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人貸款166人違約?是真違約還是有陷阱?

2020-09-17分类:新聞



●大部分被害人都是衝著較低的貸款利息和較低的貸款條件來借款的。他們簽完合同後,車被裝上了GPS,貸款公司手上也掌握著車的備用鑰匙,一不小心“違約”了,車“理所當然”地就被人拖走了。
●審計報告顯示,該團伙一共放貸187人,166個人都被認定違約,再加上這些違約大多發生在貸款後三個月以內,說明該貸款公司表面為了放貸賺取利息,實則為了讓客戶違約賺取違約金。
187人貸款,卻有166人違約,違約率高達89%……是真違約還是有陷阱?經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檢察院提起公訴,一起借車輛抵押貸款之名,再設法讓被害人違約或者肆意認定被害人違約,進而實施敲詐勒索、涉案金額達227萬元的犯罪案件獲法院判決:被告人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孫某、周某5人因敲詐勒索罪分別被判處三年至十二年不等有期徒刑,各並處1萬至4萬元不等罰金。
簽訂合同沒多久,自己的轎車被人偷偷拖走
2018年2月28日,在蘇州市相城區上班的趙先生向警方報警,稱自己的愛車在夜裡被貸款公司偷偷地開走了。趙先生告訴警方,2017年11月,他用自己的轎車作抵押,向一貸款公司借款2.5萬元,約定貸款期限一年,每月還款2333元。簽訂合同的當天,趙先生僅拿到手1.7萬餘元。不久,趙先生收到貸款公司發來的簡訊,內容是因趙先生回四川老家沒有告知貸款公司,屬於違約,遂拖走了趙先生的車,並要求其支付違約金、本金、拖車費等總計4.45萬元去換回車。趙先生覺得自己上了套,向警方求助。
無獨有偶,之後的數月,蘇州警方陸續接到凡先生、舒先生的類似報警,警方以敲詐勒索罪立案偵查。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警方在安徽、蘇州等地將犯罪嫌疑人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孫某、周某5人抓獲。
低息為誘餌,“違約”套路深
2017年6月,有同樣遭遇的被害人呂先生向該公司貸款3萬元,他回憶道:“當時對方說要扣除一些費用,還讓我看了合同違約條款,我當時看了知道不能逾期還款、車輛不能隨意開出蘇州市等很多條款,我不可能全記得,簽完後他們也沒給我一份合同。”雖然呂先生按時還款,但對方仍咬定呂先生違約了。“談違約的時候,他們說如果我不處理違約的事情,他們就聯絡我的親戚朋友讓大家都知道我欠錢的事情,還說我不還款,就把我的車子賣掉……”
事實上,像呂先生這樣向該公司貸款的大部分被害人都是衝著較低的貸款利息和較低的貸款條件向其借款的。他們簽完合同後,車被裝上了GPS,貸款公司手上也掌握著車的備用鑰匙,一不小心“違約”了,車“理所當然”地就被人拖走了。
隨著李某甲等5人的到案,一個“套路貸”犯罪團伙浮出水面。
2016年,李某甲還只是蘇州一家投資公司的業務員,工作期間,他積累了一些人脈資源,對車貸業務越來越熟悉,開始不滿足只做一名業務員,自己開了一家非融資擔保有限公司。
2017年4月,他找來弟弟李某乙,商議透過車貸放款來賺錢。之後,兩人招聘李某丙、孫某、周某等成為團伙成員。
借款客戶一般都是透過業務員介紹到李某甲的貸款公司的,李某甲透過了解客戶的車輛價值來確定貸款金額,之後,還會安排業務員上門家訪來了解客戶實際的經濟狀況決定是否借款,但客戶的貸款必須要有汽車做抵押,並被安裝GPS裝置,李某甲等人還必須掌握汽車的備用鑰匙。萬事俱備後才會跟客戶籤合同。
“合同就一份,由我公司保管,不會給客戶的,客戶提出拍照,我也不讓拍。一份合同有多份檔案(包含各種違約條款等)要籤,目的就是在客戶還款出現違約的時候,我們可以將汽車直接開走扣下來,向客戶要違約金、拖車費以及借款的本金,如果客戶不還款,我們可以直接處理汽車。”李某甲交代,“我們判定客戶違約有4種型別:GPS斷電或者沒有訊號、出蘇州市沒有報備、逾期還款、車輛二次抵押等。我們會實時監控車輛GPS來定位車輛,一旦出現違約立刻將客戶車拖走。”
從撕碎的合同上找到突破口
2019年1月,公安機關對李某甲等5人敲詐勒索案向相城區檢察院提請批准逮捕。
承辦檢察官李玲玲訊問了犯罪嫌疑人。李某甲等人稱自己是正規的借貸公司,將車輛拖走索要違約金、拖車費的行為都是嚴格按照合同履行的。李某甲等人的辯解似乎找不出破綻,並且雙方口中的“合同”一份都找不到。案件一時陷入僵局,檢察機關只能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批准逮捕。
雖然不批准逮捕,但李玲玲直覺認為案件一定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她仔細審查案卷,發現報案人都是貸款不久就違約,這明顯不正常。
案件該如何破題呢?李玲玲陷入了深思。反覆梳理案卷、審查證據後,她發現李某甲放貸都是透過銀行卡轉賬,她隨即要求公安機關對銀行卡所有的放貸往來進行審計,結果審計報告顯示一共放貸187人,166個人都被認定違約,違約率高達89%。再加上這些違約大多發生在貸款後三個月以內,說明該貸款公司表面為了放貸賺取利息,實則為了讓客戶違約賺取違約金。
隨後,檢察機關引導公安機關逐一聯絡本案被害人,在其中的一名被害人口中找到了突破口:“我還錢後,他們當場撕毀了合同,我從垃圾桶裡找了回來,一張張重新拼貼了起來……”由此,公安機關找到了這份關鍵證據,十幾頁的“合同”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各種違約條款。
兩週後,公安機關再次對該案提請批准逮捕,相城區檢察院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對李某甲等5人批准逮捕。在客觀證據面前,李某甲等人承認了自己的犯罪事實。
由於部分被害人配合不積極,相城區檢察院最終只審查認定了該團伙實施的95筆犯罪,認定敲詐勒索金額227萬元。在辦案同時,該院積極引導公安機關尋找拖走的車輛,共追回車輛5輛,追繳贓款60餘萬元。
一審宣判後,李某甲等人提出上訴,目前本案正在進一步審理當中。
(檢察日報)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