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戰場,排長史光柱交代衛生員:我犧牲了,一定找到我屍體

2020-09-17分类:軍事

生死情(下)

作者:周保華 周穎

401188連衛生員張興武和二排代理排長史光柱,是收復老山之戰中的生死戰友。張興武清楚地記得,史光柱戰前曾對他說:興武,如果我在戰鬥中犧牲了,你一定要儘量把我的屍體找到!

張興武在激戰中,一直關注著史光柱的行蹤。之前,他親眼看到史排長重傷不下火線,邊爬行邊指揮戰鬥的情況。

當張興武為代理副連長李金平包紮完炮彈炸斷的左腳、讓軍工抬走之後,已不見史光柱的蹤影了,他立即冒著槍林彈雨,尋找史光柱的下落。

原來,史光柱身負重傷後,在指揮和攻打50號高地的戰鬥中再次負傷,在爬向高地的路上,倒在交通壕裡,昏死過去。

張興武在炮火連天的陣地上,一邊呼叫史光柱名字,一邊仔細尋找。他費盡力氣,在交通壕裡找到昏死過去的二排代理排長史光柱時,發現好戰友史光柱慘不忍睹:他先後四次、幾十處負傷,光重傷部位就有八九處,他的左眼球被炸出眼眶,右眼也被兩塊彈片擊中……

張興武心如刀絞,他既憎恨敵人的兇殘可惡,又敬佩光柱戰友的血性和擔當。張興武回憶說:“當我看到光柱多次身負重傷仍不下火線的情景後,對眼前這位攻打老山的功臣無比崇拜!我下決心,一定要千方百計把這位英雄搶救過來,爭分奪秒送下陣地,給我們部隊留下一位活著的英雄。”

張興武和史光柱戰前就是非常要好的戰友。張興武回憶說:“臨戰前,史光柱聽說我只帶藥箱、急救包,沒有帶槍後,毫不猶豫地把自己隨身攜帶的匕首送給我防身。”

戰鬥英雄史光柱說:“我之所以把我唯一一把近距離搏擊的匕首給他,因為我也在擔心他在戰場上沒槍,會遇到危險。我能給他的,就是我唯一的匕首。”

一把匕首,作為殺敵防身的武器,在戰場上可以說是非常稀罕的寶貝。關鍵時刻,史光柱把心愛之物送給張興武,可見他們的戰友情意。

張興武回憶:“當時,光柱戰友像個血人似的,滿臉炸成黑菠蘿狀,這怎麼包紮呢?由於戰鬥異常激烈,之前史光柱匆匆忙忙給自己包紮過傷口,很不規範,鮮血還在不斷往外流著。當我找到史光柱時,他因流血過多已經休克。此時此刻,他的一隻腳已經踏進了閻王殿。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把他從敵人的槍口下背到相對安全一些的57號高地後山。”

在護送史光柱的過程中,可以說是一波多折,剛開始時6個人護送,可是敵人的一群炮彈砸過來之後,有2個護送的戰友又負傷了,其中3個戰友怕敵人反撲丟失陣地,只好選擇繼續堅守陣地,另一位戰士途中摔下石崖負傷,最後只剩下張興武一個人護送。

張興武回憶說:“為了迅速讓史光柱擺脫危險期,我抱起他就跑。由於剛收復的陣地上沒路,我只有憑自己的印象在判斷,所有敵人的炮彈在不停地傾瀉,我與大家失聯了,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在把史光柱從50號高地背到57號高地的過程中,時刻擔心他死掉,為了延續他的生命,我一邊冒著槍林彈雨,晃晃悠悠地挪動步子,一邊不停地呼喚著光柱的名字!希望奇蹟能夠在光柱戰友的身上發生。”

背到57號高地後,史光柱清醒過來,很快又陷入昏迷之中。張興武又給他打了急救針,看到史光柱到處都是傷,他把能夠用的藥物都給用上。

戰鬥從凌晨打響,一直持續了近10個小時,下午2點半左右,張興武再次仔細檢查了史光柱的傷口,給他再次重新進行了包紮,然後使勁掰開他乾裂的嘴脣,勉強餵了史光柱一點點水。

張興武回憶說:“當時,按理本應給他打抗休克、抗感染的急救針,但因傷員太多,藥早已用完,我深感愧疚,擔心眼看這位生死好戰友,戰鬥英雄離我而去……我悔恨自己當初為何不再多帶一點急救包和急救藥品。”

英雄的命都很硬,大概是急救水起了作用,大約半小時後,史光柱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張興武驚喜萬分。

戰鬥逐漸平息下來,連長和幾位戰友趕過來,看望躺在戰壕裡的史光柱,奄奄一息的史光柱對連長說:“連長,對不起,我沒有完成好任務。”

連長熱淚盈眶,緊緊握著史光柱的手興奮地說:“光柱你真了不起,經你和全連戰友的英勇戰鬥,高地拿下來了,紅旗已經插上了老山主峰。老山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聽到這一勝利的喜訊,史光柱很高興,但不久又昏迷了過去。

連長和指導員命令張興武,趁史光柱還有生命體徵,務必克服困難險阻,立即送往團衛生隊搶救。

然而,因敵人瘋狂的炮火攔阻,擔架隊無法趕赴陣地接運史光柱。沒有擔架,怎麼把身負重傷、奄奄一息的史光柱送到團衛生隊呢?

