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龍馬業董事長傅維鑫:低調繁育溫血馬已八年,每天看見馬就開心!

2020-09-17分类:體育

本週日,東北馬術將成為全國愛馬人關注的焦點,2020“東馬國際”馬術場地障礙東北聯賽瀋陽東駿站將在9月20日火熱開啟!

“東馬國際”馬術場地障礙東北聯賽已經成功舉辦了兩年,如今已經成長為東北地區極為重要的賽事平臺,也成為了東北三省最具規模和影響力的馬術場地障礙賽事。2019年更是攜手北京馬協,加入了新浪杯未來之星馬術賽事的承辦,並且走過東北四座城市,也將更高規格的馬術賽事帶給了東北地區的馬術愛好者。

在近幾年的東馬國際賽事中,賽事裁判長一直由東馬國際的聯合創辦人之一、國龍馬業董事長傅維鑫親力親為擔任。其他幾位東馬國際的聯合創辦人,像巴延斌、高森、張劍鵬等,也都在賽事中各自貢獻自己的力量。

傅維鑫幽默地說:“我們每個人都是能多幹一點是一點,儘量給組織省點錢唄!”

東馬國際助推東北馬術

東馬國際賽事平臺,可以說是應運而生的。

傅維鑫回憶道:“在東馬國際成立之前,東北地區的馬術俱樂部負責人會經常在全國的馬術比賽中見面,聊的也比較多。近些年全國的馬術俱樂部發展的都不錯,東北地區的馬術也有這個需求。

從這幾年東北騎手在全國的成績上看,東馬國際的成立和東北聯賽的舉行,還是起到相當大的作用的。像我們已經感受到的,東北地區的賽事組織更規範了,參賽的人馬組合明顯增多,人員組織、比賽組織上更專業化,也購買了包括紅外計時器在內的很多比賽專業裝置。另外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邀請全國優秀的裁判長、路線設計師前來交流指導。一系列的舉措直接提升了比賽的層次,對人馬組合鍛鍊也很大。當然還有很多的不足,需要不斷的進步。”

從東馬國際2018年正式成立後,東北馬術也在逐漸升溫,馬術愛好者也在不斷的擴大,馬術賽事也在有條不紊的持續發展,非常多的東北馬術青少年騎手及馬術愛好者在這個平臺上走向全國賽場。但作為一個專業的賽事公司,東馬國際成立至今卻都是一直在虧損狀態,上述幾位東馬國際的聯合創辦人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財力和物力。

“值得麼?”大陸馬記者問傅維鑫。

“馬術是我的生活。我對馬的情懷還是比較特殊的,沒什麼值得不值得,就是喜歡嘛!這就是我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傅維鑫說道。

低調專注溫血馬繁育已八年

不同於全國絕大多數投身在馬術領域的企業家,雖然國龍馬業名聲在外,但傅維鑫並不經營馬術俱樂部,而是投身在優質國產溫血馬的繁育上。目前國龍馬業第一代在國內繁育的溫血馬已經7歲,其中一匹自主繁育的溫血馬“哈日姑”已經可以打到140CM的高度,目前國龍馬業北京繁育基地的馬匹規模已經有100多匹。

圖:國龍馬業自主繁育的溫血馬“哈日姑”已經可以打到140CM的高度,並且頻頻在國內大賽獲獎

馬匹繁育、血統研究、凍精、胚胎移植、與中國農業大學等高校進行技術合作……在溫血馬繁育上,傅維鑫顯然已經“入迷”了。在對溫血馬的研究上,傅維鑫絕對是一個行家。目前國內幾匹著名的大獎賽級別明星公馬,像哈斯蓋、猛探奪、波士頓、庫布齊、哈布林,國龍馬業都有繁育權,並且在自家馬匹繁育之外,也在積極製作凍精,準備儘快向全國的馬術愛好者,提供頂級障礙馬凍精配種服務。

2021年,國龍馬業預計會有30匹左右的小馬駒出生。對於未來的繁育規模,傅維鑫沒有一味追求數量的增長,他把國龍馬業每年馬匹繁育的規模控制在50匹以內。他認為,雖然優秀的父母系血統非常重要,但從母馬的懷孕、小馬駒的出生,以及出生後的餵養、調教……每一個環節都至關重要,數量太多是沒辦法讓每匹馬都受到良好的調教的。

圖:國龍馬業自主繁育的溫血馬“哈日姑”已經可以打到140CM的高度,並且頻頻在國內大賽獲獎

目前在國內沉下心來做國產溫血馬繁育的,可謂少之又少。這是一條寂寞之路,因為做溫血馬的繁育,首先需要的是足夠的耐心,其次早期的成功率不高。因為從馬匹的選種、繁育再到小馬駒的出生、長大、訓練、參賽,至少也需要四五年的時間。長時間的等待,便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高門檻,這也是國內做溫血馬繁育的企業或個人比較少的原因。

傅維鑫為何會選擇這樣一條投入不菲,卻長時間不見成效的事情呢?

