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經濟資料出爐,不解決這個問題,消費無法全面復甦

2020-09-17分类:財經


週二,國家統計局公佈了8月份國民經濟資料,顯示多個重要經濟指標年內首次轉正:
1-8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累計增速年內首次轉正;
貨物出口累計增速年內首次轉正;
更重要的是,8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當月增速年內首次轉正,終於從上月的同比下降1.1%,變成了同比上漲0.5%。

上個月,7月國民經濟資料釋出後,多位經濟學家都對近幾個月消費復甦放緩表示了擔憂。
尤其是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他在多個場合呼籲,消費復甦放緩關鍵是中低收入居民受疫情的影響遠大過我們想象。收入銳減、失業不僅讓他們短期內無力消費,對未來的擔憂,更使他們為了防範風險被迫提高儲蓄,壓縮消費。
京東數字科技副總裁、首席科學家沈建光也證實,根據京東消費大資料,雖然近期線上消費提速,但低收入群體、下沉市場以及中西部省份的恢復仍然遲緩。
而消費需求疲軟會使更多企業生產銷售受阻,出現經營困難,從而進一步影響就業、收入和消費。這一惡性迴圈如不打破,經濟就難以走出衰退。
沒想到話音未落,8月消費復甦就提速了?
但仔細看8月的消費結構,增長最快(增長都在兩位數以上)的化妝品類、通訊器材類、金銀珠寶類、汽車類,都屬於高消費專案,說明8月的消費復甦可能與高階商品的讓利促銷有關,是偶然性的。
另據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青年研究員朱鶴撰文指出,如果排除汽車銷售,社零同比增速依然是負的。而這波汽車行情中,相比家用車,商用車是大頭,他分析這與基建和房地產投資快速恢復有關。
這些都說明,在8月看似樂觀的資料背後,居民消費低迷的基本面並沒有改變。為啥呢?很簡單,因為大部分人的就業和收入仍然不樂觀。
與規模以上企業的全面復甦相比,中小企業的經營困難不僅沒有緩解,甚至還有加大的傾向。8月份小型企業PMI為47.7%,比7月下降0.9個百分點。
中小企業容納了80%的就業,他們經營困難,必然對就業和居民收入造成嚴重影響。資料顯示,8月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6%,雖然整體比7月下降了0.1個百分點,但高校畢業生失業率還有所上升。
可見,8月資料的轉好,並不意味著阻礙經濟復甦的問題得到了解決,就連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付凌暉在釋出會上都說,“當前經濟執行的變化主要還都是一種恢復性增長,多數主要指標增速和上年同期相比,低於上年同期水平,一些指標的累計增速仍處於下降區間。”
經濟學家擔憂的中低收入人群消費下滑問題依然嚴峻,而能否解決這個問題,將決定經濟復甦的長期趨勢。
解決之法是什麼?
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王小魯認為,當前中國社會需要的是救助政策,而不是刺激政策。把有效的資源用到困難人群身上,比用到那些無效的投資拉動專案上,對促進經濟復甦會有效得多!
王小魯是知名的民生專家,此前也多次呼籲民生問題,一直在積極推動政府投資建設保障性住房,支援小微企業發展。
下面是王小魯近期對消費復甦問題的公開發言和發文,值得一讀。
01
消費摺疊,中低收入居民
消費大幅負增長
中國疫情已經迅速得到控制,企業生產自二季度以來在走向恢復。但最新資料顯示,前幾個月消費回升的態勢正在趨緩或停滯,居民消費增長仍在下降區間,使正在恢復的經濟面臨需求制約,經濟繼續復甦受限。值得注意的是,大資料分析顯示,高收入居民的消費所受影響有限,而中低收入居民的消費仍然呈較大幅度負增長。高收入和中低收入居民之間收入和消費的差距正在急劇擴大。這些資訊需要引起高度重視,說明經濟要走向復甦還有很大的障礙需要逾越,需要合理的政策應對。
02
實際失業人數遠大於統計人數!