張興武本想就地取材,製作一副簡易擔架抬史光柱下陣地,但時間不允許,加之連隊傷亡過大,陣地上也抽不岀一兵一卒啊。而且大家都暴露在表面陣地,敵人的炮火還在持續轟炸,張興武果斷地扶著史光柱迅速撤離陣地。

因戰鬥一直持續不斷,加之山路陡峭,且不斷遭到敵人的炮火阻攔、殘敵和特工襲擾,又下了大半天的雨,擔架隊每護送一名傷員都要投入六七個兵力。張興武能成功將史光柱送到團衛生隊嗎?連長指導員相信,張興武一定不負重望,營團首長和戰友們期待著在團衛生隊見到活的功臣史光柱。

這是一次承載著英雄生命的艱險回撤。剛開始時,史光柱在張興武的攙扶下,還能勉強挪動腳步,但剛走出百米左右時,史光柱再次陷入昏迷之中,無意識地將頭倚靠在張興武的肩膀上。

怎麼辦呢?張興武回憶說:“當時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戰友生命重如山,於是,我果斷地揹著史光柱步入槍林彈雨之中。”

從57號高地到團衛生隊,要經過越軍之前埋設的一個又一個不規則的雷場,經過敵人一道又一道的炮火封鎖區,加上三五成群潰逃進密林裡的敵人,一次又一次的襲擾。他們的征程猶如在刀尖上行走。

張興武回憶:“我揹著史光柱且戰且走,經接二連三的折騰,加之己連續十多個小時的戰地救護,我的體力此時己嚴重透支,我揹著史光柱在硝煙瀰漫的泥濘和陡峭的戰場,一步一步地艱難挪動,途中栽倒了一次又一次。”

在無路可走的陡峭地方,焦急萬分的張興武,只好用揹包帶一頭捆住史光柱的腰部,一頭攥在手裡,將史光柱吊著放到崖下,自己再從懸崖上下去。坡度稍緩的地方,張興武就拉著史光柱往前一點一點地前前移動,有時,拖在地面上的史光柱撞在石頭和樹樁上。每次發生碰撞,張興武都很痛。

一次,史光柱被撞醒過來,斷斷續續地說:“興武兄弟,我快不行了……別管我,你自己撤回安全的地方去吧,這樣下去,我們誰也活不了。”

張興武知道,此時的史光柱不想拖累他。

張興武回憶:“的確,當時的情況極端險惡,我帶著光柱在險象環生的密林和炮火中艱難前行,很難擺脫險境,隨時都有喪身的可能,但能扔下光柱不管嗎?我是衛生員,也是他的好戰友,只要戰友還有一口氣,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即便我粉身碎骨,也要把光柱弄下陣地去。”

史光柱說:“張興武抱定絕不放棄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我。他在槍林彈雨中背一段、抱一段、扛一段、拖一段,磕磕碰碰幾個小時,帶著我闖過了一道又一道的鬼門關。”

在透過一段暴露的生死線時,敵人狂風暴雨般的炮彈砸了過來,張興武毫不猶豫地伏在史光柱的身上,炸飛的泥土和碎石,落滿他一身……

經過不懈努力,張興武終於將昏迷中的史光柱送到團衛生隊。

戰士生命重於山。張興武冒著槍林彈雨把戰鬥英雄史光柱搶下戰場,團衛生隊緊急輸血,作了抗休克、抗感染處理後,72醫院前接組又及時把他從團衛生隊轉運到落水洞的野戰醫療所搶救。在史光柱雙眼嚴重感染,出現多次休克的情況下,採取一切行之有效的救治措施。傷情稍穩定後,又立即轉往文山67醫院,途中,護送人員還到設在西疇縣興街的58醫院野戰醫療所進行了必要的搶救,維持生命。67醫院挑選了最強的骨幹精心救治,精心護理,終於保住了史光柱的生命。

至今,作者還清楚地記得,當天在戰地採訪時,曾聽到張興武從敵人的槍口下、雷場裡、炮火中先後搶救47名傷員、九死一生揹回英雄史光柱的事蹟。

張興武不愧是老山之戰中的功勳衛生員!然而在評功評獎中,由於名額受限,張興武隻立了二等功。有人為他鳴不平,張興武非常坦然,他總是說:“在槍林彈雨中能活下來,本身就不易,如今我有兒有女,企業也紅紅火火。比起那些在戰場上犧牲的一二十歲的英烈,我心裡還有什麼不平衡的呢?”

張興武在收復老山戰鬥中的英勇表現讓人感動,令人讚歎。戰友們說,在張興武身上,充分體現了老山精神。118團8連排長張川回憶:“在攻擊陣地的前沿,我親眼目睹張興武搶救8連戰士徐明忠的過程,當時徐明忠被彈片擊中天靈蓋,血水並噴,生命危急。張興武冒著槍林彈雨,置自己的生命不顧,硬從死神手裡搶下了一條生命。”

九死一生的徐明忠後來逢人便說:“我的這條命是興武給的,他是給予我第二次生命的恩人,是首戰老山中活著的英雄。”

在老山作戰中被昆明軍區授予“戰地模範衛生員”榮譽稱號的原72醫院衛生鍾惠玲,敬佩地說:“沒有張興武的及時救治,沒有他冒死後送,就沒有史光桂這面老山的英雄旗幟。”

202095日,史光柱(左2)、張興武(左3)、毛羽亮(右2)、鍾惠玲(右1)等英模和參戰老兵在河北平山縣河渠希望小學建校10週年慶典暨英雄群雕落成儀式上合影(圖片由張興武提供)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