第一。
法不察民之情而立之,則不成。不得不說,上海始終將立法根植於廣大人民群眾實踐的土壤之中,提高立法質量和水平,從鮮活的社會實踐汲取營養,從而把握民意的最大公約數。
為重大改革提供法治保障
在上海,及時而高水平的立法始終與全市中心工作同頻共振。同時,全面充足的法治供給,確保了重大改革於法有據、行穩致遠。
2020年是上海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基本框架的“交卷年”。同年1月20日,《上海市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條例》在上海市十五屆人大三次會議上獲表決透過,重磅出臺。
通觀這部法規,其立足於激發創新主體活力、提升創新策源能力、最佳化創新環境,構築了上海建設科創中心的“四梁八柱”,提供了一整套制度支撐。
再往前看,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後,上海牽頭加快推動三省一市立法協同工作。
一系列制度成果很快形成。2018年以來,上海、江蘇、浙江和安徽三省一市人大常委會簽署《關於深化長三角地區人大工作協作機制的協議》《關於深化長三角地區人大常委會地方立法工作協同的協議》,聚焦交通互聯互通、能源互濟互保、產業協同創新、公共服務普惠便利、環境整治聯防聯控等重點領域,加強地方立法工作協同,更好服務國家戰略。
2019年5月底,上海市委常委會審議透過《關於支援浦東新區改革開放再出發實現新時代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賦予浦東一系列改革發展自主權,將浦東推上新的歷史起點。
幾乎同一時間,上海立法機關開始謀劃立法。很快,2019年7月25日,上海市人大常委會自主起草並審議透過了《關於促進和保障浦東新區改革開放再出發實現新時代高質量發展的決定》,為浦東大膽闖、大膽試提供充分的法治支撐。
透過上海近年來的多項立法,不難看出,經驗式、確認式、規正規化的立法,始終與能動性、前瞻性、引領性的立法有機結合。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做法能夠被予以固化,成為社會成員共同的行為準則;同時,透過立法對改革實踐前瞻引領,又推動改革程序。
立法質量和效率並行
保持高質量立法的同時,高效亦是上海立法一大特色。
新近的例子就在疫情防控當中。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襲,全國上下眾志成城,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2020年4月14日,一名員工在上海市普陀區第二集中隔離觀察點的廣場上接受核酸檢測。殷立勤/中新社/人民視覺 資料圖
上海在全國率先透過地方立法防控疫情。2月7日,在上海市人大常委會會議廳,市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佩戴著口罩,審議並全票透過了全國首部《關於全力做好當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決定》。
《決定》的出臺非常關鍵,從時間看,它趕在了2月9日各類人員大量集中返滬、企業集中復工之前和“防輸入、防傳播、防擴散”的關鍵時刻。為立此法,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在保證立法質量的前提下,加大、加快工作力度,為期10天密集調研、反覆打磨,與時間賽跑,終於制定出這部法規。
特殊時期的緊急立法,授權政府採取必需的臨時性應急管理措施,立法機關為政府的“最嚴防控”,及時增加了法律供給和保障。
值得一提的還有,高效立法伴之以高效的執法監督,從而保證法規及時、全面地落地落實。4月10日,上海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透過《上海市最佳化營商環境條例》,並規定即日起施行,此舉意在瞄準最高標準、最高水平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在法治軌道上穩定市場預期、激發企業活力。
出乎不少人預料的是,該條例剛頒佈近一個月,5月7日,上海市人大常委會迅速調整了2020年度監督工作計劃,增加一項專項監督“最佳化營商環境”,打出立法和監督的“組合拳”。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蔣卓慶親自掛帥,任專項監督調研組組長。
像這樣的創新和突破,多年來在上海的立法工作屢見不鮮,得到社會各界一致稱讚。2016和2017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法治指數研究中心兩次釋出《中國立法透明度指數報告》,上海在31個省市區中均名列第一,其中在立法透明度評估測評總分和最具指標性意義的立法工作資訊公開測評單項評分,均列地方人大之首。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