今年失業人數大幅度增加,但城鎮調查失業率6月份是5.7%,只比去年末上升0.5個百分點。但該調查的失業定義是調查前一週工作時間不足1小時。如果按不足10小時計算,失業率可能成倍提高。這些沒有被統計為失業者的人員,月收入可能只有原來的1/5或1/10。更重要的是,很多被稱為“農民工”的新城鎮居民失業後不得不返回農村,成為農民身份,也就不在城鎮失業的調查範圍。據統計,上半年外出農民工不增加反而減少約500萬人,這一增一減所差的六七百萬人實際上正處在失業狀態,但大部分沒有反映在失業統計中。加上社會保障不健全,“六保”沒有落實到位,大量失業者和收入縮減的勞動者沒有得到應有的保障。其中關於失業保險,2019年按調查失業率推算,全國城鎮失業2300萬人,但全年領到過失業保險金的只有461萬人,佔1/5。一個原因是全國4.4億城鎮勞動者中,失業保險只覆蓋了2億人,大部分農民工都沒有被覆蓋。其次,已參加失業保險的城鎮外來人口失業後因戶口不在當地,手續辦不全,往往也領不到失業保險。市場不景氣導致未來收入不確定,使中低收入居民為防範風險被迫提高儲蓄,壓縮消費。而消費需求疲軟又使許多企業的生產和銷售受阻,特別是小微企業更加困難,從而進一步影響就業、收入和消費。這一惡性迴圈如不打破,經濟就難以走出衰退。
03
當前需要救助政策,不是刺激政策
當前中國社會需要的是救助政策,而不是刺激政策。消費不是能刺激起來的,如果老百姓收入不受影響,他會主動消費。關鍵是保就業、保民生、保企業。為失業者提供社會保障,為沒有納入社會保障的生活困難者提供救助,給有生存發展潛力但面臨暫時困難的企業減壓,幫助它們渡過難關,使他們保住就業崗位。解決了這些問題,居民收入和消費才能穩定下來,市場需求才有保障,經濟才能復甦。但當前各級政府和職能部門的認識還很不一致。很多人思想停留在以為只有擴大投資才能拉動增長的傳統思路上,有些政策是四面出擊,到處撒胡椒麵。儘管沒有搞2008年那樣大規模的政府投資,但很多地方投資都在擴張,地方債在迅速增加。例如在有些地方就可以看到很多本來完好無損的馬路又在挖掉重鋪。像這樣的投資是無效投資,是浪費資源,應該儘快叫停。以為只有投資才能拉動經濟是個嚴重的認識誤區。中國投資率(資本形成率)已經持續過高,目前仍在43%以上,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兩倍多,而消費率顯著過低,特別是居民消費還不到GDP的39%,大幅度低於世界平均水平。過高的投資率導致投資效率越來越低,資源大量浪費,而民生領域的若干關鍵缺失卻遲遲得不到解決。除了上述失業保險和救助問題外,兩億多新城鎮居民的戶籍、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問題長期沒有解決,是制約消費正常發展的重要因素。居民消費在各國都是國內需求的主體,消費需求佔比過低,消費疲軟,內需就不可能有力帶動經濟增長。在這種情況下,過多地把資源用於投資擴張,對帶動經濟增長不僅遠水不解近渴,而且是嚴重的資源錯配和浪費。
04
要把有效資源用到困難人群身上
把有效的資源用到困難人群身上,比用到那些無效的投資拉動專案上,對促進經濟復甦會有效得多。目前很多地方政府新增了不少債務用於投資,卻又缺乏有效投資空間,錢花不出去,何不利用這個機會投資保障性住房建設?中國的保障房供應始終是個短板,而中低收入居民長期面臨高房價的重壓。擴大保障性住房供應,與商品房雙軌並行,是給中低收入居民減壓,釋放他們消費能力的出路。更持久的挑戰,是政府支出結構需要轉型。要改變中國投資率過高、消費率過低的問題,關鍵是政府支出結構應改變政府投資過多、行政管理支出過多的局面,將支出重點轉到民生上面來。首先是給小微企業減負,解決新城鎮居民市民化和社會保障覆蓋問題,解決保障性住房嚴重不足、中低收入居民住房負擔過重問題,使居民消費需求能夠釋放出來。與此同時,改善市場環境,對小微企業發展和促進就業、促進居民收入和消費回升至關重要。關鍵是形成一個大中企業和小微企業、國企和民企一視同仁、公平競爭、優勝劣汰、並有法治保護的市場。如果一直強調以公有制為主體,強調國有企業要起主導作用,如果政策條件使國有企業得天獨厚,多數民企難以參與,就很難讓民營企業相信政策是一視同仁的、競爭條件是公平的,很難讓他們消除疑慮,放心發展。只有創造一個良好的、充分競爭的市場環境,才能有利於小微企業發展,有利於就業擴充套件,有利於大眾消費回升。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