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MAU達667萬 新氧被流量“綁架”?

2020-09-17分类:科技



從古至今,人們對於美的嚮往與追求彷彿是刻在骨子裡的一種習慣,而在現代社會,“顏值”作為美的淺顯外在表現更是被推上了“神壇”,受到追捧。
我國醫療美容行業雖然起步較晚,但發展迅速,特別是近幾年隨著消費升級的到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打造“面子工程”。
智研諮詢釋出的《2020-2026年中國醫療美容行業發展現狀調研及未來趨勢預測報告》顯示,中國美容市場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市場之一,2019年我國美容行業整體市場規模約8280億元,八年間複合增長率達到11.4%。
然而,2020年受疫情影響,據弗若斯特沙利文釋出的中國醫美服務市場資料顯示,今年預計醫美行業增長規模僅為5.7%,遠低於2019年18%的行業增速。
在特殊時期,“網際網路醫美第一股”新氧(SY.US)仍然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
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報告期內,新氧實現收入3.28億元,同比增長15.2%;毛利潤2.77億元,同比增長84.5%;平均月活躍使用者677萬,同比增長173.7%。
逃不過的“流量劫”
具體來看,新氧的營收主要來自資訊服務(從醫美機構收取的廣告收入)和預訂服務(使用者預訂醫美專案後平臺收取10%佣金)。
二季度單季,新氧資訊服務收入為2.34億元,佔比71.34%;預訂服務收入為0.94億元,佔比28.66%。
這也就是說,廣告收入是新氧實現營收最主要的支柱業務,“流量”對於新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據悉,新氧構建了一個超級新媒體矩陣。在這個矩陣下,新氧擁有200多人的內容團隊來運營6個微信公眾號、16個微博號以及15個短影片欄目。
預訂服務方面,從2019年一季度到2020年二季度,購買新氧預訂服務使用者數量分別為12.73萬、20.15萬、17.25萬、18.83萬、7.75萬、17.05萬,有下降趨勢。
如何留住使用者成了新氧必須面對的挑戰,而阿里、美團等網際網路巨頭的入局使得賽道競爭愈加激烈,“頭部”的位置誰去誰留還是懸念。
2020年二季度,新氧銷售與市場費用1.85億元,同比增長75.0%,用於留住和增加使用者和醫療服務提供商的數量、並擴大其服務範圍。
在二季度,新氧還植入《乘風破浪的姐姐》《婆婆與媽媽》等熱門綜藝、《二十不惑》等熱播電視劇,投資力度不減。
6月,新氧正式推出“黑卡”,擁有黑卡可以享受一系列的優惠、折扣,一般消費5000元時購入黑卡的錢即會被折扣抵平。
不難發現,新氧不管是從品牌端還是客戶端,都在積極“迎合”使用者的喜好和需求。
而一味地追求“流量”,難免會產生一些問題,對於677萬的平均月活躍使用者,新氧用什麼來保障他們的安全呢?
根據艾瑞諮詢釋出的《2020年中國醫療美容行業洞察白皮書》顯示,2019年中國具備醫療美容資質的機構僅約1.3萬家,其中醫院類佔29.1%、門診部類佔32.9%、診所類佔38.0%。
而全國範圍內有超8萬家生活美業店鋪非法開展醫療美容專案,屬於違法行為。當前合法醫師僅佔醫美行業的28%,市面上流通的針劑正品率只有33.3%。
近期,北京警方就打掉了10餘個以“高薪招聘”的名義誘導消費者申請“美容貸款”去指定醫院整容而進行詐騙的案件。
北京警方通報顯示,目前已對北京奧斯卡醫療美容、北京艾菲醫療美容等9個醫美機構進行查抄。
值得注意的是,據自媒體新經濟IPO報道,北京艾菲醫療美容曾獲得新氧認證醫療機構、正品保障機構,並獲得熱銷5.0分、價格3.8分、響應3.9分的好評。
北京艾菲醫療美容在新氧提供服務人次1889,諮詢人數1萬+,日記數達630份,粉絲數5582人。
隨後,新氧將該醫美機構進行了下架處理。不過,仔細一看,北京艾菲醫療美容還有曾用名——北京新星靚醫療美容。
而北京新星靚京廣醫療美容同樣獲得了新氧認證的醫療機構、正品保障機構。
所以,不少消費者質疑新氧對於醫美機構的審查是否真的做到位了呢?這樣為“黑醫美”做背書的行為如何對使用者負責?
略顯諷刺的是,在今年5月31日,新氧聯合中整協發起新氧公益救助專案,在廣州舉行了一場“爸爸噴黑醫美”快閃“表演”:在一家“黑醫美”診所門口,一位爸爸正在憤怒地朝牆上潑黑顏料。引起路人圍觀和熱議。

這次的快閃活動賺足了眼球和流量,可是,“黑醫美”靠這樣的方式抵制就真的能產生作用嗎?
此外,在某投訴平臺上,也可以看到有不少消費者投訴新氧APP上宣傳的醫師、醫院存在問題。

有的消費者甚至遇到了整形手術後導致面部畸形的情況,消費者的選擇來自於對新氧的信任,而新氧該如何擔負起這些信任呢?

标签:#資訊

可能感興趣