“首先我喜歡馬。每年看到新出生的小馬,我就高興!另外,我具備了這個條件。因為最早自己騎馬、孩子騎馬的時候,選購了一些不錯的馬。我對公馬、母馬的要求比較高,雖然我們沒有機會擁有國外頂級的種公馬,但我本身有一些非常不錯的母馬。而且我認為即使在國內,一匹馬的價值也不應該只體現在競賽上,如果在競賽成績好的同時,它的血統也不錯,那麼繁育價值會更高。

而且以咱們現在中國的國力來看,幾乎高精尖的科技都能做,回到溫血馬這裡,我們總進口國外的,總覺得不是個事兒。我做了馬匹繁育之後,確實遇到了很多難以預料的困難,但我堅信未來國產溫血馬替代進口溫血馬是一定的!”

傅維鑫對國內繁育的溫血馬也很關注:“李振強自主繁育的國產溫血馬‘小寶’已經打到了大獎賽150CM級別,名馬‘哈布林’的後代‘北新一號’、‘北新二號’也都打到140CM級別,這些還是給了我一些鼓舞的。”

無論國龍馬業自主繁育的溫血馬在短時間內能達到多高的級別,有這樣已經持續八年的堅持,對中國的溫血馬繁育已經是一種促進和貢獻。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傅維鑫在馬匹繁育中也找到了樂趣,這也會讓這份需要“與時間做朋友”的馬匹繁育事業堅持得更久一些。

近期,國龍馬業在內蒙古烏蘭察布建設的設施更完備、規模更大的馬匹繁育基地正在積極籌劃,之後將遷至內蒙古,那裡有更好的環境,更利於小馬的成長。

圖:國龍馬業內蒙古烏蘭察布繁育基地效果圖

國際觀賽經驗幾乎“大滿貫”!

傅維鑫不僅在馬匹繁育上把自己“逼”成了一個行家,他現場觀摩世界頂級大賽,也幾乎實現了“大滿貫”——2008年在香港舉辦的北京奧運會馬術比賽、2010年的廣州亞運會馬術比賽、2014年的法國諾曼底世界馬術運動會及每年的香港大師賽、國內外的五星級環球馬術冠軍賽(GCT)……這些頂級賽事都出現了他的身影。

“每次現場看世界大賽,對我的衝擊都挺大的!”傅維鑫談到自己現場觀摩世界大賽的感受時說道。

傅維鑫現場看的第一場馬術大賽,就是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馬術比賽。“現場人山人海、障礙的視覺衝擊……”這些第一感官印象,讓傅維鑫記憶猶新。而當第一次現場看160CM級別的高度、甚至180CM的跨度時,讓傅維鑫有了更多不一樣的感受。當這些世界上最頂級的馬一登上賽場,注意觀察這些馬的眼神,彷彿可以看到它們的勇氣和信心。

如果說奧運會馬術比賽現場觀眾人山人海,已經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當置身法國諾曼底世界馬術運動會現場可以容納9萬人的賽場裡時,他馬上想到了此前在西班牙著名的伯納烏足球場,觀看世界頂尖球隊皇家馬德里比賽的感受。

“馬術比賽怎麼可能有這麼多觀眾?!”這還不算完,因為觀眾的馬術觀賽素養非常高,當馬匹出場時,9萬人鴉雀無聲,而當馬匹比賽完,全場9萬人又同時雷鳴般的鼓掌與歡呼,再加上世界馬術運動會的新穎賽制,這些都讓傅維鑫大開眼界,也有了一份獨特的體驗和經驗。

如果從第一年騎馬算起,傅維鑫與馬為伴的時間已經22年了。大陸馬記者問傅維鑫有什麼樣的感受,他說:“我看見馬就喜歡,一天不騎馬好像就覺得少了點啥,這就是我的生活!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